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蛮腰 第97节

作者:袖刀字数:37万更新时间:2021-06-04 21:30:44

  她的话让陆时欢挑选的思绪中断了片刻,随后扭头看了谢浅一眼,难得正面回应了这个话题:“也许吧。”

  也许她当初对温时意真的只是年少无知的喜欢,一片赤子之心,毫无杂念。

  可对于温锦寒,陆时欢却起了每个成年人都潜在的欲.念。

  不管怎么说,在这场感情里,她付出的已经远不如温锦寒那样多了。

  能给温锦寒的也寥寥无几。

  眼看着就要分居两地了,陆时欢也想尽量弥补温锦寒一些,至少不能让他一个人付出。

  所以临行前的这一夜,陆时欢打算把自己给他。

  而且她已经做好了霸王硬上弓的打算,就不信温锦寒真的能顶住她所有的攻势。

  谢浅看她心意已决,便认真替她挑了一件黑色真丝吊带的睡裙,带蕾丝花边的,v字领口能展露出更多的春.光。

  而且这条睡裙收腰很绝,能将陆时欢那纤细的腰肢的尽善尽美的显露出来。

  陆时欢听从了谢浅的建议,将那件黑色真丝的吊带睡裙装进了口袋里,另外带了点洁面洁身的工具,忐忑不安的敲开了温锦寒的房门。

  彼时,温锦寒刚洗完澡。

  腰上裹了一条浴巾,头上顶着一条干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发。

  不时有水珠从他碎发末端滴落到胸膛,水珠沿着男人肌理间的沟.壑蜿蜒滑落,十分吸人眼球。

  陆时欢便是眼睁睁看着一滴水珠没入了温锦寒腰间的浴巾里,方才烧红脸移开了视线,越过他进屋的。

  在陆时欢去洗澡之前,她将装衣服的口袋和包放在了卧室床头柜上。

  等男人在洗手间里吹干了头发,她才去冲澡。

  然后在洗手间里折腾了一小时之久,最后才想起换洗的睡裙没拿,陷入苦恼之中。

  又磨蹭了十几分钟,陆时欢吹干了头发裹着浴巾出去了。

  推开主卧的门后,她一眼就看见了靠在床头翻着一本国外名著的温锦寒。

  卧室里只留了他那一侧床头的灯,橘色的灯光照亮的面积并不广,所以偌大的卧室里光线还是比较昏暗的。

  听到陆时欢进门的响动,温锦寒合上了手里的书,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

  顺便也关掉了床头那唯一一盏灯,让整个卧室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全程男人没看陆时欢一眼,只温声道:“今晚早点休息,你明天要在路上折腾很久,得休息好。”

  陆时欢轻嗯了一声,借着窗外翻入的一缕月色到了床畔,掀开被子躺进了被窝里。

  温锦寒习惯性的探手来抱她。

  将人搂入怀中的那一刹,男人全身僵住了,像是被触到了身体某处的开关,连大脑都停止了思考,只剩下一片空白。

  陆时欢进入被窝前已经把浴巾扔在了地上,所以当温锦寒拥抱她时,她的身体也崩成一张弓箭上的弦,心跳参差不齐,前所未有的乱象。

  “抱歉欢欢……”温锦寒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是退开,怕自己唐突了陆时欢。

  结果陆时欢却翻身抱住了他,不让他退。

  男人只好僵直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与陆时欢一起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大概三五分钟过去了,他怀里才传出沉闷却羞涩的女音:“我明天就要走了……这一走可能很久都见不着面了。”

  “锦寒哥,我很害怕,我怕时间和距离会消磨我们的感情……你就让我切身感受一下你对我到底有多爱,在我身上留下你的烙印……”

  “行吗?”

  陆时欢循循善诱着,明明自己也很紧张、害羞,却还是铁了心要把这个计划贯彻到底。

  她这般温声软语,连哄带骗,温锦寒就是钢铁练就的意志,也很难不被消磨干净。

  男人的手反复攥了好几次拳头,因为隐忍,他额头已经冒起了青筋,蒙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喉结也不知道来回翻滚了多少回,防线被一寸寸瓦解,眼看着就要彻底沦陷了。

  但好在他还留存着一丝理智,考虑到了安全方面的问题,而他家里什么安全措施都没有,所以最终他还是艰难开口,拒绝道:“……你现在是易.孕.期。”

  男人话落,陆时欢抬头吻上了他的薄唇,一阵厮.磨。

  而后她主动发起了攻势,狡黠又娇羞的轻笑了一声:“我包里有那个……”

  她声音里似有撩人的钩子,精准无误的钩住了温锦寒的心,破掉了他最后一层防线。

  陆时欢的决心他真切感受到了,对她自己买套这件事感到哭笑不得。

  也正因为此,温锦寒没有再拒绝。

  一方面是他确实和陆时欢一样,对即将面临的分离感到不安;另一方面,他以为让陆时欢一个女孩子一味地主动,实在是他这个做男朋友的过于失职。

  -

  思绪通明后,温锦寒卸下了防守,渐渐转守为攻,回应陆时欢的吻。很快,陆时欢便落了下风。

  她被他吻得思绪空白,只本能的呼吸着,圈紧他的脖颈。

  以至于温锦寒腾出手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早前准备好的戒指盒,陆时欢也不得而知。

  渐渐地,陆时欢的思绪都被温锦寒牵动着,几乎忘我,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直到温锦寒搂着她,一只手握住她的左手,有意无意的摩挲她的中指,陆时欢才察觉到她左手中指上被套上了什么东西。

  冰冰凉凉的触感,坚硬质地,尺寸大小与她手指还十分契合。

  “这是什么?”黑暗中,陆时欢挣脱了温锦寒的大手,将左手举到了眼前。

  可光线太暗,她看不清手指上到底套的是什么。

  倒是温锦寒的回答,格外清晰:“求婚戒指。”

  陆时欢心跳漏了一拍,满脸惊诧隐没在黑暗中,半晌没接话。

  只听见温锦寒接着道:“原本打算明天在车站的时候向你求婚的。”

  “这戒指买得匆忙了些,以后的婚戒,一定让你亲自挑选,选你最喜欢的。”

  他说话间,手已经又攥住了陆时欢的左手,拽到嘴边亲了亲,方才放回被子底下。

  温锦寒道:“欢欢,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一生一世被我捧在心尖上宠爱吗?”

  男人嗓音低磁,带着淡淡的哑,和尚未完全褪去的欲。

  但是这要人命的声音,便足够让陆时欢沦陷了。

  偏温锦寒还加强了攻势,呼吸在她耳畔敏.感.地.带徘徊:“戒指已经替你戴上了,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完全没有机会回答“我愿意”的陆时欢,被男人这温柔却又霸道的言辞逗得忍俊不禁。

  她翻身投入他怀中,仰头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喉结,惩罚似的:“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末了,她还是郑重的回答他:“我愿意做你的妻子,永远愿意。”

  “还有……”陆时欢顿了顿,唇瓣覆在温锦寒耳畔,柔情似水道:“谢谢你温锦寒。”

  ——谢谢……有你来爱这么差劲的我。

  (正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