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长街 第25节(1 / 2)

作者:殊娓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不严重不严重,就是腰闪了一下,在家卧床修养呢。”

唐予池压低声音,“抱歉啊,今天不能陪你吃饭了。”

“早饭本来也不用你陪。”

“早个屁,现在是下午一点,吃什么早饭?”

挂断电话,向芋才看清时间。

原来已经下午1点13分。

早晨时她倒是醒过一次,这间房外面就是楼梯,她隐约听见靳浮白下楼梯的脚步,略显匆匆。

那时候是早晨6点钟,他也就睡了一个小时,不知道急着干什么去。

起床洗漱后,向芋走出套房。

欧式走廊铺了一袭喜庆的红地毯,凌晨回来时太困,她没太注意周围环境,现在一看,李侈这人虽然审美不怎么样,还挺传统的。

她还是第一次住会在春节给每个房间都贴上对联的酒店。

靳浮白这间可能是特地说过,什么都没贴,对面门上的对联很有意思——

上联,“乐乐乐乐乐乐乐”。

下联,“朝朝朝朝朝朝朝”。

向芋用手机搜了一下,才知道这对联该怎么读。

她搜完,回头看了一眼套房里的陈设,靳浮白昨天穿的那件大衣挂在门边,巧克力渍已经清理干净。

昨晚像是一场梦,不留痕迹。

向芋关好房门,站在走廊里抻了个懒腰,不确定后面该怎么做。

-

靳浮白赶回酒店,是下午两点多。

凌晨开车回来,洗过澡后刚站在窗口抽完一支烟,都没来得及阖眼,接到电话说他预定的东西已经加急从国外运回来了。

但天气不好,飞机迫降在邻省机场。

那东西他急用,只能驱车又去了趟邻省,拿到东西赶回来,就是这个时间。

套房里安安静静,楼上向芋住的那间卧室的门敞开着,床铺整齐,一看就是工作人员打扫过。

向芋估计已经走了。

靳浮白皱了眉心,靠在门边,烦躁地摸向大衣口袋。

没摸到烟,可能忘在了车里。

其实昨天见向芋,他也一直在犹豫。

这姑娘对他还有点好感是一定的。

但她太理智,如果不是她想要的关系,她真就说不要就不要。

一晚上也没见她对他多热情。

同他说话时,还没有对她那个发小说话笑容多。

隐约想起李侈说的,“靳哥,也就这两年了,你这时候扯上感情是不是......”

他当时怎么和李侈说的来着?是不是说自己有分寸?

但他真的有分寸吗?

说不上来。

真的有分寸......

就不该招惹向芋这样的姑娘。

最开始倒也没失算成这样,躲也躲了,靳浮白甚至去了趟国外。

邪门的是,异国他乡的路上,建筑风格和帝都迥然不同,他站在一块钻戒的巨大广告牌前,居然想起他和她说过的话。

“有什么羡慕的,左不过是个戒指,我给你买就是了。”

这段对话大概发生一个很平常的晚上。

向芋加班后从公司跑出来,公司对面的商厦上挂了钻戒的广告。

可就是这么一桩小事,他也记得清清楚楚。

靳浮白在国外逛来逛去,家里待几天,浮华场里走一圈,全部索然无味。

最后还是跑去订了一款戒指,知名设计师的款式,简单大方。

回国路上,靳浮白想,人总不能说话不算数,戒指该送还是送。

具体发展成什么关系,再说。

人家向芋根本不给他“再说”的机会。

昨晚不是还眼睛亮晶晶地祝他每天开心......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