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虞兮枝你可愿做我的道...)

作者:言言夫卡字数:104万更新时间:2021-05-28 09:55:55

  世间修行者, 无论是人是妖,无论正道坦途,抑或邪祟崎岖, 何人不想逍遥再通天。

  可只有真正通天之时,才会知晓在此境之时, 仰视只剩下天,却不能破这天时的窒息和沉闷。

  纵有一身睥睨, 纵能一剑斩四海,从此真正站在渊沉大陆的顶点,又何如?

  便如攀岩, 千辛万苦艰难险阻后, 终于孑然立于峰顶,却发现峰顶风景美却无趣,前方迷雾浓浓, 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更多的高峰,所以征服的快意消散后, 就只剩下了四顾茫然。

  又仿若一条本以为是康庄的大道,如此孑然行走, 奋力前行, 甩开所有人, 却发现这条路竟然有尽头,而尽头并非真正无路,而是被某个不可抗拒的力量遮掩住了继续向前的路,于是前进无望,后退无门。

  深海被虞兮枝的剑意搅动, 海涛涌动,海浪掀起惊涛巨浪, 再搅动成一个好似深不见底的可怖漩涡,而虞兮枝便从这样的漩涡之中持剑跃然而出。

  她衣衫微湿,却已经在浮出海面时便已经被剑风吹干,于是衣袂重新翻飞,便如她的眉眼璀璨,剑光逼人。

  风云起时,无数人便已经在奔赴此处海边,虞兮枝破海而出时,海边上空自然便已经有许多人御剑而立,再向着周身燃烧着剑意的熟悉身影看去。

  一别十余年,对修行者来说本也不过弹指一挥间。

  然而此间之人本都是少年少女,十余年后,或许容貌还都是彼时分别时的模样,但眉宇之间自然而然都已经成熟坚韧。

  虞兮枝顿在半空,这样一眼扫去,却见虞寺带着风晚行,紫玉发冠依然端正平直,只是他素来都穿着昆吾道服,此时此刻却穿着如风晚行一般的烈红之色,两人都是天人之姿,如此同御一柄剑,虽然有些大红大紫,却当真赏心悦目。

  易醉拼命冲她挥手,满空都飘荡着他喊着“二师姐二师姐看我!我是易醉!”的声音,虞兮枝有些失笑,心道难道你不喊这一嗓子,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吗?

  程洛岑看到她扫来的目光,正衣袖,再冲她深深一礼,显然既是见师姐的礼,更是或许已经从老头残魂那里得知看出了她即将要做的事情,并为此而礼。

  而他身后,云卓虽然不知道虞兮枝究竟要如此,但她既然是先天剑修,自然已经感受到了虞兮枝身上沸腾的战意,身上的剑意自然也沸腾。

  宣平宣凡两兄弟虽然年岁渐长,性子却显然比易醉还要更毛躁点,宣平实在按捺不住,忍不住喊道:“二师姐!师伯说若是你要出剑,我们也可以助你。可我们实在想不通,二师姐已经通天,而我等境界相比实在低微,又有何处能够帮到二师姐的?”

  虞兮枝微微一愣。

  她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地,再垂眸看了一眼犹汹涌翻滚的海面,倏而笑开,再侧过身,向着岸边所有人深深一礼:“请大家助我出这一剑。”

  易醉“咦”了一声:“出什么剑?向什么出剑?”

  虞兮枝直起身,振袖再礼:“不可说,不可言,生死不可测,胜败未可论,但此剑却无论如何,都要出。”

  御剑的数人有些面面相觑,眼中不免有些茫然困惑,却也有人想起了虞兮枝与谢君知所去之处,所做之事,若有所思,却倏而不敢此思,可转念一想,如此好似真的反而像是这二人会做的事情。

  虞兮枝言罢,重新站直,她身上本无尘埃,但她还是在捏了一道除尘诀,再从芥子袋中取了最初谢君知给了自己的那根从十里孤林的枝头折下的小树枝,认真将有些零乱的长发重新束好,肃容正衣冠。

  再认真举剑。

  ……

  她举剑,对折海面的另一侧,谢君知也举剑。

  他一手举剑,另一手却向着虚空,倏而张开了五指。

  十七个小世界迭次从他掌心浮现,再先后破碎开来。

  能够被关入这妖狱之中,而非在人间界被修士一剑斩之的众妖,自然都是开了灵智的大小妖王抑或妖将。

  十七个小世界既然曾经是妖狱,其中自然酷刑连连,火山刀海,但在谢君知一手将其揽入掌心之时,那些狰狞与幻象早已被他一手抹去,于是那些曾经伤痕累累的妖族便等同于在这妖灵海下的小世界中将养了十余年,早已重新有了当年的实力。

  如此一夕重现天日,众妖王妖将深吸一口气,再纷纷向着悬于高空的妖皇橘二与谢君知深深俯身叩首。

  “我去斩这海,你等可愿与我同行?”谢君知声音淡淡,传入天地之间所有妖族的耳中:“此行生死不可测,胜败未可论,但此剑却无论如何,都要出。你们或许会死,但妖域却会有一条生路。”

  众妖面面相觑,如此静默片刻后,终于有妖抬头注视那千古以来从来高悬于顶的妖灵海,慢慢站起了身,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

  它们也不是全都天生弑杀,也并非一定要与人类修士争个你死我活。

  只是心中不甘,不服,不愿,只是传说中,它们也曾经与人类修士并立于同一片天空之下,有烈日高悬,有不会腐蚀自身的风雨飘摇,可泛舟溪上,也可隐居山间。

  嘶吼一声接一声,匍匐在地的众妖抬头高鸣,再在那样的高声嘶叫中,将全身上下的妖灵气提升到最盛,好似燃烧自己。

  橘二俯瞰着地面,它自然能听出那些声音中的情绪,而所有那些情绪,让它想起了许多过去,心中不免也随之激荡慨然,再抬头嘶吼出了一声足够盖过所有那些声音的怒吼!

  怒气郁气剑气齐齐冲天,谢君知手中握着烟霄,看起来好像有些过分秀气了些,但再去看他周身的剑气剑意,便无人再敢有此想。

  虞兮枝翻转剑尖朝下,谢君知倒转剑尖向上。

  她身上本就有剑意熊熊汹汹,战意已决,剑意也已决。他举剑问天,剑气也冲天。

  天海两边,两人同时出剑。

  一剑如松梢擎雪,如寒林萧索。

  一剑如沉沉戍鼓,如银潢濯月。

  江梅仙去斩出满地霜华,山有木兮劈开重阳青蕊。

  妖灵海好似被这样的剑气切割开来,露出了平整汹涌的切面。

  然而便是逍遥游也要这样沉浮七日七夜才可穿透的海深,便是剑意再厚再浓,便是通天大能,又岂是一剑所能够斩穿的?

  一剑不行,那千万剑呢?

  既是江梅仙去,自然便蜿蜒绵长,烟霄好似在刹那间化作了无数道剑影,一并向着那海深处而去。

  十里孤林纵使被燃尽成了一柄剑,但剑意起,剑气浓,孤林十里长剑自然再现,浩浩荡荡睥睨向前。

  天边忽有金紫功德来,此处翻江倒海,虞兮枝如此斩海破天,空中雷云早已密布,天色漆黑,而那金紫之色绵延不绝,竟是给那浩瀚剑气披上一层璀璨的色泽。

  于是功德硬生生压住雷霆一怒的天雷,再将此方天地彻底照亮。

  又有昆吾剑气破天而来,怀筠真君立于云端,而千崖峰剑冢中万剑齐鸣,更有万道剑意同起,与怀筠真君那一剑已经藏锋了十余年的太清望月一并向着海边冲天而去。

  此剑滔滔浩浩,虞寺抬手望天,心有所动,也翻腕出剑。

  他出剑,易醉也出剑,再相逢的剑身分明纯黑,此刻却被他的剑意激得近乎通红。

  程洛岑手中将阑早已剑意深,而云卓那柄杨柳细剑在她的剑意之下,竟然好似她的那柄傲云重剑。

  宣平宣凡对视一眼,也出剑,丹意漫天,再混入轩辕恒的符意。

  风晚行解下身上琵琶,弦动音起,大浪淘尽剑满天。

  昆吾剑一路向海,汇入这无数剑与无数剑意符意丹意与琴音,再被天上的功德金光照亮,一并顺着虞兮枝剑气所指的方向纵横而去!

  妖王咆哮,妖将长啸,谢君知剑之所向,无数妖族慨然奔赴。

  无数身躯被那剑光吞噬,被海光淹没,它们怒目圆睁,虽死,但眼眸与身躯都被照亮,便如同那剑光比之从前,还要更亮!

  海啸不止,海鸣不断,七日七夜才能穿透的万丈海深终于变薄,两道剑意好似无有尽时,终有相逢之时。

  虞兮枝长发翻飞,小树枝挽住的长发也早已被剑风激起再重新散乱,她本是单手握剑,此刻终于慢慢伸出了另外一只手,也覆盖在了握剑的剑柄上。

  她的眼前好似掠过了许多浮光碎影。

  那是她在自己的心魔境中所经历过的每一次雷劫,是她读过的故事中,每一个问天的人。

  她的脚下倏而有领域展开,无数书页被风吹动,无数墨意从那书页中翻飞而出,一串串的字练成一缕缕的剑意,再一并汇入已经身在海渊的她的手中剑中。

  “这一剑,不仅为我。”她低声道。

  是为所有这些书中问天之人,是为天下所有前驱之人,为修仙一道所有逆天而上的人!

  这一剑,要这天下人人可通天,要这世间再无甲子之战,生灵涂炭,要为通天之上,再斩出一条飞升之路!

  她破海而下,谢君知割海而上,万丈折叠的可怖深海中,两道剑意终于相逢。

  天地震动,这一刻,整个人间界与妖域的生灵都看向了天,再有些惊恐地看向了地,这样的震颤让昆吾学宫的天心铃不断妖皇,麒麟瑞兽嘶声不断,将那天地巨变之色以声御之山外,再有无数修士御剑而出,以剑以器抵住将倾的高塔。

  目力所不能及的海底深渊,两道身影终于将要错身。

  谢君知唇边沾血,他却好似未觉,只看着被剑光照亮的虞兮枝的双眼,再勾起一抹笑意:“虞兮枝,你可愿做我的道侣?”

  剑意再盛,虞兮枝终于与他错身而过。

  两道剑光交错而过,已经有十年未见的两人也如剑光般身形交错。

  但她的声音却依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我愿意。”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