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71节(1 / 2)

作者:梨酒儿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找到的号码。

“有什么事吗?”弥月问。

那边樊林沉默了下,说:“没有,只是看给你发消息一直没回。”

好几天了,不然他也不会打电话过来找她。

“发了什么消息?”

“是……”

樊林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有些事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樊林只能告诉她:“你登微信看看吧。”

弥月答应了声“好”,就挂掉了电话。

于是她又回到房间。

手机放在床头的抽屉里,关机好几天了,她拿了插头来,充上电,然后开机。

樊林给她发了十几条消息,从几天前开始,陆陆续续到今天早上。

她从第一条语音开始听。

刚开始几条是樊林询问她的近况,应该是知道了她家里发生的事,担心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然后他说,他好像在她家楼下看到了宋砚。

宋砚出国交换,樊林是知道的,他这一年内都不会回来,人在国外,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就在弥月又反复看这几个字的时候,樊林发了一张图片过来。

弥月点开。

是樊林站在自己家二楼拍的她家楼下。

几十米的距离,加上一片白雪茫茫,照片的重心不太明显,可弥月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家门口的人的背影。

那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孤零零的站在她家楼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背影在暮色下被拉的很远,雪水踩踏的湿泞。

【他每天都来这里等,有时候甚至整夜整夜的站着,到第二天早上。】

【我发现的时候是一个星期前,但在这之前……应该已经很久了。】

樊林发消息过来,一行行字都是平静的叙述。

除夕夜当天,他好像看到了,当时不太确定,直到后来,他真的看到了是宋砚站在那里。

这段时间外面天气都太恶劣了,特别是这两天还下了冰雹,可宋砚固执的等在那里,好像完全感觉不到这天气的寒酷。

樊林不敢去随便劝他或者说什么,他知道,他只能把这件事告诉弥月,让她知道。

其它的什么都做不了。

弥月眼里渐渐震惊,双手控制不住的抖了两下,然后她把照片放大,再放大。

是宋砚,真的是宋砚。

她想起这段时间来唯一一次和宋砚联系,就是几天前打的那个语音电话。

电话里,他问她,柏市是不是真的很冷。

他小心翼翼的问她多久回来,还要多久。

他只字没有提到自己在哪,在怎样都处境下,在做什么。

是啊,柏市是不是真的很冷……他那么问她的时候,就在风雪里站着,轻轻的,小心的问她。

可是她在家里怎么会冷呢,冷的是他呀。

宋砚该有多冷。

他的手做完手术之后虽然好了很多,可医生说过,冬天注意保暖,天冷的时候寒气会往骨子里钻,手会很疼很疼。

而且是已经多久了,是不知道多少天,多少个小时,他什么都不知道,就静静的等在那里。

没有目标和终点的等待该是多么绝望。

想到这里,弥月心口酸的厉害,眼睛盯着那张照片,眼尾赤红,鼻子吸了下,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她肩膀抽的抖动起来,心口疼,疼的又酸又涩,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

弥月哭了很久。

直到她情绪缓过来时,她马上搜索回柏市的车次。

可由于天气原因,这一段的高铁和火车都暂时停运,连大巴也停止了售票,看新闻说,要恢复售卖,可能得等到明天晚上了。

交通系统正在全面紧急的进行抢救。

回不去,她现在回不去。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距离,在这个交通这么发达的年代,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困住寸步难行。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