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90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林菁菲瞬间哑然,她很清楚,这一次,她是真的什么都抓不住了。

  ——

  阮芷音和程越霖回到别墅时,酒劲逐渐上来了些。

  进了门后,她就站在玄关,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程越霖轻蹙下眉,伸手去牵她,却被酒意上脑的阮芷音直接避开。

  见她喝了酒后拧巴劲儿上来,男人轻笑了声:“怎么了,难不成是看秦玦现在订不了婚,还想对我始乱终弃了?”

  “你今天,看别人了。”阮芷音微醺的凤眸染上了淡淡的控诉,“那个方梓烟,长得很好看?”

  方梓烟?

  程越霖思索许久,才想通对方是谁。

  他低眼看她,眸中噙着笑意:“阮嘤嘤,你这是吃醋了?”

  “我没有。”阮芷音否认。

  吃醋这种事,是不理智的情绪泛滥,她潜意识认为自己并不是在吃醋。

  “没有?”程越霖挑了下眉,摇头失笑,“我分明是和严明锋说话,到了你嘴里,就成看别人了?”

  阮芷音凝起眉心,顿了会儿,开口道:“有人跟我说,她进过你房间。”

  男人哑然了片刻。

  阮芷音见状,更生气了些:“你为什么不说话?”

  他不说话,难不成是默认?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就是觉得很不舒服,还想冲他发脾气。

  程越霖望着她这副气恼的模样,心底的喜意更胜,趁着她没有反应,强行把她锢进怀里,继而道:“严明锋想赔罪,我还没回去,白博就把人丢出去了,这也要吃醋?”

  “不过——”

  “嗯?”

  “阮嘤嘤,我发现,你喝醉了要比平常可爱。”程越霖散漫扬眉,嗓音低沉,拖着长长的腔调:“还有,自信点,在我浅薄的审美里,只有你好看。”

  “油嘴滑舌。”

  第62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元旦。

  毕竟是难得的假期,街道边节日气氛颇浓,阮芷音约了秦湘和叶妍初一起去逛街,顾琳琅却因为有事没来。

  血拼了一下午后,三人在找了家商场里的甜品店歇脚。

  甜品上来后,秦湘挖着冰碗里的冰淇淋,朝两人说起了上回宴会的事。

  “宾客的流言蜚语管不住,林菁菲虽然没和蒋安政在一块,但爷爷那边已经松了口,婚事应该是作罢了。”

  秦家寿宴上发生的事,在豪门圈中已然不是秘密。

  秦湘了解林菁菲,当然不会傻乎乎地认为林菁菲真和蒋安政有什么,可也架不住别人三人成虎的流言。

  至于陷害林菁菲的人,秦湘也能想到。经过这么多事,林菁菲总算是逼得哥哥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现如今,林菁菲是什么都没有了。

  别人或许不理解林菁菲的心态,可秦湘从小与她相识,很清楚林菁菲为什么这么做。

  阮芷音回到阮家前,林菁菲是阮家唯一的千金。以秦阮两家的关系,若是不出意外,对方会理所当然地嫁给哥哥。

  可林菁菲没有想到,阮芷音有一天会回到阮家。当初拥有的东西一件件失去,外人艳羡的目光逐渐转移到别人身上。

  秦湘很清楚,从小便和自己争抢哥哥关注的林菁菲,不可能放下那份虚荣,拼命想要找回,却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本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可即便现在解除了婚约,哥哥也并不开怀,每日早出晚归,还时不时打听芷音姐的近况,让秦湘很是为难。

  听到秦湘的话,叶妍初托着下巴道:“林伟都被抓了,林菁菲要是能认清事实,就该和林家人彻底划清关系。”

  林成那个情人已经带着私生子回国,林家都是群吸血鬼。林菁菲的公司已经破产,要是执迷不悟,可还有得罪受。

  “算了,不提她了,聊点开心的。妍初姐,你是不是快过生日了?说吧,想要什么?”秦湘笑着瞧了眼叶妍初。

  “我现在嘛,想要个男人。”

  叶妍初叹了口气,想起因为她的‘渣女’行为至今还在生气的傅琛远。

  秦湘:“……”

  这个恕她满足不了。

  秦湘转头去向阮芷音求招,却发现对方正静静望着眼前的那份甜点发呆:“芷音姐,你怎么了?”

  阮芷音倏而回神,弯起嘴角:“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阿初和程越霖的生日好像就只差一天。”

  不仅如此,高二那年,程越霖还曾因为生日礼物的事,兀自闹过一次脾气。

  那会儿才刚放过元旦假期,回到学校时,大家还没从放假的氛围中缓过神来,晚自习时都有些松懈。

  因着周末是叶妍初的生日,阮芷音早早备好了生日礼物,是一张叶妍初最喜欢的歌手亲笔签名的cd。

  那个歌手是秦氏娱乐的艺人,签名是秦湘去要的。阮芷音专门买了精致的礼盒和包装纸,下了第一节 晚自习后,一直在那包礼物。

  钱梵就是在这时来了教室,去找倚在窗边的程越霖说话。

  “霖哥,周末打球去吗?”

  程越霖靠在那,摘下只戴了一只的耳机,随意掀了下眼皮,敷衍回了句:“不去。”

  钱梵倒也不恼,撇下嘴,继而道:“哦,差点忘了,周末你生日,程叔会回来和你吃饭吧?”

  少年面色微怔,瞥了眼聚精会神包着礼物的阮芷音,状似随意地点了点头:“嗯,可能吧。”

  生日这种事,程越霖并不是太在意。钱梵如果不提,他都快忘了。

  “这回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给你整件梅西的球衣?”钱梵笑着揽上他的肩膀。

  程越霖默默勾了下唇,目光略斜,垂眸转了下缠绕在修长指节的耳机,散漫道:“我呢,更喜欢实用的东西。比如,偶尔听听歌……也行。”

  他的话说完,抬了抬腿,书桌上的本子强调式地落在了阮芷音脚边,正埋头包礼物的阮芷音,颇为疑惑地转过头去:“?”

  对方却慢腾腾地收回视线,自顾自地拾起了本子,仿佛刚刚只是不小心,才碰掉了书桌上的东西。

  一晃到了周五那天。

  放学时,程越霖拦住了收拾好书包正要离开的阮芷音。

  “程越霖,你又怎么了?”

  阮芷音不是木头,已经发觉他盯了自己一整天。她晚自习做的那张卷子还没写完,这会儿被人拦住,皱眉抬眸间,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程越霖神情微滞,目光扫过她空荡荡的桌洞,而后抿直了唇线问到:“唔,你桌洞里的东西呢?”

  阮芷音不明所以:“什么东西?”

  “就那个——”他顿了顿,故意撇开视线,“礼物盒。”

  “哦,给阿初了。”

  程越霖蹙眉:“给她?”

  “对啊,阿初今天过生日。”

  程越霖:“……”

  再后来,他大概有半个多星期没和她说话,又在下一年他们关系转好时,强迫她送了两份生日礼物。

  现在想想,那时的程越霖——

  真是,别扭又可爱。

  ——

  七点多钟,阮芷音和好友分别,回到了别墅。

  程越霖今天被钱梵约了出去,几人许久没聚,想必也不会那么快回来。

  她上楼换了件家居服,在客厅里跟着视频做了会儿瑜伽后,门铃突然响了。

  以为是程越霖早早回来了,阮芷音起身去开门,却在看清来人后有些惊讶:“琳琅?”

  白天时,顾琳琅说临时有事没有出门,阮芷音没想到她会在这时过来。

  “实在不知道该去哪,就只能来找你了。”顾琳琅只穿了件单薄的风衣,没有化妆,面色也有些憔悴。

  阮芷音很少见到她如此低迷的模样,侧身让她进来,关门后,蹙眉问到:“和房纬锐吵架了?”

  “也不算。”散去外面带着潮意的寒气后,顾琳琅摇了摇头,却又在下一句抛出了炸弹,“音音,我想离婚。”

  阮芷音很是惊讶,眼眸微张,却没能把想说的话问出口。

  “你这是什么眼神?”顾琳琅笑了笑,缓了口气,继而道,“放心,他没出轨,只是我不想再看他为难罢了。”

  她走到沙发坐下,声音很轻:“前段时间,我去做了个检查。”

  言毕,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涩,“音音,我没想到,我会没法生自己的孩子。”

  顾琳琅对自己的生活一向很有规划,不论是婚姻还是事业。阮芷音知道,这两年bing逐渐步入正轨,她便也开始尝试备孕。

  不同于阮芷音的那些顾虑,顾琳琅很喜欢孩子,可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爱开玩笑。

  “他母亲对我不错,但这种事,也不可能不介意。”顾琳琅叹了口气,又自我安慰,“不过我现在有钱有事业,也不必强求男人和孩子。离婚的话,彼此都没有压力。”

  阮芷音凝眉,顿了好一会儿,才问到:“那房纬锐怎么说?”

  “他不同意离婚,可也知道这样能让我轻松些,愿意让我先搬出来。”说完,顾琳琅敛下眼眸,“冷静冷静,也挺好的。”

  ——

  金煌会所,偌大的包厢里放着歌,却愣是没人去唱。

  钱梵坐在麻将桌前,刚胡了一局,心情正好。

  他点了支烟,看向独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霖哥,你大晚上出来,嫂子没说你啊?”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