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56节(1 / 2)

作者:梨酒儿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温度好歹降下去一些了,虽然还没完全正常,宋砚也算松了口气。

弥月有些梦魇,睡梦中突然不安稳,宋砚心跟着紧张,轻轻拍她的背,哄道:“弥月不怕,弥月不怕。”

弥月哪怕睡熟了,也听得出宋砚的声音,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有他在,那瞬间的躁动也一点点的被抚平了。

.

房间窗帘紧闭,有光从缝隙里偷溜进来。

弥月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浑身酸软,骨头像是散架了,又像是通体舒畅,原先身上那些不舒服,都消失了不见。

她有点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记忆里自己一直在睡觉,开始还总是做梦,后来睡的安稳,一觉到天亮。

“你醒了?”宋砚问:“还觉得热不热?”

弥月愣了下,怔怔的点头,应道:“热。”

宋砚一晚上几乎没睡,一直在给她擦汗量体温,直到半个小时前她体温终于正常了,他才稍微眯了一会儿。

说是有半个小时,但感觉也没多久,好像一闭眼睛,才过去几分钟而已。

宋砚摸了下她的额头,并没有感觉到温度升高,他顿了下,又转身去拿温度计。

弥月皱眉,也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

怎么了?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抬头看见宋砚拿着温度计过来,她更加疑惑,马上摇摇头,说:“是你身上热。”

随后她嘀咕了一句:“烫死了。”

宋砚动作顿住,脸色一下子变了,他手指抖了抖,马上掀开被子,要下床去。

他左手被弥月枕了一晚,手臂往上到肩膀处都麻的没了感觉,起来动了一下,酸麻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弥月坐起来,担心的问他。

被子从她身上滑落,皮肤接触到空气中的凉意,她低头,看见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衣。

弥月怔了几秒,眨了眨眼,又抬头看向宋砚,和他目光对上时,周围空气都有片刻的凝滞。

她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宋砚正要解释,却见弥月唇角滑出一抹笑意,然后说:“宋砚你我拿件衣服过来,我要去洗澡。”

身上黏糊的很不舒服,应该是出了很多汗,弥月虽然记不清了,也猜到昨天晚上她可能有点发烧。

这几天身体都不太舒服,下午的时候偶尔也发低烧,但是她没有太在意,想着这几天注意一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谁知道比赛之后,整个身体防线全面崩溃,一下子人就扛不住了。

“好。”宋砚点头。

刚抬腿走了没两步,后面突然传来“砰”的声响,弥月轻“啊”一声——

宋砚当即转过身,看她人往下掉,伸手一把把她捞起。

“怎么了?摔到哪里了?很疼吗?”宋砚目光飞快扫了一圈,看这周围并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

弥月眉头皱着,又马上摇头,道:“有点疼,但没关系,一点点。”

可能躺太久了,手脚发软,刚刚没注意滑了一下,自己摔下来都撑不住自己身体。

“你手不要用力,伤口才好的。”弥月反而是担心他,赶紧嘱咐。

“我疼没关系,宋砚不能疼。”她很认真的这么说,好像自己有多厉害一样,其实最怕疼了。

宋砚扶她再床上坐好,还没直起身,已经被弥月伸手轻轻抱住。

“你昨晚是不是没有睡觉?因为照顾我,你都没有休息是不是?”

她看他脸色不好,真的很心疼,轻声的说:“你好好休息吧,我自己去洗澡,然后不打扰你了。”

第43章.珍宝整个世界都给他。

弥月下巴搭在宋砚肩膀上,手臂圈着他脖子,喃喃的在他耳边说话。

她那么那么心疼他,又细节的观察到每一件事,然后全心全意的为他着想。

盛弥月是天底下对宋砚最好的人。

他没有家人关怀的这些年,成为孤儿的这些时候,她给了他自己加倍的关心和爱意,明明自己也那么瘦弱的一个,却愿意把自己有的整个世界都给他。

她心疼又关切的看着他,皱着眉头恳切嘱咐他的时候,宋砚只觉得心口处又酸又疼。

他不知道能说什么,该说什么,只是……

他性格不好,又不善言辞,以前总觉得弥月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人。

可她真的表达出了她那么浓厚的喜欢。

宋砚手臂用力的抱住她。

她皮肤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是好闻的清香,特别是挨近的时候,味道更加清晰可闻。

也是宋砚很喜欢的味道。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