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76节(2 / 2)

作者:一颗甜樱桃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陆裴衍轻轻地舔掉唇边一点酒渍,那是从顾梨那片软嫩的肌肤上带过来的。

他的眼尾晕红,眼底一片暗色汹涌,他轻抚着顾梨的脸,声线低哑:“梨梨,你的衣服弄脏了,去洗个澡?”

顾梨大脑还有点昏沉,缓了两秒才轻声应道:“好。”

其实,无论衣服有没有被弄脏,这时也该去洗澡了……

陆裴衍:“你自己可以吗?”

顾梨:“可、可以,我没怎么醉。”

她自己不可以洗澡的话,难道还要让他帮她洗吗?

陆裴衍笑:“去吧,我在这儿等你,有事叫我。”

“嗯。”顾梨从他怀里起来,目光一不小心瞟到他紧绷着的西裤,脸上的红晕瞬间卷土重来,她收回目光,匆匆走向浴室。

很快,浴室内响起淅淅沥沥的水声,温热的水流倾洒而下,顾梨站在花洒下,认真清洗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她的肌肤从来不排斥陆裴衍的触碰,甚至他的触碰能让她产生一种羞耻的愉悦感。

对于他们来说,做|爱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陆裴衍会给她带来更极致的一种愉悦。

但是怎么办,她好像还是有一点紧张……

十几分钟后,顾梨关掉水,擦干身上的水珠,然后习惯性地伸手要拿干净衣物,手不由一顿,放置干净衣物的置物架上空空如也。

顾梨:“……”

上次在他家里过夜,他把他的衬衫给她当睡衣穿,这次他却没有什么表示,她只能用洁白的浴巾裹住身体。

浴巾要掩住她的胸口,下摆的长度便只堪堪遮过大腿根。

浴巾只是暂时遮一下羞,反正最后都是要被他扒干净的,穿什么都一样。

顾梨在浴室镜前站了一会儿,镜中映出她宛若眼女的鲜嫩肌肤,白里透粉,美好得像花枝上那将绽未绽的花骨朵儿。

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浴室门。

陆裴衍听到动静,抬眸看过去,落进他视线里的女孩瓷肌玉骨,如出水芙蓉般,面颊酡红,一双杏眼湿漉漉的,情态半醉半羞,勾人而不自知。

镜片后的眼眸瞬间暗了几分。

顾梨双手揪着胸口的浴巾,朝他走来:“阿衍,我洗好了。”

陆裴衍灼热的大掌捧起她的脸,低头吻她,他的呼吸已然有一点急促,低哑的嗓音透着不堪最后一击的克制:“乖,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摘下眼镜,一边解衬衫的纽扣,一边朝浴室走去。

浴室门关上,水声响起,顾梨转身爬上了陆裴衍的床。

她第一次躺在一个男人的床上,就要和这个男人发生最亲密的关系,这点认知顿时让她脸红心跳,无所适从。

顾梨伸手去关灯,“啪嗒”一声,卧室里的光线骤然暗下来,只剩浴室那边还透着一点光。

水声从浴室里传来,让她心神不定,便干脆把脑袋蒙到了薄被里。

不知过了多久,顾梨在被子里憋得慌,正想探出脑袋换口气时,身上的被子突然被掀开了。

眼前一片漆黑,隐隐约约可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床边,顾梨心口一跳:“你、你洗好啦。”

她听到他微哑着嗓回答:“嗯,洗好了。”

下一秒,男人俯身,裹挟着水汽的身体便覆上来。

顾梨惊了一下,他刚才没有带换洗的衣物进浴室,浴室里只有一条浴巾,已经被她裹在了身上,所以他现在是……

顾梨僵住,浑身的血液霎时间呼呼地往头顶上涌。

陆裴衍半压在她身上,埋首在她的颈脖间,湿热的气息在她的耳畔摩挲:“老婆,我想吃梨。”

他的嗓音仿佛裹挟着细小的电流,通过神经末梢传递开来,让顾梨的心脏直发麻,她脑子有些空白,颤声说:“梨子已经洗干净了……”

“好乖。”陆裴衍情动难耐,一下吻住她的唇,大手摸索着从身下扯出一条白色的浴巾。

这颗梨子表皮细腻光滑,一直在他的掌心里翻来滚去,他想吃掉,已经惦记很久了。

今天,他终于得偿所愿。

……

顾梨疲惫地睡过去,再醒来时,是在陆裴衍的怀里,后背贴着他结实的胸膛。

她稍微动一下,浑身像散架了一样,同时,一幅幅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争先恐后地涌进她的脑海里。

几个小时前,她和陆裴衍已经是真正的夫妻关系了………

“醒了?”陆裴衍温柔的嗓音轻轻地落在她的耳畔。

顾梨在他怀里转了个身,伸手抱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到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阿衍……”她轻声唤他,声音有点沙哑,眼睛也还肿着。

陆裴衍没有戴眼镜,伸手回抱住她,温声问:“梨梨,还痛不痛?”

他吃梨的时候已经尽量克制,尽量温柔,但她太甜了,最后他还是有点失控,恨不得把她一口吃掉。

上一页 书页/目录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