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它和谐词过分多[穿书] 第89节

作者:日日复日日字数:42万更新时间:2021-06-10 21:03:34

  宴月亭忽然明白了她那时候为什么会躲着自己了,“我吓到你了?”

  褚珀抿抿唇,犹豫片刻,“我从未担负过别人这么重的情感,我觉得自己回馈不了,所以当时确实被吓到了,第一反应便想要退缩、回避,若不是……”

  她以前看电视剧,里面的男女主角大多总要经历过生死,尝过失去的滋味后,才能看透自己的感情,才能拾起勇气,她总觉得俗套。

  没想到自己也落入到了俗套中。

  “我是不是太不勇敢了?”

  宴月亭定定盯着她,细碎的吻落在她的眼角,鼻尖,在唇上流连,“如果你不勇敢的话,在流风崖上第一次醒来时,就会逃跑了吧。”

  她当时满脑子是想逃的,褚珀目光闪烁。

  宴月亭看出她的想法,实在没忍住笑,“哪有人像你那样逃跑的?以进为退?”

  褚珀无辜地看着他,宴月亭便垂下眸,抚摸上她的右眼,慢条斯理道:“如果我是你,屹峰亲传弟子,背后有元婴圆满的师父撑腰,手握御使铃,勾星的刀气深入我经脉,知道我最致命的秘密,还知道后续剧情进展,能从旁白听到我的心声,这些已经足够杀死当时的我了。”

  褚珀一脸“你少忽悠老子”的表情:“……你有主角光环,跟主角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我当时若是要杀你,肯定会被你反杀。”

  “你能出现在这里,说明了天道并不能完全掌控书中的剧情进展,否则原主便应该按照剧情,在对的时间点上死亡,而不应该提前死去,这一个错位,便能牵动后续无穷的变数。”宴月亭含着笑,“你不需要亲自动手杀我,只需利用你知道的一切,剥夺我的主角光环,将我推入死局……”

  褚珀整个人都迷惑了,他们是怎么开始的这个“我杀我自己”的话题?而且,你为什么还越说越起劲了?!

  她忍无可忍地伸手捂住宴月亭的嘴,在他吐出什么血腥暴力的词汇前,说道:“我不干,那我还是选择恋爱通关。”

  宴月亭愉悦地笑了一声,“谢过小师姐不杀之恩。”他呼出的热气拂在她手心里,褚珀又想起了他眼神迷离地含住自己手指的画面,脸上不由一红。

  褚珀使劲收回手,在自己裙摆上蹭了蹭,“你能不能收敛点,不要动不动就勾引我!”

  宴月亭歪了下头,无辜地眨眼睛。

  褚珀:“……”她忍不住踮起脚亲了他一口。

  宴月亭按住她后颈,想要加深这个吻。旁边传来一声鹤鸣,鹤十九扭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褚珀一把推开宴月亭,捂着脸不再去看他。

  宴月亭:灵石白给了。

  扁舟落到湖上,行进一段距离后,便不能再往前了,叶镜湖的天衍宫可不是什么人都进得去的,这里的“什么人”特指宴月亭。

  褚珀随着鹤十九去了中心岛上的天衍宫,与人间阔别十年,似乎格外漫长,又似乎只在弹指一挥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好像就与十年前的黄昏没什么两样,她在法会中和宴月亭腻歪一天,然后在余晖遍天的时候坐上仙鹤回去,去傅常思的天池报个到,再听一听傅乐谦的唠叨。

  对于闺女刚回家,便要嫁出去,老傅两兄弟表示很忧伤,可能他们这辈子都享受不到养女儿的快乐了吧。

  仙盟在开展法会的同时,也在筹备她与宴月亭的道侣大典。仙盟盟主女儿要与魔君联姻,这个消息在修真界引发了极大的讨论热度,以至于众人这次对法会的关注度都少了许多。

  宴月亭收拢苍云淮三州,彻底掌控雾障山以西后,修真界的仙门委实忧虑了一阵子,尤其靠近雾障山的门派,几乎三天两头向仙盟传讯,请求各仙门在雾障山做好备战准备。

  修真界这边警惕了许久,结果雾障山对面的魔修搞民生、搞建设,搞得如火如荼,几年间把那片百乱之地搞得有声有色,人家一点也不稀罕入侵修真界。

  这回再一联姻,修真界这头更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比起仙魔大战,生灵涂炭,大家还是更希望能安安稳稳地好好修炼追寻大道。

  这一次,她的那些旧朋友全都到齐了,顾如霜抱着她哭了一盏茶的时间,骂她没良心,她和楚风竟然是最后知道她还活着的人。

  然后因为霜师妹太过明显的表现,导致温竹影也认出了她,温竹影仔细看了她许久,有些遗憾道:“若早知灯会上一别,便如隔世,我定会与你多说几句话。”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留下来她。

  褚珀笑了笑,“现在也可以说呀。”

  温竹影嘴巴张了张,好半天后,忽而微微一笑,“那时候的心绪如何,连我自己都说不明白了。”

  法会期间,褚珀又一次半夜溜出天衍宫,跑去琼花岛旁的水榭和人私会。

  宴月亭揉着她的手指:“岱山身侧有一座小山峦,是座无名山,山上有座三人的小门派,叫做两仪门,我买下了两仪门。”

  “从那里可以看到屹峰山巅。”宴月亭轻声道,“抱歉,小师姐……”

  “不要道歉,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褚珀抬手捏了一把他的脸,“说起来,你是不是该换个称呼了?”

  宴月亭眸光微动,“珀珀?”

  褚珀满意地嗯一声,“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

  然后褚珀就不知道这句问话的哪个点戳中了鼍龙的兴奋点,被他按在塌上,哭哭啼啼地从宴月亭,宴白,清曜,一路喊到阿宴,相公,再喊到臭鳄鱼。

  道侣大典前三天,魔都的迎亲队伍到了叶镜湖境内,之前端坐在最前方那只赤鸟身上的人,一直都是宴月亭的分丨身。到了这里,他终于被赶出来,安安分分地按照典礼的规程接亲。

  褚珀在屋内试喜服,桌面摆着一套精致的首饰,她只是伸手碰了碰,便能感觉到上面属于宴月亭的气息。

  不擅长炼器的人,为她炼制了一整套的头面首饰,就连嫁衣上都满是他的气息,褚珀摸着袖口上繁复的暗纹,实在无法想象,堂堂魔君下班后,都在殿中为她绣嫁衣的样子。

  大概是她的脑补实在离谱,旁白塞了一副画面到她脑海里。

  宴月亭皱眉盯着那一大幅嫁衣图样,挥手将图样悬在半空,丝线在灵力的引导下一点点成型。

  【这是他静心的方式。】

  褚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勾唇笑起来。

  她在心里问道:“如果完结了,你还会在吗?”

  旁白没有吭声。

  道侣大典那日,褚珀在万千修士的见证下,结下同心契,被宴月亭牵上鸾车。

  鸾车腾空而起,幕帘垂下,宴月亭偏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我无数次地想象过,你为我穿上嫁衣的样子。”

  “那我现在,是你期待中的样子吗?”

  宴月亭眼中神色已道明一切。

  (正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