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追逐十年又亲手放弃

作者:君子来归字数:445万更新时间:2021-06-04 10:49:36

  陆行厉和谢怀瑾一直从中午聊到晚上。

  两人多次谈崩,意见不和,立场也不同。谢怀瑾甚至多次想要直接崩掉陆行厉算了,才省得他有这么疯狂的念头。

  这何止是做一件大事,简直比金盆洗手前再干一票大的还要狠。

  谢怀瑾自问什么世面没见过,却从未有过陆行厉如此猖狂大胆的念头。

  果然,他还是老了,比起年轻时的雄心壮胆,现在则显得束手束脚,多有顾及。

  陆行厉则不一样。他天生如此,天地间仿佛就没有他畏惧的事物。

  也许,他只畏惧失去盛安安。

  最终,两人整整谈了七个小时,谢怀瑾才终于被陆行厉说服,各自让步,联手合作做一件大事。

  因为,正如陆行厉所说的那样,谢怀瑾确实需要洗白前景,不能一直帮背后势力的人做非法勾当。

  其实,从谢野出生后,谢怀瑾就一直想办法洗白,但情况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尤其是在他已经深入泥沼,想要干净的把自己抽离出来,似乎被登天还难。

  除非,把名单上的这些人,彻底洗牌一次。

  谢怀瑾没有这等遮天的能耐,只能备受牵制。

  陆行厉的话,正中谢怀瑾的软肋,谢怀瑾很快就产生动摇,继而在接下来和陆行厉谈判的过程中,他都很有余地的和陆行厉交涉条件。

  他可以配合陆行厉的计划,从而达成陆行厉和他自己的目的。

  但陆行厉必须要保证,谢怀瑾和谢野,乃至整个谢家的安全。

  谢怀瑾为了谢家,整整经营二十多年,他在上面付出无数心血和代价,绝不可能接受自己苦心经营的谢家,被一朝打回原形。

  他必然要保全谢家的财富和实力,才愿意在洗白抽身的前提下,和陆行厉获得共识,共同合作。

  他得要给谢野安排一个正大光明的未来。

  不能再让谢野走自己的老路子。

  陆行厉对此,是保留态度的。

  他可以答应保全整个谢家,但谢怀瑾必须要全力配合他的计划,陆行厉才有把握让谢怀瑾抽离出去。

  两人谈到最后,交换了许多信息,陆行厉并不担心谢怀瑾会背叛他。谢怀瑾也有自己的办法可以制约陆行厉。

  他可以紧握住盛安安的秘密,以此制约陆行厉。

  尽管这样做很卑鄙,但谢怀瑾为了自己的前程和野心,又再一次放弃盛安安。

  陆行厉离开时,已经晚上七点多,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谢怀瑾站在套房的落地玻璃前,俯瞰城市繁华的夜景,莫名的感到空虚又寂寞。

  他意识到自己,和盛安安的距离越来越遥远。

  他又再一次,在人生的分叉口上,选择另一条和盛安安背道而驰的路。

  曾经摆在他面前,明明有过那么多次机会,他却没有一次是真正选择盛安安的。每一次,他都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路,每一次他都和盛安安失之交臂。

  其实,谢怀瑾心底还是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喜爱十年已久的女孩,终于还是属于他的对手——陆行厉。

  不甘心自己是如此薄凉寡情的一个男人。

  他追逐十年之多,终究还是他自己亲手放弃掉。

  谢怀瑾想:“如果换作陆行厉,他一定不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他宁愿自我牺牲许多,甚至失去一切,也要和盛安安在一起。”

  “他不会因为前路困难重重,就对盛安安望而却步。”

  “更不会因为身份的差距,就决心动摇。”

  “也不会因为利益和盛安安之间发生冲突,最终选择了利益。这些事情,陆行厉都不会选择,他是一个比我年轻时还要坚定的男人,势要达到目的,哪怕不择手段。”

  “是我老了吗?”谢怀瑾望着夜幕降临,喃喃自语。

  他不知道在落地窗前,呆站了多久,思绪混乱又放空,多少有些被年轻气盛的陆行厉给打击到了。

  这让谢怀瑾无比怀念年轻时的自己。

  那时的他,同样年轻气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胆子够狠够大。

  他很会利用自身外貌的优势,从而将同父异母的两个哥哥给干下来,一举成为他父亲最欣赏并且指定的接班人。

  为了摆脱黑道的身份,谢怀瑾也付出了不少努力。

  他的努力换来了今天的荣华富贵和权势,只是终究还是受控于人,不够自由自在。

  是因为他老了,所以才甘于安于现状,忘记反抗。

  陆行厉的话,倒是提醒了谢怀瑾,他现在若不趁早脱离,迟早他都会死于非命。等他一死,谢家就会树倒猢狲散,他这么多年所付出的努力,都会全部白费。

  他得要从现在开始,重新思考后面的路,该要怎么走。

  “爸爸?”谢野从房间里出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望向站在落地窗前,整个人沉浸在阴影里的谢怀瑾。

  谢野奇怪问他:“哥哥走了?”

  “嗯。”谢怀瑾回头,颔首。他走向谢野,“刚睡醒?”

  谢野脆生生的嗯了声,打着哈欠说:“你和哥哥在外面聊了那么久,我在房间里都等困了。”

  他还吃了不少零食,还玩游戏呢,结果爸爸和哥哥在外面竟然还没聊完,最后实在等得太无聊,谢野就躺床上睡觉了。

  “你有听到我们谈的话吗?”谢怀瑾半蹲下来,按住儿子的肩膀问他。

  谢野迟疑一下,最后还是诚实的点下头,“听到一点。爸爸,这件事会有危险吗?”

  “也许会有。”谢怀瑾道,“如果我有危险,我会立刻把你送回到席九川家里,有席九川和陆行厉保护你,你不会有事的。”

  “那你呢?”谢野问,他相当关心谢怀瑾,很喜欢自己的爸爸。

  “我尽力把危险度过去,然后再接你回家。”谢怀瑾摸摸谢野的小脑袋,安抚道。

  谢野当即摇头,蹙着小眉毛说:“我不要爸爸遇到危险,我们不要和漂亮哥哥合作了!”

  谢怀瑾笑着则说,不是和陆行厉合不合作的问题。

  而是摆在谢怀瑾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选,和陆行厉合作,也许已经是谢怀瑾最好的选择。盛霆北出事后,他的死讯已经传遍出去,谢怀瑾背后势力的人,都很清楚盛霆北是谢怀瑾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