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盲千金自救指南 第60节

作者:听风絮字数:28万更新时间:2021-06-02 21:16:58

  “你说吧,来找我什么事?”李文澔坐在自己家里,爱答不理的看着黎夜宴。

  最近,他对黎夜宴的态度好了很多,以前是仇视,甚至想要上去揍两拳,现在他的态度转为了尽量无视。

  至于为什么?

  臻臻能取得现在的成就,他真的很为她骄傲,微博上经常有人说他抱对了大腿。

  那当然,他妹妹的大腿凭什么他不能抱,网上的人这样说是因为嫉妒他,他偏偏不生气。不仅不生气,还特别喜欢看这样的评论,每次看了,都会觉得神清气爽。

  但是,随着臻臻逐渐出名,越来越多看不清自己的人跑到她面前告白。

  笑话,三天前的那个男人,据说是m国的,连华国话都说不清楚,还想要追求臻臻?长得也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审美,高高壮壮的,万一以后欺负臻臻怎么办。

  还有前天那个c国的男人,长得比女人都好看,还说什么到了c国他一定会对她好,开玩笑,就算臻臻交了个外国男朋友,也是她把那个人给娶回来,还说什么去国外定居,不可能!

  至于昨天的那个,就更离谱了,居然是个女生!

  天啊,臻臻的魅力已经这样不分国界,不分性别了吗?

  李文澔虽然是哥哥,但是却操着老父亲的心,在这些追求者的衬托下,就显得黎夜宴还凑合了,最重要的是知根知底,最重要的是以后他要是欺负了臻臻,他就可以直接揍上门去。

  所以,他现在才回好声好气地和不请自来的黎夜宴说话,当然,是他自己以为的好声好气。

  “臻臻的生日快到了,我想在生日的时候向她告白。”黎夜宴毫不在意他的态度,低声说出了自己的困扰,“可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告白。”

  最近臻臻实在是太受欢迎了,即使他知道臻臻不可能喜欢上他们,但是心里仍然五味杂陈。

  他问过吴特助,但是吴特助给他的那些建议毫无用处。什么看电影,游乐场,烛光晚餐……

  怎么说呢,这些一听就不适合臻臻。

  李文澔听到了他的话,狠狠地磨了一下后牙槽,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问他,他看起来有这么闲吗?

  居然要他回答怎么样拐走他妹妹,没有一拳打上去都是他修身养性后地结果了。

  “你是臻臻的哥哥,应该很了解她吧。”黎夜宴看出了他飙升的愤怒值,顺着毛哄到,“所以我才想和你一起讨论一下。”

  李文澔刚想弯起嘴角,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轻不重地咳了两声:“那当然。”

  “你要告白是吧。”他转过身去看着黎夜宴,皱着眉头说道,“告白可以,至于订婚这件事,起码要等到臻臻毕业以后。”

  “还有,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就不用我提醒了吧。”

  黎夜宴没有避开他锋利的眼神,认真的看着他,保证道:“我会的。”

  李文澔看着他,不耐烦的转过了眼神,越看越烦。

  他仔细想了一下,一些传统的告白方式太没有新意了,“热气球告白怎么样?”

  还没等他说理由,黎夜宴就皱着眉头拒绝了:“不行,臻臻恐高,这个距离她肯定会害怕的。”

  臻臻恐高吗?李文澔有些震惊,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注意过这件事情。

  “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到了她感觉不安全的高处会害怕。”黎夜宴笑着解释,“我也是偶然间才发现的。”

  其实,大多数的人都有这样的状况,到了高处害怕是人的本能。

  “那要不去你的私人海岛上?”李文澔想了想,犹豫地问道。

  “现在的状况,臻臻肯定不能随便出国。”黎夜宴斩钉截铁地否决了这个提议,“为了臻臻的安全着想,肯定不能出国。”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出口,国家也不会让臻臻这么随意的出国的,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

  李文澔深吸了一口气,又建议道:“要不然送臻臻油画吧,臻臻是画家,肯定会喜欢,这个绝对不会出错。”

  想你和师秦那样吗?黎夜宴忍了忍,还是没有说出口。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李文澔要送的是鲁长儒的画,结果重金买回来一个次品;师秦送的是刘平生的画,也是一个次品。

  最令人尴尬的是,臻臻那里还有更好的,更优秀的他们的作品。

  “你不觉得,如果我送画的话,有点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感觉吗?”

  确实,论懂画的话,他们之间没有人比得过臻臻。

  “再说,你觉得臻臻会缺画吗?”他叹了一口气,问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李文澔有些暴躁地开口,“你也说说你的想法,不要光让我提意见啊!”

  “那你知道臻臻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黎夜宴无奈的问道。他自认为很了解臻臻了,可就是了解,他才忽然发现,她除了画画,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了。

  财富,名气,地位她都有了,爱好也只有画画,最多再加上一个爱睡懒觉。

  “喜欢的话,星空算吗?”李文澔想起她送的那幅《星空》,犹豫地问道。

  “相传身边的亲人走后,会化为星星守护他。”他低着头,像是在怀念些什么,“我觉得对臻臻而言,这个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等到黎夜宴一脸满意的走后,李文澔狠狠地锤了一下墙,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这张嘴。

  这下好了,臻臻真的要被拐跑了!

  许臻有些疑惑地跟着黎夜宴来到一个——呃怎么说呢,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型的室内游乐场。

  今天是她的生日,本来她想和熟悉的朋友们一起吃一顿饭,简单的庆祝一下就好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师叔叔哥哥还有他,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三个把她的一天完美地分割开来。

  上午陪着师叔叔,下午和哥哥在一起,到了晚上,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黎夜宴牵着她的手,来到了最中心的一个圆台上,示意她按下圆台上的按钮。

  她看了他一眼,迷迷糊糊地有点可爱:“这该不是什么炸弹吧?”

  黎夜宴伸出手轻轻覆到了她的手背上:“怕什么,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和你一起。”

  下一秒,所有的灯都灭了下去,漆黑一片的游乐场里,伸手不见五指,可是许臻还没有来得及害怕,就见到天空中或许说屋里的顶棚上,有星光闪烁。

  整个‘天空’的繁星亮起,游乐场里的所有建筑在它们的照耀下,显得流光溢彩。

  她一脸惊喜的转头看向黎夜宴:“这是……”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他牵着她的手,小心地带着她走下了台阶。

  在一棵树旁站定,这里是室内最美的一处地方,所有的光汇集到这棵树下,像是瀑布一样散落下来。

  “臻臻,你想和我一起共度余生吗?”黎夜宴的声音绷得有些紧。

  他说出这些话后,有些懊恼地闭上了嘴。本来他不是这样想的,他想要带臻臻好好在这里玩一场,然后浪漫地告白。

  他明明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他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刚刚说的那句话。

  他不仅仅想让她做他的女朋友,他想的是和她共度余生。

  许臻听到他的话,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她其实早就想象过这样的场景,可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她却还是控制不住的紧张。

  她攥紧了双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但是当她抬头时,她才忽然发现,那个看起来镇定的人,其实好像比她更加紧张。那紧绷的身体,通红的耳尖,还有那有些紧张但却固执地看着她的眼神。

  这个时候,她忽然就放松下来了。

  许臻踮起脚尖,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角蜻蜓点水的落下一吻。

  对面的人身体霎时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只有那略显急促的呼吸和心跳证明了他的慌乱。

  “你是这个意思,对吧。”她俏皮的看着他,眼里有星光闪烁。

  “对。”黎夜宴叹息着搂住了她的腰,然后低下头轻蹭了一下她的鼻尖,语气里带着些莫名地沙哑,“我的女朋友,今后的路,我们一起走下去吧。”

  接下来就是一个满是珍惜,缠绵悱恻的吻。

  星光下,许臻牵着黎夜宴的手,来到了一个娃娃机下,好奇地看了一眼,她觉得这个娃娃机里的娃娃好像有点过于精致了。

  “你会嫌弃我不会做饭吗?”

  “我现在正在学做饭,虽然不太好吃,但是老师夸我很有天赋,我们之中,有一个人会就好了。”

  “那我也不喜欢做家务。”

  “真巧,我很喜欢。”

  “有的时候我忙起来可能没空陪你。”

  “正好你忙的时候我可以给你送饭,不让你饿着。”

  ……

  满室的星光洒在了他们身上,勾勒出了一个令人期待的未来。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