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嗣兄 第73节(1 / 2)

作者:程十七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许长安瞬间了然,遇到这种事,棺材停在自家门口,赶都赶不走。大多数都会选择赔钱了事,自认倒霉吧。

皇帝蹙眉:“行凶的人……”

“那是雇来的,被要求闹得凶一些,能见血最好。所以就……”

皇帝眉目冷然:“京师重地,还有这种事情?告诉谢临渊,他们既然想见血,就让他们见血吧。”

“是。”

回话的人刚一告退离去,皇帝转向许长安时,就又换了神色:“还有药么?”

第70章夫妻很难对他硬起心肠

许长安微怔,继而回答:“方才不是已经喝完了吗?”

“哦,喝完了啊……”皇帝略一颔首,神情如常,“那给我倒杯水吧,喝了药,口中有些涩。”

许长安心想,你刚才喝完药后立马喝了一杯水啊。但这话只是想想,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他的一些小要求。她当即斟一杯茶水,不用他提醒,直接递到他唇边。

皇帝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就着她的手缓缓饮下。

一旁的文元极其认真地问:“爹爹要不要吃蜜饯?以前我喝了药,青黛姨姨就给我蜜饯吃。”

皇帝眼神略动了一动,没说话,只抬眸含笑看向身侧的女子。

在承志的记忆里,也曾给她买过蜜饯。

见他并未拒绝,许长安忖度着多半是同意文元的提议。她想了想:“那我让人给你拿一些红枣蜜饯吧,有补血养气的功效。”

“也好,你看着来就行。”皇帝笑笑,极好说话的模样。

金药堂附近就有果脯蜜饯铺子,过年生意冷清,但也开着门。许长安吩咐一声,立刻有人买了回来。

这红枣蜜饯做起来颇为容易,将红枣去掉核,镶嵌上桂圆果肉,用姜汁、蜂蜜渍了,甘甜可口。

她托着装有蜜饯的油纸放在皇帝跟前。

可他连手也不抬,只动一动下巴。

许长安明白,这还是要喂。若在以往,她兴许会无奈、不满,但此刻看他脸色苍白,身上还能闻到金疮药的味道,她的心蓦的就软了。

喂就喂吧,多大点事儿啊?

投喂这样的小事,许长安做的格外认真,用细小的竹签扎在蜜饯上,小心递到他唇边。

皇帝平时并不爱吃太甜食,可此时大约是心情不错的缘故,连这做工粗劣的蜜饯,也觉得好吃了。

可惜才吃得五枚,许长安就停手了。

“嗯?”皇帝眉梢轻挑,“你手酸了?”

记得她体力并不是很好。

“没有啊。”许长安轻声解释,“这红枣蜜饯虽有补血的功效,可也不能多吃,一日吃上三五枚就差不多了,你要喜欢,剩下的明天再吃。”

“唔,也行。”皇帝只点一点头,其实单说这蜜饯,他也并没有多喜欢。

许长安放下蜜饯,再次净手,起身近前查看他的伤口。

敷了金疮药后,裹伤口的细布没被血渍继续洇湿,想来是药起了作用,包扎方式又得当,血暂时被止住了。

这让她略略放心一些,随即又低声问:“痛得厉害吗?”

她睫羽轻颤,脸上的担忧之色明显可见,对皇帝来说,这无异于又是一剂良药,仿佛有一根松软的羽毛飘落在他心上,带起阵阵痒意。

他笑一笑:“还能忍。”

言下之意,并非不痛,只是在忍着罢了。

许长安心内暗叹一声:“要不要再找个太医看看?”

她对于金药堂的金疮药还是有信心的,能做御药的,疗效肯定不差。但她毕竟年轻,医术比不上经验丰富的老太医们。

“回宫以后再说吧。”皇帝略一沉吟,他在金药堂受伤一事若传将开来,对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许长安皱眉:“回宫?”

见她眉心微蹙、神色不虞,皇帝心头一跳,尽量若无其事地问:“怎么了?不想回去?”

先时不是说好她愿意的么?

然而下一瞬,就听到女子担忧的声音:“你身上有伤,不宜颠簸。好不容易止了血,万一路上再流血怎么办?”

原来是这么个缘故。

先前那丝丝紧张几乎是在顷刻间散去,皇帝唇角微微翘起:“不是有你在吗?路上小心一些就是了。”

见她眼中有些许不赞同,他又出声解释:“明日就恢复早朝了,今天必须得回去。”

听他说到早朝,许长安没再出言反对。

离开之前,许长安指挥着人在马车里铺了厚厚一层软垫,小心扶着皇帝上了马车,又叮嘱车夫慢一些,再慢一些。

其实京城道路平坦,皇家马车的轮子外面有皮革包裹,内部又有减震的装置,行走之际并不会太颠簸。可许长安仍是免不了担心,毕竟皇帝有伤在身,还是因为她而受的伤。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