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长街 第36节(1 / 2)

作者:殊娓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这些向芋隐约也有听说,但她都不在意。

唯一令她在意的,是8月底时,靳浮白终于从国外回来。

那天向芋打完网球,拎着球拍转身,冷不丁看见靳浮白大敞着腿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正拿着她喝剩一半的矿泉水喝着。

向芋一路小跑过去,抢过水瓶:“你都喝了我喝什么?”

靳浮白眼底都是笑意:“我一下飞机就赶来看你,连口水都不给喝?”

“你怎么今天回来了?不是说下周么?”

“太想你,就回来了。”

向芋被他揽着坐到他腿上,仔细看才发现,靳浮白瘦了很多。

她想起那篇没有温度的讣告,想起在国外时他沉默抽烟的那天晚上,想起他扛着亲人去世的消息却从未示弱。

向芋眼眶一红,叫他:“靳浮白。”

这人却没有一点想要同她诉苦的意思,手揉着她的臀,目光下流地往她的网球短裙上看:“球打得不怎么样,衣服倒是挺像模像样。”

向芋一腔眼泪全都憋回去,打他一下:“你怎么那么色呢!不正经死你算了!”

靳浮白笑着,凑到她耳边:“刚才你跳起来,猜猜我看见了什么?”

第31章填补第三个男人了

靳浮白回来那天是8月24日,星期六。

他已经是尽力加班加点地忙完,提前了一个星期从国外回来,结果被向芋用毛茸茸的网球怼在胸口上,十分不满地质问:“你怎么不再早点回来呢,再早点,我们就能一起过七夕了。”

向芋掰着手指算算,无不可惜地说:“只差十天呢。”

“我不在,你七夕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和唐予池一起吃了个饭。”

靳浮白正揽着她的腰穿过网球场地往试衣间走了,听见她这话,停下来,手往她腰上软肉上轻轻一掐:“合着今年俩情人节,一个洋的一个国产的,都是和你那发小过的?”

向芋像一尾灵活的鱼,从他怀里钻出去,站定在他面前,笑着说:“骗你的,那天还有我干爸干妈在呢!”

网球场地是澄澈的蓝色,她穿了一套白色的背心网球裙装,头顶带着同款空顶鸭舌帽。

刚打过球,脸颊因为运动而变得粉红,发丝被汗水浸湿。

至于眼里么,满是狡黠。

靳浮白看着她,一时晃神,再回神时向芋已经把网球拍和帽子都塞进他怀里,还踮脚亲了他一下。

这姑娘亲完就跑,兔子似的蹦着跳着,不忘扭头叮嘱:“等我哦,我去洗澡换衣服!”

网球裙实在是短,跑起来臀廓都能看到。

腿部皮肤在下午的阳光里,白得晃眼。

靳浮白收回目光笑一笑,掂量着手里的网球拍。

球拍的牌子普通到都没听过,粉白色的,感觉不大好用。

这球拍他倒是眼熟,从照片上看见过。

当时他在国外,向芋兴冲冲给他发了照片,说以后有新伙伴了,而且极度开心地给他介绍了这球拍的“划算”。

原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她说的是,“买球拍75折,还送了运动水杯,超合适的”!

明明和他说一声,根本不用她自己花钱,她却像得了天大的便宜。

这事儿惹得靳浮白在焦头烂额的夜里,阵阵发笑。

向芋很快从更衣室出来,应该是潦草冲了个澡,素颜,头发都没吹干,就那么湿哒哒地散着。

她这样子让靳浮白想起在长沙初遇她时,居然有人越是淋雨越是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靳浮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你淋雨的时候挺好看的。”

被夸的人相当不满:“你怎么那么坏心眼呢?还盼着我淋雨?”

不过她的不满只有一瞬间,下一秒她就拉着靳浮白的手臂,远远同另一个场地里的男人挥手。

等那男人转过身继续打网球,向芋才说:“刚才那个是我的私教老师。”

“知道,李侈说了,你有个私教男老师。”他特地在这个“男”字上加重语气。

“李侈怎么那么八卦,他开什么酒店,去办八卦周刊算了。”

向芋对她的老师还挺崇拜的,“我的私教老师可厉害了,那天他们老师组打比赛,就他技术最好。”

靳浮白瞥她一眼:“作死呢?”

她是真的越来越胆儿肥,见面才十几分钟,已经在他面前提起两个男人了。

也许见到靳浮白回来,向芋真的心情很好。

她做了个好幼稚的“怕怕”表情,瞪大眼睛,佯作惊叫:“不要杀我。”

靳浮白被她逗笑,目光暧昧地往她身上扫:“我说的不是作,是做,‘死’在床上不好么?”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