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兄 第81节

作者:程十七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6-10 21:02:19

  “分送各地?”孙荣贵愣住了,“广告天下吗?”

  进御药房之前,他已学医多年。知道很多人家,尤其是老字号,秘方不愿外传,只留给子孙后代做传家宝。

  湘城许家献上青囊方时,他还想着是为了名利,毕竟这么一来,许家直接做了御药供奉。用一个药方换御药供奉的资格,并不亏。

  可是,娘娘说想广告天下,他有些愣怔。

  许长安抬眸看了他一眼:“怎么?不妥吗?”

  治病救人的良方,本就该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孙荣贵拱一拱手,觉得他有必要认真解释一下:“娘娘,其实御药房制这么多药,主要是服务皇家,啊,有时也给军营供药。不过军营那边的伤药,大多数时候,都是由供奉御药的人家提供的。很多宫廷秘方,都不能外传。当然了,这青囊方是娘娘家里献上的,自然与别的不同,而且是针对疫症,广告天下,想来也没什么不妥……”

  许长安睫羽低垂,心思极其复杂。这里有最好的制药师,有各种救人良方,有丰富的珍稀药材,但倾众人之力,制成的各种灵药,只提供给皇宫中很少的一部分人。

  其实完全可以造福更多人的啊。

  “娘娘?”见娘娘正在出神,孙荣贵心下不安,疑心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连忙又道,“啊,臣胡说八道,娘娘莫怪。”

  许长安回过神,冲他笑着摇一摇头:“没有怪你,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她心想,或许关于这一点,也可以跟沈翊谈一谈。

  孙荣贵悄然松一口气,很快又提起正事:“娘娘,咱们接下来制保心丸怎么样?”

  “好。”

  ……

  御药房中午提供午饭,是由御膳房的大厨做的,味道还颇不错。

  不过许长安并不与这些同仁一道用餐。

  ——刚进御药房的第一天,她在御药房用膳,遭到了皇帝和文元的反对。自那之后,她就一日三餐都在永华宫了。

  午间看见皇帝,许长安也不多话,只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殷勤布菜,比对文元还要热情一些。

  皇帝眉目舒展,心情大好,黑漆漆的眸子里不自觉漾起笑意。

  他轻声问:“怎么这样高兴?”

  许长安莞尔一笑:“等晚间回来,我跟你说。”

  这事儿一时半会不好说。

  皇帝“哦”了一声,笑意微敛。她提醒了他,接下来会有两个时辰看不见她。

  文元则抬起头,好奇地问:“娘要说什么呀?”

  许长安一笑,随口道:“说我们文元更乖了。”

  文元抿了抿唇,很认真道:“娘在笑我。”

  他可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岂是随便一句话就能糊弄的?

  许长安意识到错处,立刻正色道:“娘不笑你,是御药房新制成了一味药,还有旁的事情,详细说来比较麻烦,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停顿了一下:“不过我们文元真的是更乖了。”

  文元耳根微红,轻轻“嗯”了一声。

  看儿子这个模样,许长安忍不住笑了。

  ——

  到得晚间,文元睡去后,皇帝才问妻子:“你白天想跟我说什么?”

  两人都只穿着寝衣,坐在床沿上。

  严格说来,这并不是一个说严肃话题的好时机。

  许长安神色认真:“沈翊,御药房根据青囊方,制成了青囊丸。”

  对青囊方,皇帝有所耳闻。他双眉轻扬:“好事,难怪你高兴。”

  “我想把青囊方分送各地,广告天下。”许长安继续说道。

  皇帝笑一笑,颔首:“行。”他甚至还补充一句:“可以利用邸报。”

  这种治病良方,自是应该天下皆知。

  许长安忖度着道:“其实不止青囊方,一些治病救人的宫廷秘药,我觉得也可以让更多人知晓。皇家受天下人供养,本就该造福百姓,不是吗?”

  她认为这个道理并没有错,可说这话时,依然有些忐忑。因为在世人眼中,皇家高高在上,受天下供养理所应当。

  皇帝唇角微勾:“言之有理。”

  他是天子,幼时就学过仁政思想,只不过先时不曾注意到御药房这等小事罢了。

  第79章 孕事 文元要做哥哥了

  长安的建议, 有利无弊。他又焉有不允之理?

  因此皇帝很快点头:“可以。”

  见他并无丝毫不悦,许长安不禁展颜一笑,随口说道:“那我就替百姓谢谢你啦。”

  她话音刚落, 皇帝手上突然用力, 一把将她扯进怀中,语气暧昧:“你打算怎么谢?”

  说话之际, 他呼吸就在她耳畔,带起一阵麻痒。许长安缩了缩身子, 脸上腾地生出红晕:“别闹别闹, 我话还没说完呢。”

  她笑着从他怀里挣出, 理了理微乱的秀发, 微微一笑,风致嫣然:“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嗯?”皇帝眸光微黯, 抬手将她脸颊的发丝别到耳后,“你说。”

  她近来忙碌,他们也的确少有机会交心详谈。

  许长安抬眸, 凝视着皇帝,很认真地问:“沈翊, 我经常去御药房, 你有没有不高兴?”

  皇帝神色微顿, 郑重表态:“你放心, 我答应过你, 不会阻止。”

  他肯定是不希望她将大部分心神都放在御药房, 但他有言在先, 也不会横加干涉。

  许长安轻笑,拉过他的手,低头摩挲他的手指, 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不会阻止啊,我只是希望你不会因此而不开心。”

  皇帝心想,还好,没彻底忽略他。他眼神略动了一动,故意轻哼了一声:“也没有不开心。”

  就是偶尔感到失落。

  “我从小当男子养大,有记忆开始,就在学医认药了。如果我是男子,那么我顺顺当当继承金药堂。可因为我是女子,平白生出许多波折来……”

  时隔数年,许长安已能平静地回忆那段旧事。可能时过境迁,心境也有了不小的变化。

  她笑了一笑:“我曾经也不止一次问我自己,真的比男子差吗?”

  皇帝捕捉到她眼底的怅惘,脱口而出:“不差。”

  他反握住她的手,异常诚恳:“长安,你不比任何人差。”他试着用事实来佐证自己的话:“你把金药堂打理得很好,又在时疫期间,有大义举,还做到御药供奉,已经强过这世上不少男子了。”

  “我算是幸运,能自小学医,有不输于男儿的志向,也能一直学下去。可这世上,像我这般幸运的,又能有几人呢?”许长安幽幽叹息,一双眼睛却越发璀璨。

  皇帝心神微震:“长安……”

  许长安笑一笑,继续说道:“我曾经遗憾自己不是男子,可我现在更想为女子做点什么。”

  她做过男子,也做过女子,拥有过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自然更明白女子的不易。

  圣人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先前她身份低微,只能顾好自己。现在站得高了一点,她也想做得更多一些。

  皇帝沉默良久,伸臂将她拥入怀中,轻轻“嗯”了一声,又道:“想做什么,就去做。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长安,我们是夫妻。”

  他的最后一句话,说的缓慢而郑重。

  许长安唇角微勾,抬头在他下巴亲了一下,小声道:“对,我们是夫妻。”

  虽然没能招他入赘,但他现在确实不干涉她的行为,也算是个听话的夫君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咯咯而笑。

  被她亲了一下,皇帝正要亲回去,却见她眉眼弯弯,笑得脸颊红彤彤的,不禁出声询问:“笑什么?”

  许长安不答,只低头抱住了他的腰:“不笑什么,就是突然好喜欢你。”

  皇帝长眉一挑,对这个答案颇为满意。他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语气渐渐危险起来:“那就……让你更喜欢一点。”

  床幔渐渐垂了下来,只能听到隐约的一些声响。

  青囊方与青囊丸的公开,让人们对湘城许家以及这位皇后娘娘,有了更多的了解。

  先时人们只知皇帝受伤失忆之际,曾入赘许家。提起这位许娘娘,都觉得是幸运之人。

  但此事一出,再想到她时,就意识到她所拥有的不仅仅是幸运这么简单。精通医药,妙手仁心。以女子之身打理家业,做到御药供奉,还同御药房的制药师们一起,制成灵药。

  到秋天,时疫高发,青囊方和青囊丸派上大用场。往年会蔓延数月的疫症很快制止。开始有人称这青囊丸为“娘娘药”。

  许长安得知此事,轻轻摇头:“青囊是出自医药典籍,怎么能叫娘娘药?”

  她心想,这不是不伦不类吗?

  孙荣贵嘿嘿一笑:“娘娘,老百姓爱这么叫,就随他们去。娘娘可比青囊容易记多了。大家这是感念娘娘恩德呢。”

  不只是青囊方,还有其他宫廷秘药,不知救下多少人性命。

  许长安笑笑,不再理会此事。

  这半年以来,御药房对外公布的宫廷秘方不少。专治心疾的麝香保心丸,历经数月才制成,制药过程极其不易,但药效奇佳,据说在民间被称作菩萨丸。

  恐怕也不能一一纠正过来了。

  孙荣贵暗想,娘娘可能自己不知道,她在民间的声望可不低。

  本朝皇后俸禄极高,许长安又领了御药房女官的月银。这样下来,属于她的银钱更多,何况还有金药堂那边。然而她需要花钱的地方极少。

  “我想帮着建女学堂。”许长安同皇帝商量,“当然,我不用你的钱,就是同你商量一下。”

  皇帝唇角微扬:“没说不让你用我的钱。”

  许长安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认真跟你说呢。你还记不记得咱们那次去慈幼局?那里都是被丢弃的孤儿,除了极少数的男婴外,大部分都是女童。男童稍大一点,会被领养。而女童,更多是去做童养媳,或是去大户人家做丫鬟……”

  皇帝眼帘低垂,他自然知道慈幼局,他身边的一些暗卫、暗探,就是出自那里。

  “也不仅仅是慈幼局,我其实是想给女子一个学本事的地方和机会。”

  她或许做不了什么,但能拉一把是一把,能帮一点是一点。她希望这世间女子,不仅仅是相夫教子,这一种人生。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