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9章 全文完

作者:君子来归字数:445万更新时间:2021-06-04 10:49:36

  “只爱你一个,只对你好,你能不能原谅我一次?”

  “不要让我滚好不好?”

  陆时言的眼泪,打湿了元晴的手,也打湿了元晴的心。

  她的心,在这一刻仿佛没有那么乱了。

  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答案。

  但陆时言以前欺骗她的行为,是不能那么容易得到原谅的。

  元晴垂下小脸,软绵绵的嗓音,却能轻松制服陆时言,“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你如果还是表现出,随时都要放弃的样子,那我是绝对不会再多看你一眼的。”

  “不,我不会放弃的!”陆时言着急的表示,“你知道我这半年里,一直都在等你,我要放弃早就放弃了,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放弃!”

  “遇到困难,也不会放弃吗?”元晴软软的声音,冷静问他。

  陆时言很坚定:“不会,大不了再被你爸打断一条腿!”

  元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

  陆时言顿时就傻眼了,痴痴的看着元晴,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元晴对他笑了。

  元晴的笑容,很快就收敛起来。她对陆时言说:“花给我吧。”

  陆时言痴痴的把花,送给了元晴,愣愣问:“那我们是……”

  “不是。”元晴当即打断,“我只是看这花还挺漂亮,不想浪费掉而已。”

  这么轻易就原谅陆时言,岂不是便宜了他?

  元晴决定要对陆时言,好好观察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有多长,就看陆时言的诚意,一年两年,甚至更久都是说不定的。

  “好,好的,只要你喜欢,我天天给你送花!”陆时言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跟在元晴身后。

  ……

  一年后。

  昭昭一岁生日后,就开始会简单的发音了,偶尔也会叫把把麻麻,还有各各,虽然发音不标准,但也把盛安安和陆行厉乐坏了。

  陆行厉马上就把昭昭第一次喊自己把把的一幕,给录下来,宝贝似的锁在保险箱里。

  小宝天天一放学,就待在妹妹的婴儿床边,教导妹妹叫他哥哥,总算不负努力,妹妹喊他了一声‘各各’,让小宝傻笑了一整天。

  他们一点一滴的见证昭昭长大,录了无数的成长视频。

  就在昭昭一岁生日后不久,陆时言和元晴就大婚了。

  经过一年时间的观察,元晴终于释怀陆时言的过去,重新接纳陆时言。他们是先领证,再举行婚礼的。

  陆时言怕元晴反悔,在元晴答应和他结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马上带元晴去领证了。

  他们终于克服重重困难,如愿走到一起,日后将会长相厮守。

  这一次的婚礼,盛安安和乔雨萱都没有当元晴的伴娘。

  乔雨萱怀孕了,肚子特别明显,她爱美,说什么也不要胖胖的穿漂亮的伴娘服,会特别显出肚子。

  盛安安已经和陆行厉结婚三年,又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已经不适合当伴娘了,她把位置让给其她姐妹。

  新娘子抛捧花的时候,盛安安正坐在陆行厉身边,和陆行厉有说有笑的。她一笑,陆行厉就想亲吻她。

  哪怕结婚三年,盛安安依然被陆行厉宠得像个小孩一样,笑容无忧无虑,岁月的痕迹不曾在她脸上出现。

  她备受岁月眷顾。

  陆行厉是越来越爱她了。

  他刚低头,亲吻盛安安的脸颊时,元晴的手捧花,就落到盛安安怀里。

  盛安安一愣。

  陆行厉也顿住,然后眼风一转,凌厉的盯着台上的陆时言。

  顿时,陆时言有些毛骨悚然。

  他尴尬的干笑解释:“大哥,不好意思,抛错对象了,这次不算,这次不算。”

  盛安安都已经结婚多年了,还接到新娘子的手捧花,算怎么回事,是让她再结一次婚的意思吗?

  陆行厉把手捧花,又给抛到了台子上,陆时言立马就给接住了,交到元晴手中,让她重新再抛一次。

  这时,盛安安轻轻拉了一下,陆行厉的袖子,有话要跟他说。

  陆行厉就低垂下头,盛安安在他耳边说:“陆行厉,我怀孕了。”

  顿时,陆行厉迅速抬头看着盛安安,一脸痴呆的样子。

  盛安安有些心虚道:“我知道你一直不想让我再生孩子,可是,我们昭昭就一个人,多寂寞啊,小宝长大后,要去找小鱼的。我想要给昭昭,再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我偷偷把避孕套,戳破了。”

  盛安安越说,声音就越小,而陆行厉的呼吸声,则越重。

  他过了许久,直到周围响起祝福新人百年好合的鼓掌声,陆行厉才回过神来。他立马紧张的问盛安安:“怀孕多久了,你现在才告诉我!”

  他快要气死了!

  要不是今天是陆时言的婚礼,陆行厉这会儿就已经带盛安安去医院,做一个详尽的全身检查了。

  “一,一个月。”盛安安举起一根纤细手指,心虚道。

  “我告诉你,我必须要把孩子生下来,我不做流产的事情。”

  “当然不能流!”陆行厉声音一沉,很严肃,“流产对你的身体伤害更深!你,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说好不要再生的。”

  “我想要两个小孩。”盛安安委屈巴巴道,“我自己就是独生子女,我能理解独生子女有多寂寞,我一直很羡慕你和陆时言。你有一个弟弟,肯定从来没有无聊过。”

  这倒是。

  陆时言这个亲弟弟,确实给陆行厉带来了许多乐趣。

  木已成舟,陆行厉不可能让盛安安去打掉孩子的,他这一次只能更小心一点,好好盛安安和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九个月后,盛安安给陆行厉生了一个儿子。

  两个月后,谢怀瑾带上谢野,去到国外避难。

  半年后,中央开始加大力度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扫黑行动,一并找出名单上的人背后的保护伞。这次扫黑行动,提前部署了一年多,看得出上面下了非常大的决心。

  直到半年后,这场扫黑风波,才拉上帷幕。

  这次名单的公开,还上了全国新闻,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

  霍钰也亦然。

  他看到事情结束后,心情轻松的给小鱼削了一个苹果。

  姜淮宇关上电视,被社区的同事,叫去当义工,负责给予独居的老人帮助。

  他很享受现在每一天充满意义的生活,下班后,还能赶回家给姜糖做晚饭。

  董斯腾则自食其力的,开始在外面上班,靠微薄的工资养活自己。每天下班,董斯年都会亲自开车来接他。

  他们已经和董伟摊牌,验明血缘。

  董斯年并非董伟的亲生儿子。他是赖美宝和其他男人所生的,董伟不过接盘侠而已。董斯腾是董伟,和外面淸妇的儿子,赖美宝把孩子强行占据,假意是自己所生。

  当一切真相大白,董伟就崩溃了,病倒住院,董斯年接管了董家的一切,没有强迫董斯腾跟他一起留下来面对。

  他鼓励董斯腾在外面开始新的生活。

  他们各自,都走出了人生的阴霾,朝向更好的将来。

  (全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