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长街 第28节(1 / 2)

作者:殊娓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向芋有些迟疑:“你这是......”

“不是岳父岳母要回来,你挑挑看,有哪些是他们会喜欢的,都拿走。”

他就站在窗边抽烟,这声“岳父”“岳母”叫得十分自然。

向芋围着浴巾,艰难地越过满地礼盒,走到靳浮白面前,随便指一指:“那就这个酒吧,我爸爸偶尔会喝一点。”

路上格外堵车,他们连早饭都没吃,赶去机场。

到了机场正好上午十点半,向芋一路小跑往国际到达口去。

靳浮白双手插在大衣兜里,在她身后迈着长腿闲庭信步,声音还要越过人群叮嘱她:“慢点跑,别摔着。”

路过一方电子告示牌,向芋才停下脚步:“好像晚点了。”

那天他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向芋问过靳浮白要不要买些吃的充饥,他都拒绝了,只说让她留着肚子陪爸妈吃饭。

一直到中午,航班终于到达机场,可人都走光了,向芋也没看到自己父母的影子。

电话打来打去都是关机,向芋突然冒出一点不好的预感。

她拨了爸妈在国外的同事电话,得知爸妈并没有回国,正在国外开会。

挂断电话,见她脸色不好,靳浮白问:“怎么了?”

向芋皱了皱眉:“没事儿,走吧,他们今天没回来。”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向芋被自己父母放过无数次鸽子,已经习惯了。

最早在小学,全班同学的家长都来开家长会,只有她是自己去的,坐在家长里,还要佯装自己很平静。

回去路上,手机导航提示“前方严重拥堵”,好大一段路都堵成了暗红色。

向芋看着靳浮白的侧脸,忽然有些歉意。

因为她家里的事,靳浮白跟着忙了一上午,现在下午1点多,堵在高速公路上还没有饭吃。

她往衣兜里摸一摸,全身衣服都是新的,只有手机和钱包,连块小饼干都没有。

“找什么?”

“想找点吃的......”

给你。

靳浮白都没把话听完,拉开车门下车,整条高速上都是堵车的长龙,他拉开后备箱,拎出一盒点心,撕开封口的胶贴,丢给向芋。

挺大的盒子,里面只有五块小饼。

每个饼上一个字,“福禄寿康喜”都祝愿全了,饼身花纹精美,有点像窗花,还有手作师傅的名字。

“这个是不是很贵?留着送人多好......”

靳浮白重新系好安全带,语气很温柔:“吃一点垫垫,一会儿带你吃好的。”

向芋捏了一块,想要递给靳浮白。

她什么都没做,来回都是他在开车,饿也应该是他饿。

可靳浮白却拉起她的手,吻一吻手背:“别不开心,想去哪,带你去。”

堵车的地方已经是邻近下高速的路段,能看见不远处高楼林立,广告牌五彩斑斓,连路灯都仍挂着中国结。

向芋沉浸在靳浮白的温柔里,怔了好久,才把点心递到他唇边:“你吃啊,你才应该更饿吧。”

靳浮白问过向芋,会不会怨父母。

她摇摇头,说都是在生活里打拼的人,他们已经那么辛苦了,她还没不懂事到那种地步。

吃饭时,向芋的妈妈打电话过来,语气里都是歉意:“芋芋,我们初五才能回去,临时有些事,很忙,走不开。”

向芋只说没关系,初五去接机。

挂断电话,她扭头同靳浮白吐槽:“初六我都上班了,还说和我爸爸妈妈去泡温泉呢。”

“请个假?”

“我们公司好缺人,请假就算了。”

靳浮白逗她:“要不要我假装当成你爸爸,替你和老板请个假?”

“不要!你当什么爸爸!”

靳浮白真的是宠爱她的。

初四晚上,李侈约靳浮白去场子里玩,转头却看见他坐在沙发里看网页,页面都是戒指款式。

李侈挺兴奋的:“靳哥,你终于想通要戴戒指了,我早说了你这手型戴戒指好看!给你看我最近入手这款,你戴肯定也合适。”

他说着,把戴了3枚戒指的手伸到靳浮白面前,黑钻在灯光下光芒璀璨。

靳浮白只瞥一眼,收回视线:“我选女款。”

“女款?给谁啊?”

李侈吓了一跳,“不是吧?家里这么快就给安排了?哪家小姐啊,我还以为怎么也要等你31、32岁呢......”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