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兄 第75节

作者:程十七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6-10 21:02:19

  有福微惊,但还是应道:“是。”

  苏太傅年前上了折子告老,皇帝也准了。只是他旧疾未愈,不宜奔波,因此还在太傅府,尚未返乡。

  听说皇帝来了,苏太傅眼皮狠狠一跳,立刻生出一个可怕的猜测:难道皇上后悔了,不愿留他性命了?

  参拜皇帝时,苏太傅两腿打颤,咳嗽不止。

  “平身吧。”

  “皇上,老臣并非要赖在京中,实在是病……咳咳……”

  皇帝摆一摆手:“朕不是来驱逐你的,只是来提醒一下,苏爱卿忘了一件事情。”

  苏太傅不解,抬眸看向皇帝,见其脸上并无多少血色,更看不出太多表情。他只能小心说道:“忘了一件事?老臣不知,还请皇上明示。”

  “还乡之前,不该就当年湘城之事详细地写个折子吗?”

  苏太傅一怔:“这……”

  皇帝眉梢轻挑:“嗯?”

  “是。”苏太傅心中暗叹一声,有些意外。不过比他原本以为的要好很多。

  皇帝缓缓吩咐:“去让人准备笔墨纸砚。”

  苏太傅仍在病中,可一提起笔,就立刻精神起来。短短一刻钟的光景,就将奏折写好,面呈皇帝。

  然而皇帝匆匆浏览一遍,皱眉:“苏太傅不必为朕文饰,直接就写,朕当年记忆全无,曾入赘许家……”

  苏太傅双目圆睁,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皇上请三思啊。”

  皇帝只抬了抬眼皮:“入赘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何况还是失忆之时所为。”

  第72章 入赘 让她心安

  见皇帝态度坚决, 苏太傅也不好再坚持反对,只得重新提起笔,犹豫再犹豫, 才勉强写下了新的奏折。

  这一次, 根据皇帝的暗示,说当年皇上入赘许家, 不过到底还是隐去了入赘不成被打这一点细节。

  好在皇帝倒还满意,慢条斯理说上一句:“苏爱卿辛苦了, 好好将养吧。”随后起身离去。

  皇帝一行人刚走, 苏太傅就重重叹一口气。其实他有一点点不太理解。皇上要认回皇嗣, 重提当年旧事并不奇怪。可既然皇上并没能正式入赘, 说成是娶妻不也可以吗?为了天家颜面,适当地修饰一下, 有何不可?难道许家小门小户还敢跟天子相争?

  算了,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反正皇帝没计较他的罪过, 他又已经告老,索性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

  许长安醒过来, 已是辰时了。

  匆匆洗漱完毕, 文元就在年长宫女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母子俩一起用早膳, 许长安有点心不在焉。

  论理那金疮药应该两个时辰换一次的, 眼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可皇帝去上早朝, 也不知何时才回来, 是否来得及。

  陪文元用完早膳, 又看着他喝下药,忽听内监尖利的声音:“皇上驾到!”

  紧接着,就是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了。

  许长安站起身, 果见皇帝越走越近。

  他脸上没太多血色,但眉梢眼角隐隐有些笑意,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伤口怎么样?没再流血吧?”

  文元也仰起头问:“爹爹还痛吗?”

  皇帝抬手摸一摸儿子的脑袋,眼睛却看向许长安,微微一笑:“还好。”

  许长安指指桌案上的沙漏,轻声提醒:“距离上次换药已有两个多时辰了,该换药了。”

  “唔。”皇帝唇角微微翘起,“那就有劳娘子了。”

  因着“娘子”这个称呼,许长安脚步微顿了一下,但并没有刻意去纠正。

  她仔细查看了伤势,见有好转之兆,暗松一口气。

  重新裹好伤口,许长安轻声询问:“沈翊,御药房的人何时开始当值?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去比较合适?”

  两人把话说开,知道了他不会为难自己,压在心头的巨石被撤掉。但她并没有因此就彻底放松下来。

  听她唤他沈翊,皇帝眸中不自觉漾起笑意。然而她下一句就是询问御药房。他微怔,继而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长安,你……”

  “嗯?我怎么了?”

  皇帝心情复杂,好一会儿才续道:“你是真的喜欢医药啊。”

  许长安瞧了他一眼:“是啊,我从小就学这个,若我一直是男子……”

  皇帝伸手去掩她的口:“别,你是女子就挺好的。”

  她若是男子,他们也不会有这么多纠葛了。

  许长安心中不安,轻声试探:“你不会是反悔了,不想让我去御药房了吧?”

  如果真这样,可就麻烦了。

  “不会。”皇帝果断摇头,“我已经答应了你,又怎会反悔?只是你现下身份未明,明日之后再去也不迟。”

  许长安轻轻“嗯”了一声,暗想,一日两日倒也等得起。何况现下他伤势未愈,她不妨多照顾他一些。

  皇帝略一思忖,到底还是没把计划和盘托出,明日给她一个惊喜吧。

  ——

  次日早朝,发生了一件大事。

  登基将近一年的皇帝突然宣布,五年前他受伤之际,曾短暂失去记忆,在湘城一户姓许的人家入赘为婿。后来被带回京中,治好失忆之症,不记得那段往事,也与许家断了联系。

  而许家去岁因为药效灵验、又献药有功,进京做了御药供奉。故人重逢,皇帝又渐渐记起旧事,派人彻查,这才知道当年始末。

  已经告老的苏太傅也上书坦诚确有此事,自称是考虑天家颜面,故此隐下此事。后知晓有皇嗣流落在外,不敢再瞒,请求皇帝恕罪。

  如今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皇帝自然要遵循旧年夫妻之约,封许氏为后,立两人之子为太子。

  这封诏书一出,朝堂一片哗然。

  皇帝登基将近一年,还没选秀过,礼部官员摩拳擦掌,已做好了准备,想把差事办得漂亮一些。

  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皇后、一个太子?

  年纪老迈的秦太师只觉得有些牙疼,年前他催促皇帝充实后宫,这才刚过了年,皇帝就自称已有妻有子?

  莫不是推托之词吧?

  他深吸一口气,拱了拱手:“皇上,老臣以为,事关皇嗣,草率不得。这若真是天家血脉……”

  皇帝声音微冷:“秦太师此话何意?难道朕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认得吗?还是以为朕会有意混淆天家血脉?”

  秦太师只得说道:“臣并非此意。”

  皇帝视线微转:“封后大典就交给礼部负责。”

  他们到底没有真正拜堂,缺一次婚礼。可他说了当年入赘,又有了文元,不好再举行大婚。不过封后的仪式,可以特殊一点。

  礼部尚书匆忙应道:“臣,领旨。”他心思一转,又多问了一句:“皇上,采选秀女一事……”

  皇帝的声音淡淡的,自上方传来:“当年朕记忆全无,被许翁所救,入赘许家。入赘之际,也曾承诺过,今生今世,决不纳小。朕是天子,一言九鼎,又怎能背弃旧时盟约?”

  停顿了一下,他缓缓说道:“选秀一事,从今往后,不必再提了。”

  ——其实原本也不必强调入赘,不纳妃嫔一事,他完全可以用一生去证明。之所以特意点明不违旧约,不过是为了让她心安罢了。

  “是,臣领旨。”礼部尚书连忙应下。

  对于大部分官员来说,只要皇家有靠谱的继承人,只要不涉及外戚干政,皇帝后宫有多少女人,皇帝更宠爱哪个妃子,其实跟他们关系不大。顶多也只是那些想将女儿送往后宫的人会格外关注一些。

  早朝刚一结束,在出宫途中,就有相熟的官员低声议论起此事。

  “……是真的吗?不是说苏太傅救的吗?怎么又说是湘城许翁?”

  稍微知情一点的人小声回答:“是真的啊,你以为苏太傅才刚刚五旬年纪,为什么就匆匆辞官了?就是因为涉及欺君啊……”瞅着四下无人,他声音压得更低:“跟你说,初一那天,我夫人进宫朝拜太后,就听说太后宫中有个小殿下,三四岁年纪,模样很像……”

  “如此说来,……真的曾经入赘?”

  “入赘”两个字,冯大人说的格外艰难。时人多重颜面、男子犹甚,愿意入赘之人少之又少,甚至有人将其视为奇耻大辱。

  “应该假不了吧?谁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不过如今入赘者是皇帝,不管心里怎么想,大家口中都免不了要表示理解,并夸赞一番。

  “其实为了报恩而做人家半子,也在情理之中。”

  “是啊,身居高位还不忘旧时之约,果真重信义。”

  ……

  朝中官员一个个都是人精,涉及天子家事,他们也只是同相熟、信赖的同僚简单说几句,就迅速转了话题。

  ——

  许长安得知此事,已是将近晌午了。

  皇帝眉目间蕴着清浅的笑意:“长安,这诏书,你拿去看看吧。”

  他不想看她跪他,干脆在她面前将诏书自行打开。

  “什么?”许长安匆匆浏览,不由地暗自吃惊。

  她日前看过封后诏书,只说皇帝当年在湘城成婚有子,如今找回妻儿,该正式册立。

  而这次却是明明白白写着他曾入赘许家。

  “入赘?”许长安忍不住问,“你这又是何必?”

  她长在市井,知道很多男子不想入赘,认为此举有损颜面,更有过分者,贫贱之时不得已入赘了,依靠岳家发达以后,又大肆纳妾,甚至是逼死原配,还认为是扬眉吐气苦尽甘来。

  他是天子,怎么就公开声明曾经入赘了?就不怕有损名声吗?

  要知道她当时还曾用为了他的名声考虑而拒绝入宫。

  “这有什么?”皇帝却不甚在意,“当时我若没走,不已经入赘了吗?”他微微一笑:“总不能说我们当年没成婚,就生下了文元吧?”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