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再对自己狠心一点

作者:君子来归字数:445万更新时间:2021-06-04 10:49:36

  “我不累的陆行厉,你不要总把我当成易碎的娃娃,我现在的身体已康复很多了。”盛安安道。

  “我知道,但我还是很担心。”陆行厉将盛安安拉入自己怀里,紧紧抱住,“我很害怕,你又苍白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而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安安,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无助。”

  一次就足够让陆行厉刻骨铭心了。

  盛安安心里感动,双手紧紧回抱陆行厉。

  两人稍稍温存片刻,最后在陆行厉的要求下,盛安安帮他扣上衬衫的衣扣,以及帮他打好领带。收拾行李这种粗重活,则由陆行厉自己做。

  反正,他也只带几件更换的衣服,行李从简就好。

  收拾好行李,盛安安送陆行厉出门,直到陆行厉哄她回去睡觉,她才进屋去。

  陆行厉坐凌晨两点的航班,清晨六点钟才抵达北京。

  他一下飞机,步伐未曾停下来,直接离开机场,打车去到陆时言所在的医院。通过护士找人,陆行厉来到陆时言的单独病房里。

  这小子是真的被揍得很惨。

  右脚打了石膏,脸部上也明显有淤青,一身狼狈的样子。

  因为没人照顾陆时言,陆时言又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住院了哪怕行动不方便也不肯请护工帮忙照顾自己。他就这样,穿着浑身皱巴巴的衣服,脸上胡子拉碴,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活像一个流浪汉。

  陆行厉重重的放下行李。

  ‘砰——’的一声,霎时间吵醒了陆时言。

  陆时言心情正很郁闷烦躁,这会儿被人吵醒,这位身娇肉贵的小少爷,暴脾气也上来了。一睁开眼睛,就一副杀人的表情,恨不得撕碎眼前吵醒他的人。

  真是的,不知道他好比容易才忍住疼痛给睡着过去吗?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竟敢吵醒他!

  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惊掉陆时言的下巴。

  他顿时一骨碌的从病床上坐直身体,一副严峻的样子,朝陆行厉问道:“大,大哥,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你死了没有。”陆行厉冷冷道。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陆时言干干笑道,迫于陆行厉强势的目光下,他不得不解释道:

  “我这不是不小心在路上摔断了腿,不好意思告诉你们,才打算偷偷住院的。”

  陆行厉冷哼质问他:“你是自己摔断腿,还是被人打断腿?”

  “我……”陆时言很犹豫,不想把自己被元博涛打断腿的事情,告诉陆行厉。

  一,是觉得丢人。

  二,是担心大哥要替自己报仇,从而跟元晴的父亲更加交恶。

  旋即,陆时言又觉得不对,大哥是怎么知道他住院的?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陆时言总算变聪明。他平时在陆行厉面前,总是有些笨,不如在外人面前机智。

  “元晴告诉安安的。”陆行厉也没隐瞒,如实告诉陆时言。

  闻言,陆时言顿时双目亮堂,嘴巴都裂开到脸颊了,“元晴心里果然还有我,她还知道会担心我!”

  “她是不是担心我一个人在医院里,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才通知你们的?”

  不用陆行厉回答,陆时言心里已经有数,“一定是这样的,元晴总是对我嘴硬心软。”

  陆行厉简直不想看这没出息的弟弟。

  他上前,直接给了陆时言一拳。陆时言立马灵活的躲开,这才没有给自己的伤势雪上加霜。

  陆行厉挑眉,“还挺灵活,看样元博涛没有把你打得太狠。”

  “大哥,我现在是伤者,你怎么还打人了,我可是你弟弟啊!”陆时言吓得不轻,尾音都在尖叫了。

  陆行厉可比元博涛要恐怖多了。

  “你不伤得严重一点,又怎么跟元博涛讨价还价?”陆行厉笑容诡异道。

  “啊?”陆时言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陆行厉的意思。

  他胆战心惊的问:“大哥,一定要这样吗?”

  “不然呢?”陆行厉斜睨他一眼,“你反正也挨揍了,这腿,也断了。为了不白白浪费身上这些伤势,你就再对自己狠心一点吧。”

  陆时言俊容雪白,最终还是咬咬牙,闭上眼睛道:“那就来吧!”

  狠一点就狠一点,为了元晴,他豁出去了!

  面对陆时言的决心,陆行厉似乎有些意外。他问陆时言:“你真的那么喜欢元晴?”

  “当然!”陆时言掷地有声,“为了元晴,让我做什么都行!虽然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我,但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大哥,你甭管我了,直接打我吧,千万不要对我手下留情!”

  陆行厉:“……”

  最后,在陆时言强烈要求下,陆行厉还是给痛揍了陆时言一顿。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陆时言看起来要更严重一点。

  化妆技术,可以弥补。

  但估计骗不到元博涛,那就只能委屈一下陆时言。

  把陆时言揍了个半死之后,陆行厉主动给元博涛打了个电话,:“你把我弟弟打得那么严重,虽然是他不对在先,但你是不是应该过来看他一下,他快死了。”

  元博涛闻言,不禁紧皱眉头。

  陆时言快死了?

  这么可能!

  元博涛虽然下手不轻,但他知道分寸,不会真的把陆时言打成残废。他只是想给陆时言一个教训,让陆时言不要再纠缠元晴,伤害元晴。

  这怎么人就要死了,发生什么了?

  “你们在哪个医院,我过来瞧瞧!”元博涛到底是退伍军人,一身正气凛然,自然不可能对陆时言见死不救。

  他早早就出门去了。

  一夜无眠的元晴见状,更加担忧起陆时言的情况。

  等元博涛赶到医院,在医生的陪同和了解下,这才发现陆时言身上的伤确实很严重,比他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元博涛越看越不对劲,他自己下手有多重,他会不知道?

  这伤,真的假的?

  想着,元博涛伸出手,直接在陆时言的胳膊上,重重的按了一下,痛得陆时言立马叫了出来,冷汗直飙。

  “伯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也不用出手那么重吧。”陆时言赶紧把自己的手给收回来,省得元博涛在试探他身上的伤口。

  元博涛冷哼一声,真想让陆时言这个臭小子,给他滚蛋。

  他道:“这伤和我无关!”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