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3章 打断腿

作者:君子来归字数:445万更新时间:2021-06-04 10:49:36

  小宝知道,他必须要努力强大,快点长大成年,才有可能再次见到小鱼。

  想到这里,小宝不禁在作业上,疾笔奋书起来。

  ……

  时间一天天过去,就快要到昭昭的百日宴了,陆时言一直待在北京,久久没有回来。

  陆行厉说什么也要把陆时言给叫回来,女儿的百日宴,陆时言作为昭昭的叔叔,怎么能不回来给她庆祝?

  陆时言要敢缺席,陆行厉就把他的腿给打断。

  然而,让陆行厉失算的是,他没有打断陆时言的腿,陆时言反而被别人打断了腿。

  那天晚上,盛安安和陆行厉已经睡下来了。

  就在这时,元晴给盛安安打了一个电话。

  她在电话里,结结巴巴的说道:“安安,那个……我爸,我爸知道我和陆时言的事,他,他把陆时言揍了一顿。他现在在医院里,你,你要不让人赶来北京,照顾他一下?”

  盛安安正听得迷迷糊糊,满脑袋都是困意。

  这下,一下子就让元晴给说清醒了。

  她问:“陆时言被元伯伯打了?他伤得重不重?”

  “就……”元晴欲言又止,隐隐流露出哭腔,“我爸好像把他的腿给打断了,他好像,好像伤得挺重的。”

  “我不敢过去医院看他,我怕被我爸知道后,会打死陆时言的。”

  “安安,你快让人去医院看看陆时言吧。他一直在逞强,不肯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你们。”

  说着说着,元晴担心得哭了出来。

  她原本想要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有些事情是骗不了人的,这段时间,陆时言天天守着她,又低微的跟她保持一段距离,他认错的态度,和真诚,元晴都看在眼里。

  她知道自己还是无法忘记陆时言。

  她还是忍不住关注陆时言在她身边的一举一动,还是会轻易被陆时言牵动自己的情绪。

  当元晴知道,陆时言主动去找元博涛,主动承认自己曾经让元晴伤心的事情,还因此被愤怒的元博涛狠揍一顿的时候,元晴心里是很担心的。

  元博涛要求陆时言不准再纠缠元晴,陆时言却倔强的不肯干,宁愿挨揍,也不肯放弃元晴。

  这下子,把自己给送进了医院。

  饶是这样,元博涛还是没有让陆时言死心。

  元晴哭着让盛安安帮帮陆时言。

  这一刻,她就已经明白到自己真正的心声,她还是很喜欢陆时言。

  “我知道了,你不要哭,我会让陆行厉过去的。”盛安安一边安抚元晴,一边摇醒睡在身边的陆行厉,“元晴,你不要太自责,这都是陆时言自己活该,他迟早得要面对元伯伯这一关的,早点认错早点挨揍,总比之后被元伯伯识破来得好。”

  元晴也知道陆时言活该。

  可她就是忍不住会因为他受伤而哭。

  “安安,你,你一定要让陆行厉过去帮陆时言,他一个人逞强在医院里,肯定照顾不好自己的。”元晴边哭边说。

  “好好好,我知道的。”盛安安连忙道。

  之后,好不容易才把元晴安抚下来,给挂了电话。

  身边的陆行厉,也早已醒来了,沉默的坐在盛安安身边,等她和元晴说完电话。

  “发生什么事情?”陆行厉大概已经猜到,但还是要问盛安安,求证清楚。

  盛安安凝眉道:“陆时言被元晴的父亲揍了一顿,现在就在医院里。元晴让我们过去捞陆时言。”

  闻言,陆行厉顿时紧紧蹙眉。

  他立刻给陆时言打了一个电话。

  结果,这小子竟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陆行厉薄怒抿唇,深邃的眸子,簇起了火焰,也不知道他是担心陆时言的安危,还是生气陆时言竟然不把受伤的事情,告诉他!

  比起陆行厉的怒气,盛安安则相对冷静。

  她马上把事情和时间安排出来。

  “我现在就订两张去北京的机票,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爷爷,我怕他老人家会被陆时言气到。我们先过去北京,再找个借口跟爷爷解释。”

  “总之,先看看陆时言的情况如何。我相信,元伯伯不会把揍得太严重的。”

  虽然,元晴在电话里说,元博涛气得把陆时言的腿都给打断了。但,还是先赶去看看陆时言的情况再说吧。

  盛安安劝说陆行厉先不要生气,给他说:“元晴在电话里,把陆时言住院的地址告诉我了,我们要不要先通知舅舅们,过去照顾一下陆时言。”

  郭秋砚,郭维康还有郭左琛都在北京。他们能马上照应到陆时言。

  陆行厉则冷笑一声,说:“通知他们过去,只会让陆时言再挨揍一次。”

  盛安安:“……”

  “那,我们两个先过去看看?”她问陆行厉。

  陆行厉摇头,让盛安安留在江城,“我过去看他就行,他肯定死不了的,这么逞强死要面子,肯定就是不想我们知道他被人揍了。”

  “你要过去了,他只会更丢人,我去就行了,你留在家里照顾昭昭。”

  盛安安仍有迟疑,“你过去后,会不会也要揍陆时言啊?”

  虽然陆时言对元晴做了混账事情,也是活该挨揍,但这会儿,盛安安多少也有些同情起陆时言,觉得他怪惨的。

  一个人在外面,被打了也不敢告诉家里人,元晴也追不回来,真的怪惨兮兮的。

  陆行厉咧开嘴笑,“他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会打他呢?”

  盛安安:“……”

  不,他肯定会打陆时言。

  天啊,陆时言太惨了!

  “放心吧,我会把他完整带回来,出席昭昭的百日宴的。”陆行厉保证道。

  盛安安不由叹气,心想:“重点是这个吗?重点不是要看看陆时言伤得严不严重吗?”

  陆行厉却也不多废话,马上起身去换衣服,打算连夜赶去北京看看这不争气的弟弟。

  盛安安则连忙给陆行厉订最快能去北京的机票,然后给陆行厉收拾几套更换的衣服。

  “我来就行,你不要太累了。”陆行厉刚换上长裤和白衬衫,连衣扣都没来得及扣上,就上前抢过盛安安手里的行李箱。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