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节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字数:91万更新时间:2021-07-21 20:45:51

  韶星津此刻,才像是?忽然注意到自己脚下是?万丈悬崖,开始了无尽的后怕。

  但这次议会顺利召开,他接下去就?要组阁了,韶星津组阁不可能不过问她的意思,可现在对?于当面见到言昳,韶星津心底有些发憷,他甚至觉得如果走进那座“尊府”,他可能会无法活着走出来……

  散场之后,他被诸多想要巴结他的官员簇拥着走出天坛广场,却看?到一?个昔兰身边的小丫鬟,踮脚张望,似乎在找她。

  如果平日,韶星津只?会当做没看?见,但此刻想到那串数字是?昔兰留下的,韶星津无法不在意,他对?旁边人说?家奴来找,朝那丫鬟走去。

  丫鬟朝他行礼,只?递来一?封信,然后就?跑走了。

  韶星津打开信封,信纸很简短,而且字迹明显也属于昔兰。

  他第一?遍看?过去,大脑空白。

  “妾身方得知自己患了杨梅烙,幸而有贵人出资能去南方治疗,怕是?不能再伺候爷了。还望爷珍重。”

  韶星津如遭雷击,手一?抖将信纸落在地上的水坑中。

  杨梅烙不过是?美称,俗称梅疮,因发病后会溃烂而不得不用烙烫止脓,才得名杨梅烙。

  ……这是?一?种无法治愈的花柳病。

  而她显然会传染给他……

  昔兰早知道!她必然早就?知道!!

  甚至连这资助她的贵人,连这一?切都是?谁的手笔他都能想象到!

  韶星津如坠冰窟,他惶恐等待的报复,早就?来了……

  言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者,这话不会在他身上有意外?。

  春暖花开。

  正是?南下金陵的好时节。

  言昳从马车车窗看?向金陵的楼阁与江水,感慨道:“还是?这破路,回头找机会修修路吧。苏女银行在金陵的分行,还是?这小楼,回头也想办法扩建一?下吧。”

  轻竹小秘书记在心里,却也笑道:“如今新明央行成立,虽说?没剥掉晋商与苏女的地位,但也是?要在金陵设立分行的吧,您考不考虑亲自选个地方?”

  言昳推开窗子,看?着外?头的繁花似锦:“不用,让该管这事的人做就?好。白府那边规划已经做完了?”

  白府当年失火后,分出一?半来做市井街巷,另外?一?半重新修建成依山的府邸,规模虽小了些,但其中楼阁横台也更精致。

  言昳道:“山光远估计明后天才能到吧,福建那边好像没怎么交手就?投诚了,水师一?路返程,估计也不会太快。”

  轻竹笑嘻嘻道:“估计还要一?天呢。不过也快,二小姐不用着急。”

  言昳啐了一?口:“我哪里着急了,就?是?新的府宅应该很漂亮,而且还是?在咱们以前住的西院的基础上重建的。就?是?想让他一?起见见——”

  说?着,马车上了坡,虽然金陵遭受大大小小的动乱,有过不少重建,但言昳看?着街景也都很熟悉。有她去上林书院的上学路,有他们雪中夜骑看?过的风景,还有她爱吃的梅子排骨的酒家。

  她没想到,自己对?金陵竟有如此深的牵挂。到了府宅门口,竟然见到些奴仆在进进出出,言昳看?着巨大的松竹盆栽被送进院内,有些惊讶:“是?里头的装饰还没完成吗?”

  轻竹也有些迟疑:“应该是?吧……”

  言昳皱眉,一?路进院去,廊庑复杂精妙,她差点迷了路,正从一?道门前路过时,她余光看?见有个穿戎装的高?大身影背着手在月影门那端,低沉着嗓音,正指挥旁人将几个盆栽放在院子角落里。

  她看?那后脑勺都能认出来,又惊又喜,忍不住叫道:“山光远?!你不是?应该还在海上吗?什?么时候到的!”

  山光远回头,言昳跳过台阶,小跑几步蹦跶过来,拳头锤在他肩膀上:“山光远!你骗我!”

  山光远忍不住伸手包住她拳头,笑道:“是?送信的慢了吧,我昨儿深夜到的,一?路都顺风顺水。”

  言昳靠着他站着,看?那些奴仆搬动的盆栽,道:“干嘛,还给我送礼贿赂吗?我可不吃这套。而且你哪怕不送礼,难不成还没有你的枕席吗?”

  山光远看?奴仆来往,皱眉叫她说?话小点声。

  言昳笑起来,她心里想说?真好,但嘴巴上却说?不出来,只?是?晃了晃胳膊,把两人牵着的手荡高?了几分。

  山光远引她走过回廊,到某处雕花轩窗后头,推开窗扇,道:“你看?。”

  言昳往外?看?,忽然有点恍惚。

  因为这院落中盆景的风格、摆放的位置,都与他俩前世婚后住着的府邸几乎相同?。以前她的书房外?头,就?能看?到这样几支松柏舒展的树杈。

  一?瞬间?好像她从来没有重生过,她就?一?直过得这么顺风顺水的,两辈子衔接在了一?起。

  她有些讶然的看?着他。

  山光远靠着窗子,轻声道:“感觉像是?什?么都变了,又都没变一?样,对?不对?。”

  言昳将胳膊放在窗沿,托腮道:“还是?变了的,比如你今天可以不用去东院睡,我也允许你跟我一?起吃饭。”她说?完又吃吃的笑,手顺手搭在他腰上。

  山光远忍不住将她手拿下来,把自己的胳膊搭在她腰上。

  言昳扁嘴:“小气鬼。”

  山光远低头看?她,眼底仿佛只?有她的眉眼:“想骑马出去玩吗?府里估计还要搬动好一?阵子,太乱了。”

  言昳抬起手,欢喜道:“可以吃梅子排骨吗?”

  山光远:“只?要你别吃完又跟我哀嚎说?吃太多了会胖。”

  言昳比出小拇指:“就?吃一?点点,尝个味儿。走吧走吧。”

  俩人跟两个要去春游的小朋友似的走到后头的马厩,奴仆虽然牵出了两匹马,山光远却道:“一?匹就?够。”

  言昳瞪眼:“别吧,你别又挤出事故来。”

  山光远绷着面子,耳尖微赧,道:“没发现这个马鞍很宽敞吗?是?洋人双骑用的马鞍,走吧。”

  言昳想了想,还是?撑着他肩膀手臂翻身上马。

  山光远登上马来,道:“还好吧。”

  言昳觉得太宽敞,又有点……没那意思了。她故意往后坐了点,仰在他怀里:“还成。”

  山光远喜欢她的腰肢身体,被困在他手臂间?的样子,也喜欢她在马背上见到什?么风景都吱吱喳喳的聒噪。

  轻竹正在前门命奴仆拾掇着东西,就?瞧见一?匹枣红色骏马从门前奔驰而过,春花烂漫被风吹落,骏马上传来言昳欢笑与叫嚷的声音,她抬起手臂对?轻竹喊道:

  “我们出去玩了!轻竹,府里就?交给你了!”

  轻竹还没来得及叹气,就?瞧见山光远笑的眼底泛光,眉头舒展,揽住她乱舞的胳膊,马匹疾奔向金陵城中去了。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

  番外还会陆陆续续更新,可能歇息个一两天就会开始更,估计一周最起码还是会更新个两万字左右。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订阅,我好激动呀!现在也还不是结束,大家番外见啦~!

  下一本估计要好好存稿+修订之后才会开始连载。目前专栏内放出文案的两本都有可能会写!

  之前十八章左右的时候放过《海王之家,女人的衣柜》的文案。估计最终不能用这个标题,因为不能有海王俩字,所以到时候还会改名,大家可以先收着。

  《女王病》则是陈年老梗,一直没写,估计会很短,三十万字左右~文案如下,感兴趣的也可以收一下!

  *

  张狂跋扈反矫达人影后 × 高端茶艺温柔天才音乐家

  *

  宫新月作为影后,嚣张跋扈,人美毒舌

  六年前,宫新月高调嫁给尚氏总裁,宣布息影,大家说她成功上位了。

  六年后,宫新月低调参与某唱跳综艺,笑称离婚,大家说她惨遭抛弃了。

  而综艺的音乐导师柏峦,家世雄厚人却低调温柔,作为专业指挥家,第一次参加综艺。

  各姐姐跑调破音,他高情商的替人打圆场;

  宫新月一曲惊人,他冷淡说“还不够好”。

  综艺里,宫新月跟在小她八岁的柏峦身后,问他:“小老师,你看我这么唱行不行?”

  综艺播出,有人扒出多年前宫新月某部电影花絮

  宫新月为了饰演歌剧家,去音乐学院补课,教她的是一位天才学生

  模糊的花絮画面里,她追着青涩的柏峦喊:“小老师,你看我这样唱行不行?”

  小老师红了耳朵:“……还不够好。”

  综艺大火,柏峦收获粉丝无数,某日深夜被人扒出小号

  多年来只关注宫新月一人,从白日彩虹屁到深夜小作文,羞耻追星路扒了个底朝天

  同一个深夜,尚氏总裁愤而发文称:是宫新月抛弃了他!

  柏峦第二天一打开热搜:

  “柏峦 男小三”

  他气笑了,小号晒出曾宫新月送他的手链

  配文:“不关姐姐的事,是我八年前开始的喜欢。都怪我。”

  【!雷点警告!】

  女主35,男主27,女非男c

  *

  男主多年暗恋成正果,男二追妻不成火葬场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