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6节(1 / 2)

作者:容光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胡安静描述的事件,根本就是前些日子的一桩社会新闻,还是赵又锦和冯园园亲自跑的现场,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受到上司职场性骚扰。

没想到胡安静会把这事当成段子和朋友取悦。

赵又锦胃里一阵翻腾,倍感恶心。

她正想离开,就看见胡安静的话题已经转了又转,突然提起了她。

朋友:对了,昨天你两个说你坏话的实习生,你怎么处理啊?

胡安静:一个没法处理,另一个正在处理。

赵又锦又站定不动了,目不转睛看着她打字。

胡安静得意洋洋说:她的稿子我是不会通过的,先让她改个八百遍,最后还是一句不通过。

朋友问:真的不能用,还是假的不能用啊?

胡安静:当然是假的。

胡安静:稿子写得再好也没有用。你看着吧,有我在,保证她呆不满实习期。

胡安静:应该说有我在,一定会尽我所能好好招呼她,让她在这个行业都混不下去。

所以稿子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胡安静。

赵又锦静静地站在原地,从小到大的好家教令她束手无策,满脑子的委屈与怒火交织糅合,最后也没有一个宣泄口。

当场摘了头纱,和她对质?

除非她疯了。

而且赵又锦一点也不会吵架,舅舅舅妈都是涵养极好的人,从小把她培养成了乖孩子,她除了“神经病”、“可恶”以外,连半句脏话都不曾说过。

就算和胡安静大吵一架,她也吵不过。

怎么办?

就这么算了吗?

赵又锦心知肚明,这种事即便是告到总编办公室,用脚指头想想也清楚到底上面会偏帮资深老员工,还是为她一个实习生秉公处理。

可就这么转头走掉,也太憋屈了!

那位朋友大概是突然有事要忙,与胡安静的对话就此告一段落。胡安静抬头继续打字,把手机放在了一旁。

赵又锦的目光落在手机上,忽然一滞。

趁着胡安静专注写总结的时候,她悄悄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走了手机。

——

胡安静并未察觉,也根本想不到此刻身旁有人。

赵又锦拿到手机,也没走远,就蹲在那棵琴叶榕后,低头摸索。

刚才胡安静断断续续聊天时,曾经输了好几次密码,赵又锦看的清清楚楚。

她准确无误输入密码,进入微信界面。

即便深知偷窥他人**是不对的,将聊天记录公诸于众也不是一个记者该做的事……

赵又锦全凭一股意气,将聊天记录截图,然后去通讯录里找总编付世宇。

找人的过程里,率先看见的是一个群。

群名是“新闻周刊党员群”,人数有两百多。

她鬼使神差点进去,看见群里不止有民生组的人,在那堆数不清的名字里,也有总编付世宇的名字。

一个念头油然而生:胡安静不想让她在新文行业继续干下去,嗯?

要不先下手为强,看看到底谁干不下去?

下午三点五十,名为“新闻周刊党员群”的微信群里突然出现四张精彩截屏。

上一条群消息还停留在两天前的“我们要坚决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一条就变成了“请看胡安静如何激情辱骂主编”。

只可惜消息停留了几秒钟后,忽然被撤回。

赵又锦回过神来,第一时间撤回消息。

做了坏事的心虚和报复的喜悦交织在心头,她咬咬牙,告诉自己对方恶心,她却不必拉低道德底线。

赵又锦把手机放回桌上,头也不回转身走了。

不论是谁送她这神奇的裙子,也不希望她第一次投入使用就是干坏事吧?

赵又锦悄悄回到厕所,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回到大厅时,大老远就看见冯园园拼命朝她挥手。

“怎么了?”她气喘吁吁回到座位上。

冯园园压低声音,双目圆睁:“我靠出大事了,你跑哪里去了,这会儿才回来?”

赵又锦:“上厕所。”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