冷灰
24号
启体

第26节(1 / 2)

作者:南绫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和刚才一样暖融的气息拂来,这一次,他不光耳朵红了,就连白皙的脖颈上也红了一片。

“哇……”郁盛惊叹。

秋屿捂住半侧脖颈,不用照镜子他就知道,脖子肯定也红了。

“郁总。”他僵着半边身子,忍着情绪和耳根上的酥.麻,将脸色放得异常严肃清冷,“女孩子不能随便对别人这样。”

结果,被她一句话怼了回来:“你又不是别人,你是阿屿。”

“……”

不远处,郁有枫半靠在沙发上,一双狭长的凤眼紧紧盯着那两人的一举一动。

那两个人,真当他是瞎子或者不存在吗?

他不知道郁盛有没有骗他,或者她确实没骗人,对她来说,秋屿真的只是她的司机和保镖。但他可以保证,对秋屿来说,郁盛绝对不仅仅只是他工作的对象。

他不知道郁盛有没有觉察到,但从他这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去,一切再清晰不过。

哪有人会用这样隐忍的目光看自己的老板,每次当她背过身去,他的视线再落到她身上时,那种专注和温柔,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普通司机和保镖会有的。

郁有枫冷笑了下。

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倒是野心不小,居然妄图奢想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事!

恰好秋屿如有感应一般朝他这里看过来,郁有枫扯了扯嘴角,用唇形无声说了四个字:白日做梦。

秋屿微微拧起眉,视线在他身上停顿了数秒,像是看懂了他的唇语。

但他并没对他做出任何反应,和他对视数秒,又将视线移了回去。

郁有枫并没有听郁盛的话,之后一个星期里,又陆续去了她公寓两三次。

这几次他学乖了,去之前都会先给她打个电话问她在不在,去的时候还会适当带一些吃的喝的当做礼物。

成箱的贵价水果,成箱的空运海鲜,成箱的空运刺身,成箱的雪花牛肉……

“你的卡,应该早就被爸他停了吧,要是真缺钱记得和我说,你是我姐姐,怎么能让你的生活质量变差。”

除了这处公寓,郁有枫并不清楚郁盛真实的经济状况。

在他看来,她能存下数年的零花钱买下这套公寓,已经很了不起,换做是他,一旦卡被停了,他连公寓的卫生间都买不起。

这些东西对郁盛来说并不贵,就是有些比较难弄。

例如M12的牛肉,郁贵东懂得享受有专门的供货商,她离开郁家后,去店里吃过几回,但这样一大箱子足够她在家吃二十来顿的量,确实挺有吸引力,所以她都一一收了。

除此之外,每回郁有枫过来,都会和她说一些郁贵东和小娇妻的新情况:今天又互撕啦,她哭哭啼啼,他砸了一地玻璃碎片……等等之类。

郁盛虽然挺爱听的,但她更嫌郁有枫烦,每次他待超过半小时以上都会赶人。

郁有枫这人脾气阴晴不定的,换做从前,估计冷哼一声直接走人了。可这几回他耐性明显变好,哪怕她赶人,他也会继续软着声音装可怜,有时是要求多待半小时,有时是想吃了饭再走。

他说郁家别墅如今那副模样,秦艺心整天待在房间,郁贵东整晚整晚的不回来,家不成家,他回去也是一个人……

郁盛给公司里的人统一放的年假是半个多月,让大家过完元宵节再回来上班。

也因此除了一些必要的交际应酬,她每天都在公寓里,但并不是休息,也得忙一些工作上的事,毕竟是自己的公司,不至于把上班和休息分得那么清楚。

秋屿自然也是每天都过来的,她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帮忙,而且只要有他在,她就不用点外卖吃了,他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弄出最好吃的东西。

这种情况下,郁有枫自然有些碍眼。

她再赶第二次的时候,他就会指着小会议桌旁浏览电脑的秋屿,问:“那为什么他可以留下,我就得走?”

“他能干啊,我需要他。”

“我也很能干。”

“你能干嘛?追女孩子,还是花钱?”郁盛不在意的看着他。

最终郁有枫还是被气走了。

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当着秋屿的面被郁盛赶,总想找回场子,于是第三次被赶走后待在公寓楼下的车子里没离开,一直等到秋屿现身。

他发动车子,大刺刺的开了车头大灯,强光顿时扫在对方身上。

秋屿伸手挡了挡眼睛,郁有枫便趁着这当口推开跑车的门,直直走到他面前:“怎么,姐姐她没留你过夜啊?”

秋屿看着面前带着恶意笑容的脸,拧眉警告:“注意你说的话,你想要骂我的同时,也侮.辱了你的姐姐。”

在公寓的时候还不觉得,此刻这样面对面近距离站在一起,两个人身高的差距就出来。

对男人来说,身高矮了一截也代表气势低了一截,郁有枫看着秋屿,愈发觉得对方不顺眼。脸长得好看就算了,居然连腿都比他长!

“装什么啊,难不成你们两个没睡过?”他嘲讽的话语里透着一股酸意,笑容越发肆意,然而还没等他笑完,左边脸颊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郁有枫只感觉像是被榔头一样的东西砸了一下,他嘴里一甜,伸手去摸,发现唇角居然裂了。

事实上,秋屿只用了三、四成的力气,面前这人毕竟是郁盛的弟弟,再怎么不像话他也会留有余地,这次只是给对方一个教训。

“再有下次,你就自己去和郁总解释你为什么会进医院。”秋屿说完,转身离开。

郁有枫又痛又怒,脑子转了两圈才反应过来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顿时冲着他的背影道:“你别妄想了!别以为她看重你就是喜欢你,她根本不可能喜欢你!最多把你当成暖.床.工.具!”

秋屿这次没再解释,他知道解释也是白费唇舌。他回头,眼神淡漠的看了眼对方:“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