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夫妇(3)(困觉觉)

作者:七宝酥字数:38万更新时间:2021-06-08 10:11:58

  翌日傍晚, 接到张敛已落地的电话后,周谧就跑到正大门候着,边玩手机边在一旁小卖部跟板娘闲聊。

  临近七点, 天已经彻底暗了,夜幕中的城市霓虹如嵌在蓝丝绒里的斑斓宝石。

  张敛的车远远出现在视野里时,周谧一个挺身从小马扎上起立,跟老板娘说:“我男朋友回来啦。”

  继而挥舞双臂, 像无所顾忌的小海草。

  张敛自然也瞧见她了, 旋即将车刹停在不远处, 降下车窗, 勾手让她上来。

  从小卖部门到副驾的这一路, 周谧都笑容洋溢。

  才一坐定,就听身侧男人问:“等多久了。”

  周谧瞟瞟腕表, 故意说:“不久不久, 还不到一小时呢。”

  张敛挂档往小区里开:“还好不是夏天。”

  周谧侧眸:“夏天怎么了。”

  张敛说:“坐那喂蚊子么。”

  周谧仍是笑:“我又不是傻子,会先喷驱蚊水的。”

  张敛说:“傻等一小时, 也差不了多少了。”

  周谧中气十足地挤出一个“哼”,本想给他一锤头,想到他还在开车, 便压抑住蠢蠢欲动的手指头:“我想让你早点见到我怎么了, 我怕你太想我了。”

  张敛弯唇:“是有点。”

  周谧对着他的方向昂高下巴:“那还不谢谢我?帮你减少被思念折磨的时间。”

  张敛瞥她一眼,笑意加深,而后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往她挑衅的小下巴弹个嘣儿。

  周谧立马回缩捂住,怒目相向:“干什么!”

  张敛不作答, 在周谧家楼下减速,面不改色地倒库。

  周谧恨得直搓下巴, 狠磨牙根。

  稳稳当当停好车,张敛解掉安全带,瞟了眼纹丝不动的周谧:“下去了。”

  周谧坐在那里,目视正前,一言不发。

  张敛换话哄:“你礼物在后备箱,还有你爸妈的。”

  周谧还是爱答不理。

  张敛唇线愈发上扬,侧身靠过去。

  周谧就往自己车窗那边偏脸,还鼓足腮帮子,一脸“本宝有小情绪了”。

  张敛故作不解:“怎么了啊。”

  周谧嘀咕:“我等你这么久,你不感激我就算了,还弄疼我了。”

  张敛问:“哪疼?”

  周谧重新抬起下巴,指住:“这。”

  张敛勾唇,直接吻了下她示意的地方。

  动作很快且不防,还痒痒的,周谧惊得倒吸一口气,诧然看向他,又先行绷不住地,咯咯笑起来。

  张敛眼神微带研判:“应该不疼了吧。”

  周谧细眉弯弯,不经意地咬了一下嘴唇,贼心立起,得寸进尺:“现在又觉得嘴巴有点疼了。”

  他们在车上缠吻了一会,才分别从自己那边下去。

  周谧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礼品袋,跟着张敛前后上楼。

  这位基本板上钉钉的“准女婿”自然收到了来自周父周母的玄关夹道欢迎仪式,最后还是周谧吼了声:“你们别挤这了!我都不好换鞋了!”,两位长辈才悻悻然走远。

  周父含笑给张敛斟酒时,周谧正嘬着自己那杯饮料的杯口,见状,她控制不住地闷笑了一声。

  父母都满眼疑问地望向她。

  周谧赶紧抿一口,将双唇绷得紧紧的,摇头:“没事,就是突然想起白天在微博上看的段子了。”

  张敛瞥她,面露温文笑,实则有心为难:“怎么不说出来一起高兴下?”

  周谧更住,刀他一眼。

  见这对小年轻一会会的眉来眼去,光把对方当下饭菜了,精心筹备一下午的汤培丽不由挖苦:“你们多看桌子啊,对方脸上没菜吧。”

  周父呵呵大笑。

  周谧脸微红,低头接着啃碗里的糖醋排骨。

  汤培丽去将煨好的汤端上来,问:“你们是不是养了只猫啊?”

  周谧点点头:“嗯,领养的流浪猫,是不是超可爱?”

  汤培丽看一眼女儿:“你自己都顾不上,还再拖家带口地养只猫。”

  周谧刚要反驳,张敛已莞尔道:“是我带周谧去领养的。”

  汤培丽:“……”

  周谧旋即雄赳赳气昂昂:“再说我怎么就顾不上了,就算我自己顾不上,还有张敛帮忙呢。”

  汤培丽语塞几秒,扯自己老公胳膊:“好好,说不过你,你有男人了不起,我也有,谁没老公啊!周兴,帮我说说你囡!”

  满桌哄笑。

  ―

  前后洗完澡,周谧坐桌前,call跟组里各位合deck,张敛也开着手提在床上回邮件,两人相安无事,互不打扰。

  插不上话的时候,周谧就撑腮扭头,偷看自己专心致志的男朋友。

  男人这次没有再穿老爸长度拮据的睡衣,而是他自己的家居服,明明很简单的黑t和格子裤,都被他修长的身体,峻挺的五官衬得极有逼格。

  应该是感觉到了她的窥视,张敛猝得有扬眸趋势。

  周谧赶紧回头,连带着上身动作幅度有点大,耳机线碰巧又缠绕在小臂上,被她一下子从笔记本插口处拽掉了。

  她“啊”了一下,火急火燎去找接头。

  “怎么了。”张敛稍稍挺直上身。

  call里略显喧闹的讨论立刻静止、死寂。

  “刚刚那是fabian声音吗?”有人问。

  “好像是。”

  “哈哈哈,”又一人干笑:“这么巧的吗。”

  “现在几点了。”

  “十点了呢。”

  “很正常很正常啦哈哈哈。”

  “fabian晚上好啊――”有人迅速找回角色殷切招呼。

  张敛气定神闲,吐字清晰:“晚上好啊,各位。”

  大家又纷纷回应。

  紧随其后的又是好一阵沉默,主持电话会议的a提出建议:“要不我们再合半个小时就结束?”

  大家又不约而同地笑着附和:“嗯”、“好呢”、“可以”、“是”……

  周谧脸已红透,立刻将耳机接头暴力塞入。

  世界终于恢复安静。

  周谧重新坐好,关闭自己的麦克风,回眸看张敛,咳嗽两声,尬笑:“不好意思哦。”

  张敛目不转睛看着她,少刻,他微蹙起眉,问:“你们明天提案?”

  周谧点头:“嗯,明早九点半。”

  张敛说:“帮我传个话。”

  周谧眨眨眼:“什么?”

  他像个严格的教授,在督促做毕设的学生:“别半个小时不半个小时的,给我合到完美为止。”

  周谧乖巧应:“……好的。”

  而她只敢敲字说。

  从聊天栏发出去后,耳机里再度化为寂静岭。

  好半天,一个美术才问:“耳机插上了吧?nie。”

  周谧打字:嗯。

  美术语气如拳打脚踢:“¥{……”

  周谧无声笑倒在桌前。

  十二点多,周谧才关上笔电,伸了个懒腰,从椅子挪回床上。

  而张敛已经在看书。

  她拱去他身边:“哈罗罗,我来困觉觉了!”

  张敛将书放低。

  周谧贴住他臂弯。

  张敛把书撇到一旁,抽手将她揽来怀里,面对面:“忙完了?”

  周谧幅度很大的点两下头:“嗯,嗯,看到你员工这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分昼夜没有奖励吗?”

  张敛眉心紧了紧:“你想要什么奖励。”

  明明面色正经地再沟通,可他的一只手已经在她后腰轻揉,渐而往下。她的肌肤上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密码锁,而他了若指掌,总能熟门熟路地键入。

  周谧一下子像是得了软骨症,在他怀里直不起腰。

  缴械躺平的时候,她哼哼唧唧:“这次家里也没有那个。”

  张敛说:“没关系,我带了。”

  周谧皱起鼻子:“你还有备而来的是吗?”

  张敛淡笑:“回去喂猫的时候顺手拿了。”

  周谧假装放心地攀缠住他,然后在他附身过来亲吻她时,极小声地坦白:“我骗你了,其实我也有。”

  重新侧拥住彼此时,周谧心满意足地往男人怀里各种蹭,找寻最舒适的姿势,好像要在那里长久地安寨扎营。

  张敛忍无可忍地用胳膊将她钳紧。

  周谧被憋到,立刻小拳头警告。

  “我要闷死了……”她咬牙抗议。

  张敛胸腔振出低频的笑:“这不是如你所愿么。”

  挣了会,他才放开她:“睡觉吧,你明天还得提案。”

  周谧唇角上翘,手指在他后背弹琴一样轻轻拍打,心头是满满当当的暖意:“好,晚安。”

  静静地相拥着,周谧似想起什么,全身一顿,接而轻声道:“我好像忘了一件事。”

  张敛下巴抵着她额头:“什么?”

  周谧清了下喉咙,郑重其事:“我昨天答应你说每天要跟你说爱你的,今天忘记说了。”

  张敛说:“哦,那说吧。”

  周谧临时列条件:“你先说,我就说。”

  张敛平静地申诉:“我又没答应你每天都说。”

  周谧开始卡带一样胡搅蛮缠:“就要你说就要你说就要你说……”

  张敛拿她没办法:“好吧,周谧,我爱你。”

  周谧立刻溢出一声含糖量很高的笑,又秒无情,机器人冷漠音:“哦,我也爱你。”

  他听出来了,在她腰上掐一把,痛得周谧轻呼,又反手拧他。

  小床虽面积有限,但也不影响战局的胶着。

  而最终结果自然是,没斗过。

  被禁锢在男人身下时,张敛俯视着她:“重说,认真说。”

  “我不。”她一脸宁死不屈地侧头。

  “不然别睡觉。”他好整以暇。

  这回轮到周谧没辙,少顷,她正过面孔,眼里滑过一丝狡色:“你近点儿。”

  张敛倾靠过去。

  她贴住他耳朵,跟在山那边无声嘶吼似的,用的类似陕西方言,每个字都扯老长地吹气:“张――敛――我――爱――你――”

  张敛忍俊不禁,无可奈何地吻吻她面颊,最后认真而正经地回应:“我也爱你。”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