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兄 第79节

作者:程十七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6-10 21:02:19

  在湘城老家,许长安挂念的,除了父亲,还有寄住在许家的表妹陈茵茵。

  陈茵茵两年前由县令朱大人做媒,与同在湘城的魏焕订亲,本来已拟定了婚期。可惜魏夫人因病离世,魏焕需守孝三年,因此这婚事就耽搁了下来。

  许长安原本以为,父亲这次进京,会带她一起的。

  “没有。”许敬业摇头,“没让她过来。铺子里的事儿得有人照看,我就让她先管着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他没说,他害怕皇帝报复,想着少来一个是一个。

  许长安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一点头:“嗯。”

  她是没想到,父亲会暂时放手交给表妹打理。表妹这两年学管家之余,也跟着学一点医药,称不上精通,只能算是略通药理。不过,肯定是比父亲许敬业要强很多的。

  金药堂早已走上正轨,有姜师傅、张大夫等人帮忙,表妹只要不胡乱行事,维持下去,并不太难。

  京城金药堂这边,小五青黛等人,早就在等候了。

  ——先时许敬业进宫,宋妈妈等人则辗转到了金药堂。

  和上次一样,小五再次将账本呈给少东家看,又主动说起药铺里近日情况。

  少东家信任他,他决不能辜负少东家的信赖。

  许长安看后,并未多说什么,她想起另一件事:“小五,如今宋妈妈进京了,你们那件事是不是该同她说了?”

  一旁的皇帝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知是何事。

  小五脸胀得通红,他搔了搔头:“说的是,今天就说。”他兴奋之余,又有些许不安:“我就怕,就怕她不答应。”

  “大丈夫做事,何必畏首畏尾?”许长安轻笑,“成与不成,总得说明白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小五近两年成长很快,除了家里差点,没什么毛病。以她对宋妈妈的了解,这件事成功的几率很大。

  小五郑重点一点头,握紧拳头:“好!”

  他施礼离去,皇帝则站在许长安身后,佯作无意:“你们说的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这个小五,可是长安的心腹,跟随她好几年了。

  许长安瞥了皇帝一眼,见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很好奇”,她不由地失笑,也不瞒他:“是小五和青黛的事情啊。”

  “哦,是这个啊。”皇帝眉梢轻挑,“你说过。”

  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

  刚听小五说,想要娶青黛,宋妈妈吓了一跳。她才进京,舟车劳顿,这还没歇好呢,就有人说要娶她女儿?唬得她连忙将女儿叫到跟前,细细询问。

  得知两人彼此有意,并无越礼之举,宋妈妈松一口气,轻咳一声:“小姐怎么说?”

  做下人的,到底还是不能由着性子来。

  小五笑笑:“少东家让问您的意思。”

  宋妈妈心想,这就是不反对了。她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不过也得按着规矩来。”

  还在湘城时,她对小五印象就不错。如今小五帮忙打理金药堂,前途不可限量,她心中更是满意。

  小五喜不自胜:“宋妈妈放心,我绝对不会委屈了她。”

  宋妈妈心里越发的欢喜,面对着未来女婿,不由地端了几分架子:“小姐说问我的意思,那我的意思就是,你去请个媒人,总不能说你们是私定终身,传出去多不好听……还有啊,这事儿定下来以后,你们就得避嫌,不能老见面……”

  寻常情况下,下人之间并没有这许多规矩,都是主子指配,就算一家人了。但是小姐允他们自定,宋妈妈颇为自得,怕人说闲话,又想拿一拿乔。

  小五倒不以为意,喜滋滋应了,还认真思考:“您觉得,老秦师傅做媒怎么样?”

  “老秦是哪个?制药的大师傅?你要是能请动他也行啊。”

  ……

  事情定下来时,许长安这边刚安顿好父亲。

  小五眉飞色舞同她说起这好消息:“少东家,成了成了!宋妈妈答应了!”

  许长安笑笑:“那就恭喜你们了。”

  “可惜有一点。”小五心下遗憾,“宋妈妈说,成婚之前,得避嫌,不能见面。我打算以后每晚歇在铺子里,尽量不往后院去。”

  他既然答应了宋妈妈,肯定要认真去做。不然万一宋妈妈生气,反悔了怎么办?

  许长安眉眼弯弯,只轻轻“唔”了一声。

  她当年收留小五时,可没想到他会和青黛走到一起。

  在回宫的马车里,许长安想起青黛和小五,感慨良多,同皇帝说道:“咦,按宋妈妈说的,大典之前,我们是不是也要避嫌啊?”

  说这话时,她望着皇帝,清亮的眸子里蕴满了笑意。

  皇帝直接将她拉进怀中:“这不一样,咱们早就是夫妻了,还避什么嫌?”

  反正天下人皆知,他们五年前就成婚了,也就是缺个典礼而已。

  许长安没有反驳他,只是笑了一笑。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就到了二月下旬。

  二月二十二,许长安就没再去御药房,提前将各个流程熟悉了一遍。

  她毕竟没经过这样的大事,多少有点紧张。

  郑太后温声道:“不用害怕,真有记不清的地方,司礼官自会提醒你。”

  许长安闻言,果真不那么紧张了,她冲太后笑笑:“多谢母后了。”

  郑太后性情温柔,待人和善。她对郑太后也不自觉地生出亲近之意。因此,两人相处甚是融洽,她也早早改了口。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郑太后摆一摆手,“母后也是这么过来的。”

  只是那次的主角是她和先帝,现在要换成她的儿子儿媳。

  第77章 大婚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二月二十三日。

  一大早, 许长安就起床了。

  往日她装扮简单,由宫人帮忙梳个发髻,穿上一身女官服饰就行。

  而这一天, 则是由四个宫女帮她梳妆打扮, 又为她穿上华丽繁复的凤袍,戴上九龙四凤冠。

  她容貌不俗, 如今盛装之下,更增丽色。

  身边为她梳妆的宫女忍不住低声夸赞:“娘娘真好看, 九天玄女不过如此。”

  许长安笑一笑, 算是回应, 心里却难免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惘。

  她少年时期, 只想过招赘,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这天下最尊贵的女子。

  不过她显然没有太多的时间感慨。梳妆罢, 她就在引礼官的引导下,走出内殿,根据提醒, 一步一步完成皇后受册礼仪式。

  如同郑太后所言,无须她操心太多, 在司礼官的提示下, 走流程罢了。

  唯一比较辛苦的是, 这凤袍和凤冠委实沉重, 难怪只在重要的场合穿戴。

  “请娘娘移驾奉先殿。”

  许长安知道, 这是要同皇帝一起祭拜先祖。毕竟封后这种大事, 必须得告知祖先。

  皇帝原本是等她近前, 看她走路之际,分外小心,干脆走到她身边, 携了她的手,低声安抚:“不要紧张,我在。”

  许长安直视着前方,小声回答:“我没有紧张,是冠子太沉了。”

  皇帝一怔,继而轻笑:“先忍一忍,快好了。”

  这凤冠天下只有皇后能戴,是多少女子求之不得的。而她的真实感受居然是太沉了。

  两人跪在沈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前,根据司礼官的提醒,行三拜大礼。

  昨日已祭天,今日受封又祭祖,如此算是真正礼成。

  皇帝心里有一瞬间的恍惚,他伸手扶起身侧的许长安,轻声说道:“长安,你我百年之后,也会在这里,受后世香火。”

  他们生同衾,死同穴。

  许长安只轻轻“嗯”了一声。

  想到多年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她竟然有些许的茫然。

  两人一道接受朝拜,礼部所拟定的封后大典流程算是正式结束。

  但对皇帝而言,接下来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

  他同许长安一起回到内殿,早有女官迎了上来,捧上一份肉食。

  许长安微讶:“大典不是结束了吗?”

  封后大典的流程,她细细看过的,不记得有这一出。

  女官微微含笑:“回娘娘,这是同牢合卺礼,是皇上特意吩咐的。”

  许长安下意识看向皇帝,后者神色如常:“寻常夫妻有的,咱们也要有。”

  他说的格外认真,许长安愣怔了一下,继而轻笑,想起她先前说的,再简单该有的还是会有。她抿一抿唇,心想,他对寻常夫妻这一点,是真的格外在意啊。

  当然,这点小固执,并不惹人厌。

  轻轻点一点头,她也不多话,在宫女端过来的铜盆里净手后,与皇帝分食那一份肉。

  还没等尝出什么滋味,就要喝合卺酒了。

  两个一模一样的青玉杯被一根红丝系在一起,分别交到两人手中。他们手臂交缠,低头饮酒。

  这酒后劲儿不大,带一些甘甜,一杯酒下肚,只觉口齿留香。

  说来也奇怪,明明这酒和其他的酒也没什么不同。可这种特殊的方式,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心跳加速。

  女官带领宫女退下,许长安脸颊微红,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好奇地问:“你还准备了什么啊?”

  皇帝唇角微翘,若无其事道:“你不妨自己找一找?”

  他说的平淡,可眸中却隐含期冀。他希望她准备的,她能够喜欢。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