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末

作者:待重结来生缘字数:91万更新时间:2021-07-22 10:44:30

  “对了,我可以等,萧穆也可以等,但……

  虞麟好像……等不了了。”

  说完她便要转身离开,而牢中的伊祁容晨瞬间瘫坐在地。

  是呀!现在的她能做些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等等!别走,我可以救萧穆,但求你救王爷一命,我只求王爷活着!”

  这哽咽的声音,让梁绾停下脚步。

  伊祁容晨对虞麟感情她看的一清二楚,能为他叛离家族,为了他连性命不顾。

  若不是深爱,谁又会这么傻。

  梁绾转过身看着眼中无光的他,不由地轻叹一声,缓缓开口,“我会向陛下进言,将虞麟一辈子关押在宁古塔。荣华富贵散尽,你确定要让他苟活于世!”

  伊祁容晨低下头,没有说话,泪水浸湿,“苟活又如何?死了才什么都没有。”

  说完伊祁容晨抬起头看向她,眼里是泪,但却无比的坚毅,“银匕递与我。

  梁绾你听着,我答应你的事,我定会做到,你答应我的事,我希望你也能做到。”

  梁绾看着一脸决绝的她,轻叹一声,“自然!”

  听到满意回答的她,顺势接过凫爽手中的匕首,眼中带着微光。

  王爷,晨儿愚笨,什么也做不到唯求王爷能活着!

  她缓缓闭上双眼,将匕首狠狠刺进自己的心脏。

  血液沿着嘴角缓缓留出,“接下来怎么做,伊祁玄玉他清楚。

  我希望你能做到你答应的事。”

  梁绾转过身,只留下一句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完她便快步离开,“凫爽,让伊祁玄玉过来将人带走。”

  “是,小姐!”

  “臣,伊祁玄玉,愧对陛下,还请陛下降罪。”说完伊祁玄玉便将腰间的玉牌递上前。

  一旁的公公见状连忙走上前,将玉牌取走,递到陛下的手中。

  虞澈看着手中的玉牌,缓缓抬起头看向他,良久才开口道,“你可想清楚了!”

  “回陛下,臣犯了重罪,幸得陛下厚爱,才免去臣的死罪,而如今臣无论如何也没有颜面在担任国师的职位。

  还请陛下成全。让臣去灵泉寺修行,以洗净这一身的污秽。”

  虞澈紧握住手中的玉佩,看着他的神情,他自然明白,无论她他如何挽留,他怕是早已坚定决心了。

  “既如此,朕便随了你的愿,但在离开之前,朕要你帮朕完成一件事。”

  “还请陛下言明。”

  “朕要你算一吉日!”

  伊祁玄玉抬头看向陛下,“陛下这是要……”

  “逍遥王与梁绾历经磨难,朕自然要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陛下……”他没有继续开口,有些话,心中明白比什么都重要。

  “回陛下,九月初十是个好日子。”

  虞澈抬眼看过去,嘴角带着淡淡笑意,“九月初十是个好日子。”

  那双眼里带着喜悦之情却掺杂着淡淡的忧伤……

  “你来这里做什么?来看本王的笑话?”

  梁绾静静地看着他,眼中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将腰间的玉牌丢到他的面前。

  “虞麟,你当真是幸运,有人用她的死,换你的生!”

  他低下头看着那星月玉佩,瞳孔突然放大,“你把容晨怎么了?”

  看着他如此大的反应,梁绾倒是觉得心中一阵欣慰,不知道这是何种心情她能清楚地看见他眼中的的焦急。

  只可惜……

  “若非她自己愿意,旁人又能如何?”

  “梁绾,本王警告你最好不要动她,否则本王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话她淡淡一笑,“虞麟你当真以为你现在还是宸王吗?

  只可惜晚了。先帝给你机会,宸字乃是陛下力排众议赐予你,给你无尽荣耀。

  怎奈何你太过于贪心,不要以为陛下不知道这些年你在封地里做的那些事情。

  陛下重感情,紧记着先帝对他说过要兄弟情深。

  陛下给过你机会,是你不珍惜。你怪不得他人。

  伊祁容晨的死,你今日的下场,都是你一手造成。怨不得旁人。”

  她轻叹一声,“陛下有旨,念及兄弟情意,死罪可免,终身监禁与宁古塔。

  对了,虞麟不必想着自戕,因为我答应过某人你得活着。”说完她便快步离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只留下虞麟一个人如同傻了一般静静地靠在墙上,眼神之中带着涣散。

  “容晨,你傻不傻,若你不在了,我活着又有何意思。”

  “澈儿,你总于肯见哀家了!”太后看着眼前的虞澈眼中带着希望,她生她养的孩子,她怎么会不清楚他的脾性。

  她是他的亲生母亲,她就算犯了重罪,那又如何?他绝对不会之她于不顾。

  虞澈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权利果然令人疯狂。

  “太后不必如此亲昵唤朕。太后索犯罪行,天理不容,理应诛九族。”

  听到这话的太后立刻起身,“陛下,此言是何意?哀家你是的亲生母亲,你绝对不能如此对待哀家。

  你会遭天谴的,遭到百姓的唾弃。”

  虞澈眼中尽是失望,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变成这样,当真是令人感到陌生。

  “朕是天子,有何不可。太后所作所为,人神共愤。理应受到惩罚。

  元氏一族,起谋反之心,朕已经下旨,明日午时斩立决。”

  听到这话的太后彻底不能冷静了,“虞澈,你不能如此,元氏乃是你的亲族,你怎么?”

  “太后,朕不会杀了你,你接下来的余生都要进行忏悔。这一次,朕希望你能真的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何处。”

  说完虞澈根本不顾及身后之人如何嘶吼,快步离开。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见她。

  “陛下,你寻我所为何事?”

  虞澈看着顾然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绾绾,你我的相遇,或许从一开始就是我占了他的位置。

  如今不过是回归原位。我会永远记住那段时光,也会永远护住你或许从这一刻开始我便真的只是你的兄长。

  虞澈上前一步,将手中的圣旨交到他的手中。

  “顾然,朕将绾绾交到你的手中,希望你爱护她,呵护她,莫要让她受到一定点的委屈。

  如果一旦让朕知道你辜负了绾绾,朕绝对不会放过你。”

  顾然紧紧握住手中的圣旨,坚定地开口道,“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其发生,还请陛下安心!”

  虞澈没有继续开口,只是转身离开,他知道他绝对不会辜负他,可是他却想要让他知道绾绾的背后有他来撑着。

  九月初十,是个好日子,风光旖旎,秋高气爽。

  京都迎来前所未有的喜悦,这是宫变以来,第一场喜事,也让众人见识到什么才是十里红妆。什么才是富贵迷人眼。

  红妆十里是虞澈唯一能做的。

  满园奇珍异宝是顾然的聘礼。

  京都铺面是梁铉准备的嫁妆。

  如此之景,前所未有,羡煞旁人。

  !!!

  贪财殿下的锦鲤王妃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