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眼蝴蝶 第111节

作者:严雪芥字数:48万更新时间:2021-07-30 10:24:19

  “亲生的父母尚且对自己的孩子如此残酷,那么你对非亲非故的蒋阎……只将他看作是巩固你人生和你集团的一种工具,我也完全理解。”

  蒋明达听完她的话,一直耷拉的眼皮慢慢地掀了一下,正眼看向她。

  “可这就意味着养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注定了冰冷和利用吗?我只能跟你说,我妈姜雪梅和你完全不同。她没钱,没什么文化,也没有庞大的集团,但她心里有我。我心里也有她。爱人是人类最珍贵的本事,你是堂堂集团创始人又怎么样呢,根本比不上一个家政妇。”

  蒋明达的视线带上怒意,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听前面还以为小丫头片子活得够通透,到最后都说的是什么?爱?”蒋明达不疾不徐地喝了一口茶,降下心头的火,“爱人是神的权利,不是人的。”

  姜蝶的面前的茶盏也凉了透,她抬手一饮而尽,直视蒋明达。

  她说了一段话,随即抛开茶杯,潇洒地起身而去。

  院落里竹影被风摇晃,沙沙声是这场对话最后的余音。

  *

  蒋明达和姜蝶私下会面这件事,姜蝶还没来得及告诉蒋阎,他就知道了。

  彼时,他在酒店接待完一个客户,刚把人送走,蒋明达的视频通话突然弹出来。

  蒋阎诧异地接通,看见视频那头的背景,是在蒋明达常去的茶室。

  “父亲?”

  即便隔着屏幕,蒋阎也能察觉到蒋明达的脸色非常差劲。

  这很不寻常,他出声就更加谨慎。

  蒋明达嗯了一声:“没打扰你吧。”

  “没有,会正好结束。”

  “巧了,我这边也正好结束。”

  蒋阎心里一凛,预感到这话里的不对劲。

  “父亲和谁见面了吗?”

  蒋明达皮笑肉不笑:“还有谁?自然是你那位能说会道的小情人。”

  蒋阎的神色显而易见地冷淡下来。

  “我好像和您说过,我会亲自带她来见您。”

  蒋明达也明显察觉到了他语气前后的突变,脸色更加阴沉。

  “没必要一起来。新闻出来那天我就已经知会过你,玩玩可以,要成为蒋隆集团的助力,她不够格。”

  “您别忘了,我们都是从一个福利院出来的。”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那谁是那个枳还不一定。”

  蒋明达嘴角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你想暗指我这些年亏待你?”

  “不,恰恰相反。您给过我的无可指摘。教育机会,生存环境,都是从前的我无法拥有的。我很感谢您。”

  “我也说过你是懂事的。”蒋明达脸色稍霁,“所以有些事情,难道还需要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你?”

  “如果您是指和姜蝶在一起这件事,那么我现在就可以确定地告诉您,我什么都可以妥协,除了她。不要再在姜蝶和我的关系之间自作主张。再一再二,若有再三,我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蒋明达伸手抚着茶碗的盖子,一下,又一下,清脆的声响被信号模糊成断续的沉闷。

  最终,他不屑地笑道。

  “你现在,是在和我叫板?”蒋明达抚着盖子的频率加快,“你看看你现在现在坐着的这个位置,那都是我赏你的!”

  蒋阎没有零点零一秒的犹豫,干脆利落地起身,将椅子往外一踢。

  椅子咕噜噜滚出好远,屏幕里,只剩下熨烫齐整的西装下摆和垂坠的西裤。

  一只手撑在桌上,指节轻叩着桌面,硌哒,硌哒,和茶盏的韵律抗击着。

  蒋阎的脸没有再入镜,蒋明达只能听见他的声音遥遥传来。

  “这个位置吗?您想要,那就还您。毕竟那本来就是您的东西。”

  语气够轻描淡写,就更让人怒火中烧。

  蒋明达一下子把手边的茶盏掷碎,蒋阎听见了噼里啪啦的动静,眉毛却没抬一下。

  他不慌不忙地:“父亲要保重身体,尤其是血压。”

  “……”蒋明达喘着粗气,“不许再叫我父亲!”

  “好的,蒋董。”蒋阎毕恭毕敬,“但有一件事我有义务提醒下,之前您问我为什么要收购郑氏,我当然不是去做慈善的。您可能不知道,郑氏和成荣集团之间背后还有一层关系。”

  “……什么关系?”

  “这我不能告诉您。”蒋阎颇为遗憾的语气,“您只需要知道,我和成荣已经签了协议,我救郑氏,她把手上蒋隆的股份卖给我。之前收购度假村的先一步棋,只不过是为了防止您起疑心的障眼法。现在加上我原本手里现有的股份,董事会的位置,恐怕不是我轻易和您解除收养关系能够脱手的。”

  蒋阎此时慢慢俯下身,逼视着屏幕,漆黑的眼睛和蒋明达对视上。他那边明明是白天,却比他这里的黑夜还要暗沉,以致于那目光里藏着什么,蒋明达都识不清。

  “好。好。”死寂片刻,蒋明达颤着的手转起了核桃,维持着表面的得体,“果然橘生淮南。手腕雷厉风行,青出于蓝。尤其是过河拆桥这一招,不得不说厉害。”

  “过河拆桥?您误解我了,不是您先提的吗?我其实很想过完桥再加把砥柱的。”

  他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眼神却在接下一句时不自觉柔和。

  “只要您别为难我的‘小情人’。”

  第75章 结局(下) 是哪只蝴蝶降落在风眼

  两天后,蒋阎从纽约返回西川。

  刚好是晚上的班机,好巧不巧的是在这同一天,有一个故人也从国外返回——就是曾经姜蝶在巴黎交换的时候,认识的邻居林茉染。

  她因为那段激情相逢的恋爱,决定大四毕业后到英国读研投奔男友。结果交换回来没多久,两人就分手了。但她还是遵循了自己当时的愿望,去了英国留学。

  如今毕完业,她决定回国找找工作,理所当然地就回了西川。

  她在朋友圈看到姜蝶也在西川,就联络了她,姜蝶一看落地时间,居然和蒋阎是同一天到,林茉染的时间更早一点,就说来接她的机,然后三个人一块儿吃顿饭。

  林茉染和过去相比,穿着打扮更洋气,但那股冒失的劲头完全没改,愣是在里头迷了路,等这班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迷糊地在到达口现身。

  姜蝶挥着手,被林茉染扑上来抱个满怀。

  “对不起啊,让你久等了吧!”

  姜蝶笑着摇头:“不会啊,他的航班还没落地呢。都说了让你不要着急了。”

  林茉染突然欲言又止:“你说的男朋友……不会还是邵千河吧?”

  “不是。”

  “那最好了,看到他就会想到我ex,膈应。”她松了口气,又好奇地追问,“那是谁啊,在西川认识的吗?”

  “嗯……等下介绍你们认识啦。”

  “快,先让我看看照片!”

  林茉染等不及地催促。

  结果姜蝶一翻手机才发现,他们自从和好后,竟还没拍过一张合照。

  而唯一的一张合照……

  姜蝶翻出那则公益新闻,哭笑不得地说:“喏,只有这个合照,你凑活看吧。”

  “我靠!是这个蝴蝶兰?”

  林茉染惊讶地瞪大眼。

  姜蝶以为她在惊讶蒋阎的身份,却听到她结结巴巴地凑近端详,无比肯定地说:“好像就是他吧!”

  姜蝶迷茫:“什么蝴蝶兰?”

  “当时住我们这一层的有个帅哥,他搬进去当天我顺手帮他拿了盆蝴蝶兰,就是这个人。他感谢我帮忙还给我推荐了一家中餐厅。”林茉染惊呼,“但后来就没再见过他。”

  “哦……”

  姜蝶回想,大概就是最开始那段时间,他搬来她的隔壁,但在目睹她和邵千河的逢场作戏后就离开了。

  原来林茉染会带她去那家中餐厅,也和他有几分关系……世事真是奇妙。

  一小时后,蒋阎的航班终于落地。

  林茉染陪着姜蝶一起等,她看着姜蝶聚精会神地盯着到站口涌出的人流,当一个气质冷感的人从拐角出现时,平平的嘴角突然绽开。

  林茉染转头顺着姜蝶的视线看去,从到站口出来的男人风尘仆仆,脚步径直向她们走来。

  他的脸上原本也无甚表情,但在和姜蝶视线对上的一刻,就好像藏在暗处的满地碎玻璃,它本该是刺伤人的,可被阳光直射到,就炫目得人睁不开眼睛。

  蒋阎走至二人面前,弯腰给了姜蝶一个脸颊贴着脸颊的拥抱。这一瞬间,两个庞大的人突然在人类世界里缩成小小的两只,变成了爱贴脸磨蹭的小动物。

  林茉染头一次感受到自己是多么的多余。

  她出声打招呼说:“……嗨,两位,我还在这里?”

  三个人回了西川的市中心吃饭,吃完后蒋阎让司机送林茉染回家。至于姜蝶,蒋阎则亲自牵着人,散步送她回家。

  一场青春时代久违的压马路,从花都压到了西川。

  这一路上,姜蝶都显得有些许沉闷。

  她脑海里回荡着刚才在机场时,林茉染说的话。

  ——“不过快离开巴黎的时候又见过他一次,就在公寓对面的那个咖啡馆,他坐在窗边喝咖啡。我早晨去买咖啡的时候碰见他了。”

  当时,他的手边放着一盆紫色蝴蝶兰,所以林茉染一下子就想起来这个人。

  她犹豫了下,和对方打了个招呼说:“嗨,你还记得我吗?”

  坐在窗边的青年转过脸看了她,点头说:“记得。”

  林茉染脸上绽出笑:“多谢你推荐的那家餐厅哦,味道很正。”

  还让她捡回一个男朋友,某种意义上,他算是自己的红娘。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