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长街 第8节(1 / 2)

作者:殊娓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说到“靳浮白”这三个字,唐予池关上客房的门,十分严肃。

最初的诧异之后,向芋反而平静下来:“你认识他?”

“不认识。”

唐予池把那件衬衫丢回向芋敞开的行李箱里,深深吸气,“但听也听说过,他和李侈他们是一起的。什么都玩,澳门去一趟输个几百万和玩似的,身边女人换来换去从不走心,这样的男人是你能hold得住的?趁早离远点。”

李侈这个名字向芋没听说过。

“说说你怎么认识靳浮白的,是他主动联系你的?”

唐予池拎起那个白陶瓷花瓶,指着向芋,“他们那种人没有感情的,你要是想被包养,你就去。”

向芋掀起眼皮:“你什么意思?”

唐予池和向芋从三岁到现在,每天拌嘴却从来没吵过架,这是惟一一次“对峙”。

但还没吵起来,客房传来敲门声,是唐母:“唐予池你给我出来,往芋芋房间钻什么,要死了你!”

话音未落,唐母推门进来,拎着唐予池的耳朵往外走:“你都多大了?21岁还往女孩屋里钻?太不像话了!”

唐予池被他亲妈揪住耳朵,疼得呲牙咧嘴,还不忘警告地瞪着向芋。

“你这死孩子瞪谁呢!再瞪芋芋看我不打死你。”

他长了一张奶狗脸,21岁了看着还像个18、19岁的高中生。

挣扎时掉了一只拖鞋在客房,被向芋捡起来丢过去,砸在唐予池腿上。

唐予池气得拎着拖鞋回自己屋里关上了门。

向芋有时候想,她如果有个亲弟弟,应该就是唐予池这样。

过了几分钟,手机震动一瞬,是唐予池发来的信息:

【我说话说得过分了,但你真的要小心些。】

【向芋,那个圈子太高,多少想一步登天的人挤破脑袋想要钻进去,最后都死得很惨。】

向芋盯着信息看了一会儿,给唐予池回复:

【我什么时候想一步登天过?】

向芋对事业态度十分懒散,大概是因为爸妈永远都在忙工作,她看到“事业成功”这种词总觉得意味着空旷的家,十分不喜欢。

生活又没糟糕到需要她去赚钱糊口,她就这么混着,也没什么。

唐予池没再回复信息,一直到向芋朦朦胧胧睡着,才感觉手机在枕头底下震动。

她在黑暗里摸出手机,按量屏幕,挣扎着摆脱睡意看清屏幕上的字:

【你要是真有所图,倒好了。】

这句话说得像是叹息,向芋也只是看了2秒,又撑不住睡过去。

后面几天唐予池联系上了安穗,忙着旧情复燃,再也没谈论过关于靳浮白的话题。

做朋友就是这样,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很多事情是点到为止的。总不能天天揪着不放,那朋友肯定是做不成的。

向芋回到自己家已经是三天后,陈姨接过行李箱,笑眯眯地问:“玩得好么?”

“还不错,我爸妈回来过吗?”

每次问到这个问题,都是陈姨替向芋尴尬和惆怅:“没有呢,说是这段时间忙,回不来的。”

向芋倒是淡定很多:“嗯。”

“对了,芋芋啊,这几天总有人打电话找你。”

陈姨拿起抹布擦着台面上的灰尘,“每天傍晚都打来,是个挺有礼貌的男人。”

向芋的同学朋友几乎找她都是打手机,她能想到的唯一会给她打座机号码的,就是靳浮白。

她在酒店拨过家里的座机号码,他如果有心想查,一定能拿到。

回拨电话时,向芋有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故意。

家里的座机是白色的,她拿起话筒放在耳边,按了回拨,在“嘟——嘟——”声里屏住呼吸。

电话被接起,靳浮白说:“向芋?”

向芋的手指紧张地搅在电话线里,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难以呼吸。

指尖上被缠绕的挤压感像是命运绕指而过,紧紧勾住她的心脏。

其实她不了解靳浮白么?

也不全是。

哪有那么多有钱且深情的豪门子弟,那么凑巧就爱上了她?

他只是在某些瞬间,对她起了一些兴趣,这些兴趣能不能称之为爱呢?当然不能。

向芋不是个笨女孩,很多事情她都知道。

知道却又不甘心,这是她自己都没意料到的。

向芋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靳浮白,听说你找我。”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