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节

作者:骊偃字数:52万更新时间:2021-07-21 20:48:35

  “韩琳,”忙了大半天,一身汗,唐元洲、张志用几人拿着毛巾过来叫道,“洗澡,去不去?”

  刘和平来了兴致,问韩琳:“你们去哪洗?”

  “东边的溪水清,我们去哪里。四伯去吗?”

  “去,走。”

  袁承康笑着一揽王宽和张奇文:“走吧,一起。”

  一行人兴冲冲地下了楼,韩修贤闻声出来,跟着道:“华茂,走,咱也去。”

  李蔓正拿了新毛巾、香皂给几人,见此,忙一把拉住他:“外公,你感冒还没好呢。”

  “没事,这会儿,水都被晒温了。”

  “瞎说,”李蔓拽着他不放,“温的只是上面一层,下面还是透心凉。别去了,等会儿我给炖鱼贴饼子吃。”

  “行、行吧。”韩修贤不是太情愿地留了下来。

  几人说话间,周围放假在家的孩子呼啦啦地来了一群。宋逾、李长河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目送着一帮人走远,李蔓回头见韩修贤倒拉着脑袋,一幅沮丧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好了,我带你摘椰子怎么样?”

  韩修贤偏头朝院外的椰子树看了看:“熟了吗?”

  “有几个黄皮的,可以摘了。”李蔓说着去柴棚下挑了个长竹杆,然后取了把前天刚磨过的镰刀,拿麻绳将镰刀绑在竹杆一头,扛着跟韩修贤出了门。

  椰子摘回来,李蔓换了身衣服,又带他去后山采了几个凉粉果,然后挤了羊奶,放了椰果和各式果粒,熬了锅羊奶果冻和一锅椰汁果冻。

  用刀子划开,切成小小的方块,淋上蜂蜜,不管哪一种都特别好吃。

  赵金凤和赵如心整理好收的床单、被面,出来看着头碰头吃得正香的两人,无奈地笑了笑。

  “阿奶、外婆,”李蔓笑道,“你们想吃哪种口味的?我给你们调。”

  赵金凤笑着摆摆手:“吃你的吧,我跟你外婆自己调。”

  **

  一帮人洗澡回来,拎了两篓鱼虾。

  鱼都是那种巴掌大的小杂鱼,虾也不大。

  中午几人都喝了酒,赵金凤没让孙女动手,熬了一砂锅鲜虾粥,一砂锅小米粥,炖了个椰子鸡,上午炸的鱼还有,做了个红烧鱼。

  又炒了盘青椒鸡蛋,一个腊肉菌子,凉拌了个黄瓜,一个芭蕉花。

  主食烙的饼子,烤的饵块。

  吃完饭,洗漱好,李蔓一身红衣地坐在布置一新的婚房里擦着头发,心情忐忑不已。

  厨房里,赵金凤跟赵如心你推推我,我推推你,对于婚前教育,谁也不好意思去说。

  给几人把稻草垫、床单、毯子送上竹楼,又说了会儿话,宋逾才回来拿衣服洗澡。

  一进门,看到垂腿坐在床边,脸蛋红红跟涂了层胭脂的李蔓,宋逾突然也不自在了起来:“你、你先睡,我去冲个凉。”

  说罢,不等李蔓回应,拿了衣服就走。

  看着“咣当”一声,被他甩上的门,李蔓抿嘴笑了笑。

  刘和平听着楼下的动静,不甘心道:“真不去闹洞房?”

  张奇文腿一偏,就给了他一脚:“你一个当哥的去闹弟妹的洞房,刘和平你可真讲究?!”

  刘和平不好意思地揉了把脸,嘿嘿笑道:“我不就想着,平常占不到老九的便宜,今儿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不过去整整他有点亏吗。”

  王宽无奈道:“你俩不困啊?”刚要睡着就被这两家伙吵醒了。

  “这就睡。”

  **

  宋逾洗澡回来,李蔓已经擦干头发,钻进了被窝。

  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宋逾走到床边,探头朝床上看了眼。

  李蔓眼睫轻颤了下。

  拉上灯,宋逾的唇准确地吻了上去。

  辗转间,宋逾喃道:“相约白首,一生不负!”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