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死神的新生

作者:智慧小白虎字数:168万更新时间:2021-06-09 10:05:12

  神界。

  数年前的诸神黄昏一役过后,神界为新的五大神王所统治,这五大神王之中,有三位乃是兽族神祗。

  在神界新秩序建立之后,各个下界兽族通往神界的道路已被重新打开,而在新五大神王的统治下,神界以及其所有的附属位面都重新进入了正轨。

  不过,那位被神界众神所信仰的金龙神古辰,却是在大战后不久,携带着他的妻子银龙神古月娜,离开了神界。

  至于那位金龙神古辰要去哪里,去做什么,除了得到其留下的密信的十五人外,无人可知。

  神界中枢。

  原本只分布于斗罗大陆的影卫组织,在其首领死神夜无忧升入神界之后,便也发展到了神界及其各个附属位面之中。

  而影卫组织的一些高层,也都在死神夜无忧的安排下,得到了神官或是三级神祗的神位,进入神界办事。

  在这神界中枢之中,甚至有着一块区域,被分划给了影卫组织,成为了新的影卫总部。

  “大人,斗罗大陆位面这一年总计发生大型案件零件,中型案件两件,小型案件三十六件。所有的案件都在发生的三天内被派出的影卫解决,斗罗大陆位面并无异常。”在影卫总部中,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孩带着一个兔子模样的面具,单膝跪在死神夜无忧的身前,汇报道。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女孩所散发的气息,并非是影卫组织高层的三级神祗或是神官级别,而是二级神祗的境界!

  夜无忧微微点了点头,道:“虽说你的这个成绩在各大下界之中算是名列前茅的,但是,单论继承人的这个身份,你完成得还并不够好。我希望以后的案件,能够在一日内得到处理,这样一来,才能够保证那些案件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卯兔,你回去吧!”

  “是!”卯兔再次行了一礼,便干脆利落地朝着影卫总部外而去。

  望着卯兔的背影,夜无忧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自从大战结束,自己的使命完成之后,夜无忧的内心便总是会有一种不安、焦虑的情绪出现。

  夜无忧也不是没有咨询过苏白这位掌控情绪之力的神祗,但都一无所获。

  不过,这焦虑感究竟来自何方,夜无忧其实是清楚的。

  每当他进入睡眠之中,那个名为“夜殇”的男孩便会重新出现在他的眼前,而几十年前的那一场惨剧,也会重现在他的眼前。

  若非这个名为夜殇的小男孩,他的弟弟,为他挡下了夜家的追杀,恐怕他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了。

  夜无忧知道,当初发生的这一件惨剧,伴随着他修为的不断提高,已经潜移默化地成为了他的心魔。

  虽说当初在死神的七情六欲神考时,他通过了和夜殇相关的这一考,但是,他真的通过了吗?

  要不是古辰使用通讯符石,在他即将迷失自我的时候唤醒了他,恐怕,他已经死在那一次的死神传承之中了。

  这诞生于心底的心魔,便是夜无忧在死神传承之中舞弊的代价!

  “弟弟,不要!”

  夜里,夜无忧又一次从梦魇之中清醒过来,一级神祗的他,此时背上却是流淌着冷汗。

  夜无忧站起身来,照了照房间里的镜子,望着镜子中面色铁青的自己,他皱了皱眉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心魔的力量也愈发强大。

  倘若无法彻底解决心魔的话,那么他迟早有一天会在心魔之中崩溃!

  可是,他又该如何解决呢?

  不论是曾经的夜家,还是他的弟弟夜殇,皆是在数十年前烟消云散了。

  “或许,时空神王会有办法”夜无忧喃喃着,他的身旁竖立着那散发着死气的死神镰刀。

  夜无忧右手一伸,握住了那死神镰刀,而死神镰刀在他的意念之下,顺从地融入了他的身体。

  嘎吱

  夜无忧走出了自己的死神神殿,并且关上了死神神殿的宫殿大门。

  死神神力涌现,带着夜无忧的身形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消失,朝着神界中枢的方向遁去。

  此时虽是黑夜,但是神界中枢内部却仍旧灯火通明。

  不论是白天黑夜,神界中枢都不会停止运转。

  而神界中枢内的五大神王,则是在夜晚轮流值班。

  按照顺序,今夜在神界中枢内值班的神王,正是空间神王!

  在夜无忧踏入神界中枢的一瞬,空间神王便感应到了夜无忧的存在。

  柔和的银光闪动,银光笼罩住夜无忧的身体,带着夜无忧瞬间出现在了神界中枢的内部。

  在夜无忧的不远处,是一个银发男子。

  虽说所有龙族都喜爱自己的形体,不愿意化作人形,但由于神界中枢内部的建筑高度本就那么大,根本容不下龙族那庞大的身躯。

  因此,时空神王只好把自己化作人形,当然,这只是在神界中枢工作的时候罢了,一旦他离开神界中枢而前往自己的领地,那么时空神王便会在第一时间把自己变回龙族的本体。

  “死神,有什么事吗?”时空神王望着十米外的夜无忧,开口问道。

  夜无忧的双眸炯炯有神,他看着时空神王的眸子,道:“时空神王,据我所知,在你得到了古辰的神位强化卡,成就神王之位后,就拥有了随时施展时间回溯力量的能力了吧?”

  时空神王愣了愣,他点了点头,道:“是的。”

  夜无忧恳求道:“时空神王,我能否请求你,将我送回数十年前的一天。我想回到那一刻,救下他我的弟弟夜殇!”

  “将你送回过去的时间维度么?”时空神王怔了怔。

  虽说和真正的时间倒流相比,将一个人送回过去会轻松不少,但这对于时空神王而言,却仍旧是十分的困难。

  夜无忧坚定地道:“是的,时空神王。”

  时空神王开口了,只听他道:“我的确拥有着这样的能力,但是,我却无法将你完完整整地送回数十年前。”

  “什么意思?”夜无忧问道。

  时空神王说道:“如果将你送回数十年前,那么,你将失去几乎全部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的神位、你的修为以及你的肉身,都将化作过往云烟,你将重新回到数十年前你的那个弱小的躯体之中,除了记忆,什么都无法留下。死神,你愿意么?”

  失去一切么?

  夜无忧看着不远处的那个银发男子,不由得滞愣了一下。

  帮助古辰征服了神界,自己的使命已然完成,自己早已不再欠古辰什么了。

  但是,自己欠那个小男孩的,却是现在永远也还不清的。

  “失去一切又如何,不过是重新来过罢了。如果能够改变当初的历史,那么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夜无忧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认真地对着时空龙神说道。

  见夜无忧态度坚决,时空神王也是叹息一声。

  “唉,罢了。死神,你随我来吧。”

  一道银色光芒在二人身前亮起,顷刻间化作一个能够供给一人通过的银色光门,时空神王对着夜无忧说道。

  这银色光门的另一头,是时空长河。

  掌握着时空属性力量的时空神王,在突破到神王的境界之后,便也拥有了独立进入时空长河的能力。

  他甚至能够打开传送门,带着他人一同进入时空长河之中。

  望着没入银色光门的时空神王,夜无忧毫不犹豫地紧随其后,踏入这银色光门之中。

  在夜无忧进入其中后,这银色光门也随之消失了。

  时空长河之中,漫天尽是银色的星光。

  那并非是真正的星星,而是由时空之力凝聚而成的时空结晶。

  “我现在即将施法将你送回去,这个神通虽然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副作用,但是会消耗我九成九的神力。现在,你还有一次改变主意的机会。”时空神王望着夜无忧,再次开口道。

  夜无忧摇摇头,道:“不用了,施展神通吧。”

  夜无忧的眸子中,没有任何的悔意,有的只有坚定与认真。

  时空神王点了点头,他的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时空波动,时间之力在时空神王的控制下,从这时空长河之中被抽丝剥茧般剥离而出。

  “时间之力,回溯!”时空神王低喝一声,无尽的时间之力以夜无忧为中心,如同漩涡一般快速地汇聚而来。

  那浓郁的时间属性力量将夜无忧的身体所覆盖,这无尽的时间之力在空中显现出那纯粹的白色,与夜无忧那黑色的死神神装形成了对比。

  那时间之力快速地缠绕、覆盖在夜无忧的身上,将其严严实实地包裹在其中。

  从外面看,夜无忧仿佛化作了一个由时间之力包裹而出的白色大蛹,完全看不到其中的人影。

  时空神王再次低喝一声,他体内的恐怖神力瞬间离体而出,涌向那白色大蛹。

  这白色大蛹来者不拒地吞噬着时空神王的神力,速度没有任何的减缓。

  一刻钟过去,时空神王几乎所有的神力都被那白色大蛹所吞噬,只剩下一缕的神力在体内运转,稳定着他的状态。

  此时,这白色大蛹也停止了吞噬时空神王的神力,显现出微弱的白色荧光,悬浮在这时空长河之中。

  “死神,祝你好运!”时空神王默默地说道。

  与此同时,那白色大蛹瞬间爆发出无尽的光芒,逼迫着时空神王这位神王境界的强者不得不闭上了双眼。

  白色大蛹之中,夜无忧同样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发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已经脱离了他的躯体。

  再见了,神界!

  再见了,影卫!

  夜无忧同样在白光的作用上闭上了双眼,他一边默念着,一边等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时空长河之中,时空神王重新睁开了双眼,原本在他面前的那个白色大蛹已经无影无踪。

  忽然,时空神王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奇怪,神界的死神神位消失了。唉,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

  银色光门再次出现,时空神王回到了那神界之中。

  而这时空长河也重新恢复了先前的一片寂静。

  数十年前。

  午夜。

  这是一座算不上很高的山,由于这座山距离星罗帝国的都城星罗城很近,因此被命名为“星罗山”。

  山间小路上,两个身穿破旧麻布衣的男孩正光着脚丫子,在山间奔跑着,他们面色惊恐,哪怕是脚掌被磨破了,也丝毫没有停下脚步。

  就好像身后有什么大恐怖之物,在追赶着他们似的。

  但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在两个男孩的后方不到一千米处,有着二十多位身着黑色锦衣,腰间佩戴刻着“夜”字令牌的青年,正手持弯刀朝着两个男孩的方向疾奔而来。

  双方的距离正在不断地接近着。

  唰!

  就在这时,一道银光蓦然从夜空之中亮起,瞬间化作一个光点没入了那个看起来较大一些的男孩体内。

  夜无忧猛然睁开双眼,在他眼前的一切,是多么的熟悉。

  熟悉的夜空,熟悉的星罗山,熟悉的身体以及那身旁熟悉的弟弟,夜殇!

  “我回来了么”夜无忧喃喃着,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现在所拥有的身体的虚弱,仿佛轻轻地碰一下他,就能够将他打倒一般。

  和他来时的身体相比,现在的他,身体就好似蝼蚁一般的弱小不堪!

  “那两个该死的叛徒就在前面,追!”

  突然,在夜无忧和夜殇的后方,传来了一声爆喝声。

  一道道黑影闪烁而出,分别位于不同的位置,隐隐显现出将夜无忧二人包围的姿态。

  夜无忧和夜殇皆是停下了脚步,他们做出警惕的备战姿势。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这些夜家子弟中走了出来,通过其他人的表情,夜无忧可以知道这些夜家子弟是以此人马首是瞻的。

  “得罪了夜翰少爷,你们万死难辞其咎!”这个为首的夜家子弟冷笑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弯刀。

  见此,夜殇上前了一步。

  面对生死危险,夜殇竟是毫无退缩,反倒是手持紫翼天使,挡在了他的哥哥,夜无忧的身前!

  夜殇转过头,向夜无忧粲然一笑:“哥哥,不要怕。我能够保护你!”

  正当夜殇准备动手的时候,夜无忧却是蓦然踏出一步,将夜殇拦住。

  “不,这回,就让我来保护你吧!”

  夜无忧的双眸之中尽是杀意,道道死气不知何时竟从他的体内散发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嗡

  忽然,一道能量波动闪烁而过,一把闪烁着黑色纹路的镰刀蓦然出现在夜无忧的手中。

  望向手中的镰刀,夜无忧有些惊喜地道:“老伙计,没想到你竟然也跟着我过来了!”

  是的,由于夜无忧的死神镰刀与其乃是灵魂契约,因此,即便夜无忧失去了死神神位,失去了他一切的力量,但是这死神镰刀却是跟随着他的灵魂,来到了这里!

  不过,因为没有死神神位和死神神力的支撑,现在的死神镰刀是处于为封印状态的。

  但即便如此,死神镰刀所能够展现的威力,却也不弱于一个高端的准神器了!

  夜无忧紧握着死神镰刀,在他的感知中,死神镰刀就好似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死神镰刀的每一次挥动,都是在他的感知之下!

  “杀了他们!”那个领头的夜家子弟大喝一声,那二十多个夜家子弟皆是手持弯刀,朝着夜无忧和夜殇的方向杀来。

  夜殇想要动手,但却都被夜无忧拦下了。

  夜无忧望着身前的一名夜家子弟,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在那眸子深处,是无比的锋芒。

  唰!

  死神镰刀横挥而出,径直朝着这个夜家子弟的颈部劈去。

  而夜无忧却是身体向后一仰,躲开了那夜家子弟所砍出的弯刀。

  死神镰刀毫无意外地切割开了这个夜家子弟的气管,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这个夜家子弟的喉咙激射出,溅了夜无忧一身。

  而这个夜家子弟则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最终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在这个年仅十几岁的身体之中,夜无忧杀死了一个夜家子弟之后,非但没有任何的不适感,反倒是舔了舔嘴角被溅到的鲜血,眸子之中露出了更多的嗜血之意。

  狩敌人的刺客,会追逐血的滋味!

  面对于这拥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夜无忧下手毫不留情,每一镰刀挥出,都是朝着置敌人于死地而去的!

  死神镰刀每一次挥出,便有一个夜家子弟的性命消逝于世间。

  反观夜无忧,身上虽然有许多的鲜血,但没有一滴是他自己的,这些夜家子弟甚至连靠近夜无忧都做不到,便被切开了喉咙!

  短短几个呼吸的交锋,这追杀夜无忧和夜殇的二十多位夜家子弟,便有着大半交代在了夜无忧的手中。

  鲜血流淌在地面之上,十几个夜家子弟瞪圆双眼倒在那儿,看起来十分的惊悚恐怖!

  先前那个为首的夜家子弟虽然没有被夜无忧杀死,但是他的胸口却是被划开了一条致命伤口,他的心脏甚至被割开了一个口子,鲜血不断地涌出,而他也是愈发的无力。

  虽然魂宗级别的实力让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死亡,但是这等待死亡的感觉,却是更加地令人倍感煎熬!

  血腥味很快散发开来,被在场的每一个人所嗅到。

  “他他是魔鬼,是死神!”一个夜家子弟望着那一地的尸体,彻底崩溃了,他狂喊着,试图朝着反方向奔逃而去。

  但下一瞬,一把闪烁着黑色纹路的死神镰刀瞬间刺入他的心脏,那镰刀回拉,竟然将这个夜家子弟的心脏硬生生地从其体内抽出。

  夜无忧的目光中尽是血色,他低吼道:“我说过,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说着,夜无忧的身形如同影子般快速闪动着,而那死神镰刀也是被不断地挥出,刺杀着一个个夜家子弟。

  很快,仍然存活的夜家子弟便只剩下一个了。

  “我我有很多金魂币,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金魂币!”这最后的一个夜家子弟被吓得跌坐在了地上,他大声求饶着。

  夜无忧却是冷哼一声,就这么站在这个夜家子弟身前。

  这个夜家子弟见夜无忧停手了,还以为夜无忧回心转意了,他试探着道:“所以,你的选择是?”

  “呵呵,我的选择是这个!”夜无忧冷笑一声,那死神镰刀化作一道肉眼无法看清的影子,在瞬息间掠过那个夜家子弟的头颅,将其彻底劈成两半。

  这个夜家子弟在死的时候,眼中却是仍然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他完全想不到,为什么已经停手的夜无忧,最终还是杀了他。

  其实,既然来了,他早就应该做好必死的准备,不是吗?

  杀光了所有的敌人,夜无忧走向那小男孩夜殇。

  望着眼中仍然闪烁着血光的夜无忧,夜殇竟然被吓得退后了两步。

  夜无忧见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将死神镰刀重新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抬起左手,想要摸摸夜殇的脑袋,但是在半空中,他停住了。

  夜无忧用力地将左手在自己的麻布衣上蹭了蹭,蹭去了手上的血迹,然后才将手掌放在夜殇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哥哥”夜殇不再像先前那般挺身而出的勇敢的样子,他小声地喊了一声。

  夜无忧的眸子再次湿润了。

  他猛然将夜殇抱进自己的怀中,口中不断地重复着:“没事了,夜殇,追杀我们的人都已经死了!”

  夜殇轻轻地抱了抱他哥哥的身体,然后轻声道:“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夜无忧闻言,松开了手,他望向远方,道:“去武魂城,在那里,有哥哥想要等的人!”

  说着,夜无忧将那死去的夜家子弟所拥有的空间魂导器一一收起,然后朝着下山的方向而去。

  夜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乖巧地跟在夜无忧的身后。

  “夜殇”

  突然,夜无忧停了下来。

  “怎么了,哥哥?”

  夜殇同样止步,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夜无忧好像在和夜殇说话,又好像在自言自语,只听他道:“曾经,你保护了我。现在,就换哥哥我来保护你吧!”

  话音未落,夜无忧便继续朝前走着。

  此时,那闪烁着光芒的太阳已经从星罗山的东面升起,这耀人的光芒照亮了夜无忧和夜殇的面庞。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