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79节(2 / 2)

作者:容光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远处是整座城市辉煌的灯火,车水马龙,夜色不熄。

那些都与他无关。

近处,是赵又锦家熄灭好多天,而今总算重新点亮的小小灯火。

陈亦行静静地侧目,看着逶迤一地的光影。

心里的大山压了好几天,在这一刻仿佛突然被愚公搬空,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赵又锦的电话。

隔壁隐隐传来手机铃声。

良久,电话接通了,那人也不说话,静候他的下文。

陈亦行:“出来,赵又锦。”

她一顿,“出哪来?”

“阳台。”

“干嘛?”

“出来就知道了。”

又磨蹭了会儿,隔壁的阳台玻璃门哗的一声开了。

穿着熟悉的兔子睡衣的女孩,一脸警惕地出现在阳台上,瞪着眼睛问他:“有何贵干?”

说不出为什么,陈亦行笑了。

十二楼的风拂起他的碎发,面上有些微艳色,是喝酒太急、太烈,留下的一点痕迹。

他静静地站在那,看着赵又锦,目光滚烫。

赵又锦反倒浑身不自在起来,心跳都紊乱了,只能咬牙问:“叫我出来又不说话,那我走了!”

说着,作势转身进屋。

手刚扶住门框,就听见那边阳台传来一句清晰的道歉。

“对不起,赵又锦。”

她一怔,慢了半拍,回过头来。

陈亦行站在咫尺之遥,又说了一次:“对不起,赵又锦。口不择言是我的不是,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赵又锦张了张嘴,半天不知该说什么。

他忽而转了话题,问:“小橘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好的。医生说它身体素质很好,有吃有喝,心情也不错。”她机械地回答着。

“那你呢。”

“……”

男人目光明亮,倚在栏杆上,静静地望着她。

第42章

冬夜的晚风毫不温柔,泥鳅似的,三百六十度从领口袖口往里拼命钻。

可赵又锦却没顾得上感受阳台的冻人温度。

事实上,从陈亦行道歉的那一刻起,她的思路就有点跟不上了。

两人的相处时间不算长,但也足够她在短时间内充分领略到“无情的资本家”究竟有多无情。

以陈bkg的作风,大概就是,他可以眼都不眨一下,把一百万甩在你脸上,但要是你指望他良心发现打自己的脸,想都不要想。

而眼前这样毫无保留的真挚道歉,和无情可真是半点不沾边。

――“小橘怎么样了?”

――“有吃有喝,心情还不错。”

――“那你呢?”

赵又锦怔怔地望着他,后知后觉意识到,他问起小橘也许只是随口,真正想问的分明是最后这三个字。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陈亦行还在等她的下文。

“你等等――”她憋了会儿,憋出三个字来,把人扔在阳台上,噔噔噔掉头跑回屋里。

离开阳台的第一件事:快步走向洗手间,洗把冷水脸,对着镜子拍拍自己。

没做梦。

是真的?

上一页 书页/目录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