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109节(1 / 2)

作者:容光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赵又锦又想叫救命了。

今天一整天,她似乎叫了无数次救命。

好好睡觉,别瞎想,春天是已经到了,但你也没有必要发春好吧?

脑子里思绪乱糟糟的,似乎想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串成线,连起来。

但最后留在眼前的,却是陈亦行冒着寒风、赤着上身和她一起往别墅跑的画面。

比起水池里氤氲不清的美色,和打牌时大杀四方的从容,那一刻的他是狼狈的,是冻得不那么美观,甚至嘴唇发紫的。

她问他冷不冷,他明明牙齿都打颤了,还嘴硬说不冷。

赵又锦后知后觉回想起来,跑回来的一路上,她的心都揪成一团。

此刻再回忆,也有浓烈的酸涩感。

可酸涩之中似乎又有一点饱胀的充实,像种子一样生根发芽,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比起他往常完美到天衣无缝的形象来说,她竟觉得那时候的陈亦行更令人动容。

是生动鲜活的。

是令人难以直视,却又无法移开视线的。

赵又锦望着天花板,听见耳边缓缓传来一个声音。

赵又锦,你完蛋了。

第56章

别墅在山间,夜里温度低,暖气开得很足。

赵又锦在半夜醒来,口干舌燥,迷迷糊糊摸床头的矿泉水,才发现瓶子已经空了。

要不忍忍,继续睡?

她翻了好几个身,却发现自己像条干渴的鱼,即将缺水而亡,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坐起身。

床头灯打开的一瞬间,有些刺眼,她抬手挡了挡,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先从衣架上摘了外套,披在身上,然后才轻手轻脚打开门,去楼下拿水。

零食饮料都放在大厅里,方便集体活动时大家自助取用。

水是凉的,入喉的瞬间激起一阵凉意,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赵又锦多拿了两瓶水,又轻手轻脚爬上三楼,正准备回屋,忽然听见对面房间里传来些许动静。

摁亮手机屏幕看了眼,凌晨两点半。

都这个点了,陈亦行还没睡?

她在走廊上发了下呆,然后才听清,一门之隔内是男人有些低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难道是在说梦话?

赵又锦忽然想笑,虽然没什么坏心思,但难掩心痒,蹑手蹑脚走近那扇门,想听听看他做梦时一般都说些什么。

山间的夜是宁静的,除了风吹林叶发出的细微声响,没有什么能干扰她的听觉。

然而从门内传来的并不是什么梦话,而是断断续续,迷糊不清的,像是睡梦中无意识发出的单音。

赵又锦愣住。

是做噩梦了吗?

迟疑了一小会儿,还是准备转身回屋,但没两步又停下了。

她仔细分辨,发觉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奇怪。

等到赵又锦回过神来,她已经轻轻敲响了那扇门,“陈亦行?”

声音压得低低的,怕吵醒其他人。

但屋内的人没有回应,她把耳朵贴在门上,依稀听见模糊的单音里还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声。

联想到夜里泡温泉时他冒着冷风冻回来……

赵又锦急了,试着拧了下门把。

咔嚓一声,门就开了。

没锁。

屋子里一片漆黑,只剩窗帘细缝里透进来的点点灯光。

别墅四周的灯火不灭,照亮了山间的夜。

赵又锦站在门口又叫了两声:“陈亦行,你睡着了吗?”

床上传来了翻身的声音,夹杂着模糊的呓语。

没有门的阻碍,她听得更清楚了,心里一紧,也顾不上许多,低声念了句“真不是我想染指你的清白啊”,然后借着手机的光,摸进了他的房间。

每个房间的配置大概相同,床头都有一盏小夜灯。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