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番外四小丸子

作者:小红杏字数:41万更新时间:2021-06-06 09:59:59

  复活节前夕, 傅承致一家飞回苏黎世度假。

  呆了一个星期,六岁的含之和『奶』『奶』家里的波比成了好朋友。

  她在伦敦时就最喜欢小动物,整天去找她那匹设兰小矮马玩, 惜爸爸让在家里养猫狗。

  但她带全部,只带波比。

  小小一只狗狗, 别放家里,养在外寄养就行了吗?

  含之想,反自己跟它们睡一块儿, 只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去逗它们玩一会儿就好了。

  会让小狗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 也会碍到爸爸眼睛,惹他生气的。

  过傅承致是个讲的严父,从惯着她, 含之很清楚, 这件事耍赖哭泣和撒娇都没用。

  那如何带一只小狗回伦敦呢?

  这是一个问题, 她思考了半晚, 决定采用迂回的式达成目的,

  “爸爸, 住在『奶』『奶』家这些天,我已经和波比、格林、拉比、霍克、瑞恩建立了深厚的感, 我想把它们带回伦敦。”

  临出发前一个小时, 她牵着五条小布拉班猎犬与父亲商量。

  谈判的第一步,先提出一个能的条件, 给下马威,降低预期值。

  “含之,你的想法过于天夜谭,我认为你在提出无理的请求之前, 起码应该考虑一下它的行『性』。”

  傅承致余光都没给她一个,低头看着霍普递过来的清单,接笔签字。

  “好的。”

  含之从善如流,“那我只带波比以吗?我把波比养在外,保证会带回家里,让你和妈妈『操』心。”

  她扬起脸,试图用挚的感,水汪汪的眼睛打动爸爸。

  傅承致这回看了她一眼,“以。”

  樱桃小丸子喋喋休出十八般武艺,把人那套谈判手段学得纯火炉青。

  惜傅承致自己就是深谙谈判之道的银行家,怎么能吃她这套。

  上飞机前,佣人抱着波比最和含之告别,含之抱着舷梯肯撒手,波比也舍地汪汪叫。

  家都被场感动得眼泪汪汪,傅承致叹了口气,在小女孩前蹲下来。

  男人给她递了块帕子擦眼泪。

  “令含之,你知道你妈妈有哮喘吗?”

  小女孩的哭声戛然止住,喘岔了气,打了个早餐的『奶』嗝。

  她才上一年级。

  哮喘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但她还是强装镇定,擦了把泪,外强中干挺起胸脯,“我当然知道。我跟波比在一起,波比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你确定?”

  “我确定。”

  霍普瞧见此景已经暗道好。

  果然,下一秒,男人站起来,把帕子扔进霍普怀里,“好吧,既然你这么坚定。”

  “我尊重你的选择,想回去,你就留在苏黎世写作业吧,祝你过得愉快。”

  什么?

  含之六岁的小脑袋如遭雷击,就开学了,她还得回去上学,爸爸连这也管了吗?

  他把她留在这里,和冷漠怕的『奶』『奶』呆在一起!

  天啦撸!

  没有给她悔的余地,飞机很快起飞。

  樱桃小丸子呆滞地目送飞机在跑道上滑跑,最消失在云层里,深一脚浅一脚往回走。

  只留给佣人们一颗惆怅呆滞的脑勺。

  令嘉在飞机上有点舍得。

  她频频往地看,开口道:“我们这会会太好?还给妈妈添麻烦……”

  “小八,慈母多败儿,教导孩子需魄,想什么都以得到,你这会惯坏她的。”

  傅承致把手搭上她的肩膀安慰,“放心吧,妈妈嘴上说,其实很喜欢小孩子。”

  令嘉虽然认他的,心里却还是惦记孩子。

  含之很聪明,还很记仇,这么把她扔在陌生的地,她说定能记到,影响父女感。

  小孩失魂落魄回家,才进门,就跟目瞪口呆的『奶』『奶』眼瞪小眼。

  晚餐厨房只做了一人份,女人捏着刀叉,准备进食,然就瞧见这个樱桃小丸子,矮矮一个站在厅门口。

  她被吓一跳。

  “你怎么回来了?你爸妈呢?”

  这生硬的问询,再加上被爸妈抛下的委屈,她再怎么聪明,终究是个小孩,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奶』『奶』……『奶』『奶』……”

  老人没有过哄孩子的经验,手足无措站起来愣在原地,等着孩子抱上她的腿,裙子被眼泪濡湿,才轻咳声,把小孩推开些,“怎么了?”

  “我爸爸妈妈我了!呜呜呜呜……”

  “你做了什么惹他们生气?”

  “我说想把波比带回伦敦,呜呜呜呜,我爸爸很生气……”

  “那难怪呢,你难道知道,你把当初把狗送来苏黎世,就是因为你妈妈有哮喘吗。”

  见她哭得都上气接下气,她生疏而略显笨拙地拍了拍她的背,帮孩子顺顺气。

  一整晚,这孩子简直像开了闸的水龙头,眼泪停下来,深深沉浸在被抛弃的痛苦中。

  到最,老『妇』人无奈,看书时候,只好把小丸子抱起来,在怀里安慰,跟她讲了哮喘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啊,你来得这么突然,你妈妈当年生下你,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你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更应该体谅他,别哭了啊,脸都哭花了……”

  其实令含之已经理解,怪爸爸了,她现在还在流眼泪,是被感动的。

  原来她差点没办法来到这个世界上。

  妈妈好,她开始反思过去那个调皮的自己。

  难怪爸爸一点都像别的爸爸那么慈爱,待见她,妈妈在时候,还总是暗戳戳排挤她,原来都是有原因的,怪她的出生差点了妈妈的命呀。

  这么一想,似乎都有原了。

  在苏黎世呆了几天,她也渐渐习惯了这边的生活。

  冷漠的『奶』『奶』没有那么怕,家庭教师从伦敦送过来,都被赶去休息了。

  据说孩子都是隔辈亲,『奶』『奶』觉得应该把她培养成第二个傅承致,学那么多东西太累了,小孩子还是应该过得快乐一点。

  含之就这被迫开始了游手好闲的快乐时光,上山坐小车滑雪,下水游泳,玩得乐思蜀。

  假期彻底结束,临回伦敦前一晚。

  令含之选了盒自己最喜欢的蜡笔,认认,给爸爸妈妈还有自己,画了幅全家福。

  这幅画上比以往还添了一个人,是『奶』『奶』。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