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长街 第49节(1 / 2)

作者:殊娓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唐予池出国那天,向芋和干爸干妈一同去机场送他。

他们在国际登机口拥抱,唐予池说:“等我闯出名声,再回来时,请叫我唐总!”

向芋扯着他的耳朵,趁着干妈干爸听不见,咬牙切齿地小声质问:“你闯出个屁,懦夫,你居然为了这点事儿要躲岀国去?!”

唐予池也小声回击:“我躲岀国好歹精神百倍,总比你整天郁郁寡欢强!”

“我哪有郁郁寡欢!”

“你还没有?!9月去参加卢胖子婚礼,我看你那表情像是吊丧,幸亏卢胖子性格好,我又英勇地替你多喝了好多酒,不然你能活着被他们放回来?”

卢胖子是他们高□□同的好友,也是一个富二代。

那天向芋也不是故意不高兴,她只是在宾客席里,不小心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人同她打招呼,还叫她嫂子。

向芋吐槽:“你好意思说我?叫你少喝你不听,最后喝成死狗,还是我抬你回来的!”

两人逗嘴半天,唐予池该进去安检了。

他重新拥抱向芋,温柔地小声叮嘱:“照顾好自己,开心点。别以后再遇见,靳浮白还是那么有钱那么帅,你又丑又老,像鬼似的。”

向芋点点头,也温柔地说:“知道了,一路平安,落地给我打电话。放心吧,我是天生丽质,80岁依然是美女,最丑的就是你,国外整形技术发达,你多考虑考虑。”

出了机场,她心里空旷得仿佛能听见穿堂风声。

最后一个能和她谈论靳浮白的人,也离开了。

向芋鼻子酸得要命,可她想起来,靳浮白说过——

“我不在时,可别哭,怕别人哄不好你。”

不远处干爸在冲着她招手:“芋芋,走了,干爸干妈请你吃饭。”

她压下酸涩,扬头一笑:“好啊。”

而那一年,她没有任何关于靳浮白的消息。

第39章擦肩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也不过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向芋的周围好像换了一片天地。

常去的那家网球馆里运动的人都换了一批又一批,只不过,八卦还是那些八卦,没什么新意。

向芋在这些“无意间”传进她耳朵的消息里,拼凑出了安穗去找唐予池的原因。

太久没有踏入过那个圈子,她甚至都不知道,原来李冒已经入狱了。

具体原因被传得五花八门,向芋没有细究,只觉得上次见李冒,听他哑着嗓子讲鬼故事,好像才是不久前。

但她隐约听说,入狱的不止李冒。

还有他们李姓家族的其他人。

不过这些入狱的人里,应该没有李侈。

因为她在李侈名下的酒店里,见过他一次。

那是新年前的倒数第二个工作日,晚上10点钟,周烈给刚入睡的向芋打了个电话。

他语气很急,说要去国外一趟,拜托她同行。

临时订机票已经买不到直达的了,他们需要在沪市住一晚,然后搭乘最早班飞机,飞往国外。

周烈在沪市订的酒店,是李侈名下的。

一路上向芋心不在焉,以为自己会像以前一样,看见整个酒店混搭着各种国家各种风格,欧式浮雕白柱配国风雕梁画顶之类的。

她甚至还做好了面对那种熟悉感时控制自己情绪的准备。

结果没有。

进了酒店,她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

整间酒店和其他五星酒店没什么区别,简洁干净。

空气里不再是那种被烘烤的暖橙香,也没有放着柴科夫斯基的曲子。

周烈要了两个大床房,刷了信用卡。

向芋听着工作人员报出房间价目,有些纳闷。

进电梯时,她问周烈:“你和这家酒店的老板,有关系?”

所以才打了大的折扣吗?

周烈像是正在为工作的事情烦心,满脸深思,随口回她:“没有,这酒店的老板现在混得不太好,所有人来,都是这种价格,挺合算的。”

混得不太好。

向芋细细揣摩这句话。

临出电梯前,周烈大概是从工作中回神,安慰她说:“别担心,你男朋友的股份应该是买给酒店老板了,他没事,我说的不太好,是这酒店老板家里有人入狱,对他影响很大。”

向芋是第二天赶早班飞机时,碰巧遇见了李侈。

他和以前变化很大,看上去瘦了一些。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