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433章 踏遍青山人未老(正文完)(1 / 2)

作者:温茶米酒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大齐,东海郡,侯府之中。

方平波趁着夕阳西沉之时,来到玄武山上,摆了一张小桌在崖边,三碟糕点,提壶斟酒,自饮自酌。

天边的霞光呈现出无比绚烂的色彩,整片天空仿佛都笼罩在那种玫红的光焰之下,海上波涛滚滚,云雾的流动速度,始终呈现出一种星飞电矢般的感觉,美轮美奂。

但之所以会呈现这样的异景,其实是因为不久之前,发生在西大陆的那一场大战。

战斗的余波,到了最后,本该会掀起多种波及到整个世界的灾难,暴风雷雨冰雪将会接踵而至,海面会上升,海啸会从西大陆汹涌而来,吞没大片的陆地,海底的火山地脉也会断裂喷发。

好在,当时水月大圣还留下了一招的余力,暂且镇住了西大陆那些祸乱的源头,而且因为元荷已远,她并不需要继续进行牵制,所以并没有如旁人预料的那般再度陷入沉睡,而是一直维持着清醒,甚至将海无尘也唤醒。

有他们两个调理虚空元气之海,将一切的灾难性变化,都约束在不会真正影响到尘世的地步。

最后,那些紊乱的天地元气,反而像是一种馈赠,在日夜的天成之上,留下了种种令人难忘的美景。

“哎,天有五彩缤纷,山河波澜壮阔,确实是好,但看的多了,却又让人有些怀念,以前那种平平淡淡的天空啦。”

作为少数被告知了西大陆那场战斗全部经过的人之一,方平波知道这些色彩的背后,到底是代表什么样的意义。

杯中的酒水渐渐平静下来,他捋着自己的胡须,看着酒水之上倒映出自己的面孔。

经历过方云汉多次传功洗炼的他,发须全黑,看起来简直像是不到三十岁的模样,年富力强。

但,眉宇双眸之间的疲乏,简直让他回忆起了当年扬帆出海那一段最艰苦的日子。

看似国泰民安的东大陆,就像是当年方平波面对的未知大海,表面上风平浪静,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股潜流过来,把船掀翻。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安定下来呢?”

方平波自言自语的感慨了一句,却没有想到,居然得到了回答。

有人在他背后说:“可以就从今天开始算起。”

方平波豁然起身,惊喜的转头看去。

………………

虚空之中,万色斑斓的元气形成涡流,汹涌的气海之上有三道身影,相对而立。

方云汉将洞仙歌化出,还给海无尘,道:“此剑险些被元荷所毁,我以一滴先天元血,暂且维持其不灭。本来是想要直接蕴养修复的,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交还前辈亲自处理比较好。”

“你修为至此,我们已是同道友人,不必在乎什么前辈后辈。”

海无尘回了这么一句之后,便接过剑去,专注的抚砺剑脊,看起来短时间内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了。

水月大圣已听过所有,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也制造一个与他们相似的重生印记、交流平台的体系,以利于在更广大的范围里,做出制衡。”

“倒也不必如此刻意,我建立的组织的话,还是想要那种更平凡一些的。”

方云汉想起久远以前,曾经也被高考支配过的那种感觉,不由笑道,“就广泛的发出邀请,让他们诚实的做一份问卷,然后制定一些任务榜单,分发奖励之类的。”

“试来试去,由他们自行选择,这样的组织可以很松散,不过,大体的一些规范还是要有的,如果大家都多做好事的话,世界也会变得更美好吧。”

“至于长生不死,可以算是人生中的一大目标,这种事情还是由他们自己拼搏得到的,才会更精彩。”

这几句话之中所提到的,当然只是一个雏形,不过至少经过了这一次交流,方云汉可以确信,身边这两位对于此类事情并无排斥之意,甚至水月大圣还比较热衷。

想到就做,他们当即开始为这个计划当中的组织,做一些前期的准备。

比如说一份身份认证的标志,让得到认证的生灵,获得穿越世界的机会。

日升月落,时光荏苒。

不久之后,这一界的天意雀跃的配合着,将无数的流光,接连散发出去。

但也有一些人,方云汉准备亲自去看一看。

那是昔日的承诺,在每一个世界走过的时候,都会向友人留下的诺言。

………………

天日高照,云淡风轻,华山脚下,人头攒动。

近一甲子以来,华山派大兴,长年留在山上的弟子门人已逾三千,至于出师之后行走江湖,在各地开枝散叶的,更是无法精确计数。

这些支脉在各地汇聚了庞大的财富,反馈华山主脉,几十年来,亭台屋舍等各式建筑,已连绵覆盖于十数峰之间。

而在华山派主峰之上,以小青瓦为顶,飞檐翘角式的剑气冲霄堂,是最为醒目的一处地标。

从山脚下遥遥望去,那一处厅堂所在,就仿佛是刺入山体内的一把巨剑剑柄。

云气寒凉,山风呼啸之时,甚至使人恍惚之间觉得能从过道云雾之间,感受到那股凛冽的剑韵。

上山之后,随处可见的云纹装饰,立柱上的书法、照壁上隐隐的泼墨纹路,水池中迎客松纹样的雕刻等,更是为这个武林门派添加了几分源远流长的气度。

三教九流的江湖中人,即使是习惯了大呼小叫的山野莽夫,来到了这里之后,也都不自觉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遵守起这些华山弟子身上透露出来的礼仪。

他们当然不仅仅是敬重这个门派,更是敬重今天这个日子。

——华山派太上长老风清扬的八十岁大寿。

这是武林中的一代传奇人物,据说在少年的时候,就曾经参与过整个中原武林各大门派的行动,挫败了一伙能为不凡的邪道高手。

丐帮因此而得以延续,原本已经堕落不堪的丐帮弟子,在重新得到了朝廷的暗中支持之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

自大明开国以来,因为历代帝王戒心,而是朝堂与武林之间出现的明确分野,也在那一次事件之后,有了缓和的契机,虽然因此滋生出了更多的动乱,却也变相的使得江湖、朝堂都更为繁荣。

这其间,每一次的大事件,华山派几乎都会在风清扬的率领之下参与进去,或者说成长到这种地步的华山派,已经是历任野心家无法忽略的一个庞然大物了。

华山掌门,剑气冲霄堂、鹰蛇堂,两仪堂,混元堂等各脉首座,在这样的大日子里面,都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点检各处,万万不允许在今天这样的盛会中出现什么乱子。

而作为寿宴的主角,风清扬反而是最悠闲的那个。

一甲子之后,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少年,如今的他,霜发白眉,面如金纸,虽然内功和剑术早就已经炉火纯青,但历年以来积攒下来的一些暗伤,还是使他清楚的感知到了身体的衰朽。

八十岁的老人,一身略厚的青布长袍,身体有些单薄却挺拔的站在后山山崖上,看着一部分宾客从山间的小道路过,绕向迎客的正门。

风清扬的成名剑术独孤九剑,是一种需要略知天下武学,才能够把威力发挥到最大的独特剑术,阅历越深,见闻越广,这套剑法越得神髓。

此刻他以俯瞰的视角,扫过山间那些客人的时候,便习惯性的在心里加了些评估,光是从走路的姿势、骨架的变化、面相脸色等等,便能够把他们的内功派门和擅长的武艺,猜的七七八八。

“这些年来,江湖中人也屡次牵扯到东去抗倭、北去抗蛮等等战事之中,各家各派的武功倒真的是越练越精强了。”

“尤其是那五虎断门刀彭家,如今这一代家主彭天诚,兼任丐帮九袋长老,一套三流的刀法到了他父亲彭老丐和他这一代手上,自断刀刃,驭刀凌空转折,曲折如意于二十步之内,已堪称是一门不可多得的一流绝学。”

“相比之下,海沙帮便有些差强人意了,虽然参详铁掌的功夫,门人根基比往年扎实了不少,但毕竟还是没有放弃那老一套的毒盐手段,额头泛青,毒入肺脉。唉,不过抗倭之时,他们被我驱策入伍,那一代人死伤惨重,倒也不好弃之不管,稍后还是寻隙指点他们几句。”

风清扬心里一条条事项理顺之际,忽然眼神一凝,盯住了一个不太好确定年龄的书生。

那人正走在一处缓坡上,花白的胡须,书生打扮,乍一看是五十岁左右,细看一看,又会觉得那随手折断野花的动作,还像是一个盛年的豪门世子,身上有一种久居高位的气度,凛然却不迫人。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