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长街 第15节(1 / 2)

作者:殊娓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靳浮白撂下这句话,自己去找夜店经理,指了指向芋那桌:“结账。”

经理被靳浮白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开口:“靳先生,这桌的账单是挂在客户信用卡上的......”

后面的话经理没敢说出口,只把预订台子的信息送到靳浮白的眼前。

靳浮白微微垂眸,预订薄上面写着,向芋那桌的预订人是:唐予池先生。

下面是这个唐予池的手机号码。

“那就从他卡上扣。”

靳浮白挥挥手,边走边用微信搜了那个手机号码。

跳出来的微信名片很有意思,头像是一白色的陶瓷瓶子,瓶身上被p了个“丑”字。

这瓶子靳浮白见过,在长沙机场向芋曾耐着性子把瓶子包裹了好几层,还签了一份托运易碎物品的单子。

千里迢迢带回来的陶瓷瓶,现在是另一个男人的微信头像。

靳浮白盯着手机屏幕里的照片,眯缝起眼睛。

第14章午夜去洗个热水澡

遇见“鬼鬼”时,向芋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她想过,上次靳浮白为了她在饭局上说“鬼鬼”是闲杂人等,估计这只鬼也丢了很大的脸,这次碰巧遇见她,人家是一定会找回来的。

当然是找她还回来,又不可能去找靳浮白的麻烦。

可是向芋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脾气,指桑骂槐地说她几句都没关系,反正不痛不痒,说得也都是谣言鬼话,不往心里去就行了。

但想要下她的面子,她不愿意。

几瓶黑桃a,她又不是喝不起,就当犒劳自己连日加班辛苦了,顶多回去偷偷心疼一下。

决定都做好了,没想到酒还没点呢,一个穿着马甲的服务生走过来,不知道在“鬼鬼”耳边说了什么,“鬼鬼”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像要变回原型似的,还吓了向芋一跳。

随后,“鬼鬼”扭头给她的胞胎姐妹们一通眼色,几个女人灰溜溜地夹着包跑了。

只落下一块火红的皮草围脖在沙发上,不知道是谁的。

谁会在这时候悄然出现给她解围?

向芋如有所感,转过身,正好看见靳浮白从灯火璀璨处缓缓走过来。

他没穿羽绒服,敞怀穿着一件浅驼色长款羊绒大衣,里面是一件黑色衬衫,穿得像刚从大牌秀场上面走下来的模特。

为什么只是穿得像呢,也许是因为他有一种比模特更幽深的气质吧。

还有靳浮白那双深情的温眸,沉沉看向她。

向芋有些意料之外的怔忡,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靳浮白慢慢向她走来。

他在她面前站定,俯身摸着她的脸:“傻了?”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春节后吗?”

靳浮白用食指指背轻轻刮蹭她的鼻梁:“‘驱马历长洲,无暇以顾盼’,懂不懂?”

向芋还以为他急着回帝都是有什么大事,扬着头问他:“为什么无暇顾盼?”

靳浮白的情话信手拈来:“为你。”

他说完,弓了些背去吻她。

这个男人的唇上还带有一点外面的寒意,身上是她熟悉的沉香气息,唇齿纠缠,让人无端沉溺。

那天向芋不知道李侈也在场,后来她在靳浮白手机里见过李侈发给他的抓拍照片:

在夜店的灯红酒绿里,满室烟雾弥漫,靳浮白扶着她的后颈与她接吻。

他穿着大衣,而她只穿了一件毛衫,看起来他真的像是只为思念她风尘仆仆从国外赶回来的恋人。

向芋也愿意相信靳浮白是这样的。

所以那天她格外开心,搂着靳浮白的脖子,又怕环境太吵他听不清,凑在他耳边说:“你听人说过玛雅人的预言没有?说是在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12月22日太阳就不会再升起来了,我前些天还在想,万一你还没回来就世界末日了,那我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靳浮白偏过头,看见向芋蹙着眉心的样子,担忧居然是真实的。

所以他的温柔和耐心也是真实的。

靳浮白拎起向芋的羽绒服,帮她穿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抱起来往外走。

那辆车牌5个4的黑色奔弛就停在夜店门口,上了车,脱离喧嚣,他才用安慰的口吻同向芋说,世界上拥有那么多高精尖的各类学家,真要是有世界末日早就备战了,还能轮得到广告公司和影视公司用这个噱头赚钱?

有一部叫《2012》的灾难片向芋确实看了,看得心里发堵。

她想了想,觉得也是。

所有人都按部就班,也就她这种闲人什么都要跟风感慨。

“这种东西也信,想我了?”靳浮白是这样理解的。

他没有问她要不要回家,也没说带她去哪,但车子开出夜店那条街,向芋很快认出来,这是去那家酒店的路。

她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路灯:“没有。”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