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91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程越霖瞟他一眼,放下手里的酒杯,轻哼了声,回道:“说我?以为都跟你似的?”

  钱梵最近被家里逼着相亲,他负隅抵抗,钱母就盯着他吃喝玩乐的作风说事,搞得他苦不堪言。

  傅琛远闻言笑了笑,剑眉微扬:“呦,听这语气,你家庭地位还挺高?”

  “凑合。”

  声音不咸不淡,却隐含炫耀。

  傅琛远听到这话,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起身取过自己的外套:“行,那你替我玩,我先撤了。”

  “你去干嘛?”钱梵问到。

  “接人。”傅琛远给钱梵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紧不慢地穿上外套,“最近有门禁,大晚上的,可不能在外面喝酒。”

  “啧,弟妹管得还挺严。”钱梵摇了摇头,然后又瞧向程越霖,“霖哥,还是你好,也不见嫂子给你打电话催回家。”

  程越霖:“……”

  这话怎么听都不太顺耳。

  然而钱梵话音刚落,桌上的手机响了。

  程越霖瞥了眼来电显示,眉眼稍霁,拿起手机接通:“喂。”

  “你在哪?”

  “哦,和钱梵他们在金煌喝酒。”他隐约提了些音量。

  只是话筒里,阮芷音的声音像是挺欣慰:“那你慢慢喝,不用急着回来。”

  程越霖:“……”

  余光瞟见钱梵和傅琛远凝望而来的视线,他轻咳了声:“知道了,催什么,这就回去。”

  阮芷音:“?”

  以为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阮芷音善解人意道:“我没有催你,琳琅来了,今晚我和她睡。金煌离我公寓挺近,你要是酒喝太多,让司机送你去我的公寓歇一晚也行。”

  猝不及防的话让程越霖微哽,他不动声色地点头:“嗯,等会看看,我先挂了。”

  眼见程越霖放下电话,钱梵顺势问了句:“霖哥,是不是嫂子催你回家呐?”

  程越霖微抿下唇,嗓音漫不经心:“唔,这不是在外面待得太久,想我了。”

  “那你还愣着干啥?”钱梵连忙把男人挂在门口的外套丢给他,并催促道,“赶紧回吧。”

  程越霖望着怀里的外套,又瞧了眼好整以暇站在包厢门口的傅琛远,指了下空了一座的麻将桌,慢腾腾道:“我回了,你们不是三缺一?”

  “再叫人呗,汪鑫他们就在隔壁组局,可不缺人。”钱梵自觉体贴,“霖哥,赶紧走吧,省的一会儿嫂子在家等你等得着急了。”

  程越霖:“……”

  ——

  别墅里,阮芷音陪着心情不好的顾琳琅喝了会儿酒,结果顾琳琅没喝多少,倒是她有些上头。

  醉意渐沉,两人躺在次卧的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

  一小时后,顾琳琅无奈望着已然睡过去的阮芷音,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未接电话,还是准备离开。

  才刚下楼,就听到了门口的响动。

  丛金煌出来,程越霖让司机围着主城区绕了两圈,才姗姗回到别墅。

  顾琳琅望着眼前的男人,打了个招呼,嘱咐道:“音音喝了点酒睡着了,你去看看吧。”

  程越霖望了眼楼上,随即点了下头:“司机还在外面,让司机送你吧。”

  “也好。”顾琳琅倒没拒绝。

  行至门口时,她突然想起四年前第一次见到程越霖时,对方有些突兀地询问她玉佛的事时略显执着的神态。

  “对了——”顾琳琅转过头,“结婚后,音音真的活泛了不少。其实她以前在孤儿院,要比回阮家后活泼很多。”

  顾琳琅比阮芷音大两岁,两人虽说是一同长大的好友,可除此之外,她还有一种身为姐姐的责任感。

  望着男人那双漆黑平静的眼眸,她顿了顿,声音很是认真:“你能让她一直幸福下去吗?”

  程越霖凝重抿唇:“当然。”

  “那就好。”顾琳琅松了口气。

  ——

  翌日,当阮芷音揉着眼睛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回了主卧。

  转过头,瞥见身旁的男人,她皱了下眉:“琳琅呢?”

  “走了。”见阮芷音凝神沉思,程越霖弹了下她的头,“怎么着,还真想把我赶出家门了?”

  说的是她昨天劝说他如果喝多了酒,不必急着回家的事,程越霖觉得她还真是没有一点管制他的自觉。

  阮芷音听罢摇了摇头,伸手去抱他:“没有,那我也得陪陪琳琅嘛。”

  “你就不怕我被拐跑?”他低眼看她,语气轻描淡写。

  阮芷音微顿,抬眸道:“那你会吗?”

  “不会。”程越霖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放心,没人能把我拐跑。”

  阮芷音笑了,头埋进他怀里,想到了另一件事:“阿霖,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没什么想要的。”

  最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怎么会什么都不想要?”阮芷音对他这个答案不甚满意,复又抬起头,凝眉看他,“你好好想想。”

  程越霖眼眸深沉:“阮嘤嘤,你觉得,人生能重来吗?”

  “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能重来,我倒是有个愿望。”

  “什么愿望?”

  他没再回答。

  林哲入狱后,程越霖曾去见过一次。对方胆子小,随便恫吓了几句,就给他讲了不少阮芷音刚回阮家时的事。

  如果说还有后悔,大概就是,那时没能察觉她沉默背后的遭遇,和她独自面临的一切。

  如果真能重来,大概是想要回到那个时候,护住她所有的笑容,能让她无畏的张扬,能在往后的人生里,肆无忌惮。

  阮芷音等了许久,也没能等到男人的回答,索性不再追问。可是这一次,她想给他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

  第63章

  短暂的假期很快过去, 眨眼到了四号,阮芷音照常去上班。

  虽然不是独家供应,但能和中村生物一起拿下cf的合作, 南茵的招牌响亮了不少, 甚至吸引来了不少投资方问询,只是阮芷音暂未有大轮融资的意向。

  办公室里, 康雨刚给阮芷音汇报完c端新产品线的事,阮芷音将文件签完字递给她,问到:“之前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康雨自然知道阮芷音问的是什么,回道:“林成入狱后,苏苼就断了经济来源,回国后直接缠上了林菁菲,恐怕她不会再在岚桥待下去了。”

  苏苼是给林成生了私生子的情人, 一直被安置在国外。之前林成入狱,资产亦被冻结,苏苼母子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 不得不回国。

  至于对方为什么会缠上林菁菲, 自然是有人向她透露了林菁菲的消息。

  说实话, 一开始阮芷音并没有想过为难林菁菲。冤有头债有主,她很清楚,以往林家的事, 林菁菲没有参与过。

  至于林菁菲的那些小心思, 且不说阮芷音从未误会过, 就算有误会,她也不会因为男人和感情去找另一个女人的麻烦。毕竟在一段感情中, 女人该亲自解决的只有男人。

  如果林菁菲没有利用林伟来招惹她, 看在季奕钧的份上, 阮芷音也不会做到这步。

  康雨走出办公室后,阮芷音收到了秦湘打来的电话。

  “芷音姐,林菁菲把岚桥的几套房产都出售了,还有一些字画首饰,我已经托人帮你买回来了。”

  “湘湘,谢谢。”阮芷音笑了笑,起身走到窗边,“回头我让康雨把钱打给你。”

  “不用,就当是我的投资了。”秦湘的声音有些急促,“现在要送我爸我妈去机场,先不聊了芷音姐。”

  电话挂断,阮芷音摇了摇头,她真是担心秦湘这种单纯的性子,有一天会被人骗。

  林菁菲之前见几款仿品销量不错,急功近利地扩大了公司生产线,从银行贷了不少钱。

  现在公司破产,她被法院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亟需将银行的大笔欠债还清。

  银行那边动作这么快,阮芷音有插手。毕竟,她也不想再被林菁菲打扰。

  她很清楚林菁菲有多在意面子,如果对方能够离开岚桥,是对她最好的结果。

  林菁菲花销大,现在的情况已经无法应付生活,光是烦恼苏苼的纠缠就够费劲了,估计没有时间再来惦记她。

  ——

  诚如康雨所说,林菁菲已经被苏苼纠缠得不胜其烦。这会儿刚走出公寓的电梯,就撞上了蹲守在门口的苏苼。

  被人抓着手臂不放,林菁菲凝眉看向对方,语气不善:“苏苼,你究竟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苏苼也不和她废话,直接道:“只要你出了嘉嘉在国外的学费,我就不会再缠你。”

  “他有你这个妈,跟我有什么关系?”

  “嘉嘉可是你的亲弟弟,你怎么能置之不理?”

  苏苼大一时就辍学跟了林成,生了孩子后一直没有工作,全靠林成养着。

  林嘉在国外时上的是最好的学校,现如今林成的所有财产均被冻结,不想儿子没有学上,她只能找上林菁菲。

  “我妈根本没给我生过弟弟。”林菁菲用力甩开苏苼,“而且我早就说过,我现在根本没钱。”

  苏苼闻言,顿时来了脾气:“你天天开着跑车,怎么可能会没钱!”

  苏苼自然不知道林菁菲的车子也即将被抵押,只当是对方不愿承担林嘉的学费。

  林菁菲望着眼前这个父亲的情人,只觉得自己如今的境遇分外可笑。

  15岁那年,阮芷音出现在阮家。那时的她,眼见着众人的目光一点点被阮芷音夺走,所有的光环被放到阮芷音头上,她却处处被阮芷音压着,沦为了阮芷音的陪衬。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