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89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刚来阮家时,阮芷音不过是个乖顺不起眼的小姑娘。便是林成,都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阮芷音早就不是那个因为格格不入的打扮被人冷嘲热讽的女孩,哪怕和秦玦分手,她也总有这么好的运气,能被程越霖捧着宠着。

  至于自己——

  林菁菲知道秦老爷子准备在今天的寿宴后,宣布她和秦玦订婚的事。可她也清楚,秦玦不可能同意。如果秦玦当场拒婚,她便彻底成了笑柄。

  思及此,她垂下眼眸,拦住了路过的佣人,柔声道:“我看玦哥刚喝了不少酒,去给他送杯蜂蜜水吧。”

  方蔚兰和秦玦都有喝蜂蜜水的习惯,佣人看来,她这句话倒也不算突兀。

  ……

  同秦老爷子打过招呼,程越霖就被突然凑上来的严明锋拦住说起了话。

  阮芷音环顾四周,总算看到了独自坐在角落的顾琳琅,只身走到了好友面前。

  “琳琅,你不舒服?”

  走近后,阮芷音才发现顾琳琅的脸色有些疲惫。她知道顾琳琅刚从国外回来,两人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

  顾琳琅向来是神采飞扬的姿态,很少有显出疲惫的时候。

  阮芷音还想再问,可顾琳琅已经朝她摆了手:“没什么,就是最近工作忙连轴飞,太累了。”

  话落,她看向正被严明锋围着说话的程越霖:“没想到,程越霖还能陪你来秦家。”

  阮芷音婚后就不常再参加宴会,之前又闹出那样的事,关心他们夫妻关系的人可不少。

  可今天这种场合,方才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已经劝退了所有暗怀心思的人。

  “我也没想到。”阮芷音闻言笑了笑。

  没想到他这回能这么大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佯装的。

  两人说话间,一个穿着红色礼裙的女子走了过来,语气颇为热情:“芷音,好久不见,你这大半年都不来参加宴会,可真成大忙人了。”

  阮芷音向来不喜欢这种虚与委蛇的场合,过去还会因为方蔚兰的要求应付,结婚后却没了必要,宴会能推则推。

  阮芷音认出眼前的是谢家的小姐,点下头,轻声道:“确实有些忙。”

  谢雅察觉出她礼貌的疏离,却并不在意。

  林伟被抓的消息传出后,阮芷音身份的风波告一段落,谢雅前不久被家里警告过,也不是没眼色的。

  再怎么着,阮芷音现在也得罪不了。

  何况,程越霖能够陪对方来参加秦家的寿宴,态度已经摆得很明确了。

  谢雅在阮芷音身旁坐下,视线一转,指了指站在严明锋身旁的女伴:“要我说,你总得提防着点,我可是见过方梓烟进程越霖的房间。”

  方梓烟,就是今天陪严明锋过来的女伴。对方是个有些名气的女明星,阮芷音是听说过的。

  只是谢雅的这番提醒,她还是第一回 听说。

  阮芷音的视线落在严明锋旁边的性感背影上,极淡地蹙了下眉。

  ……

  另一边,秦玦望着不远处的阮芷音,竭力克制着想要去同她讲些话的脚步。

  这种场合,和她现在的身份,他如果做些什么,只会让她遭受流言蜚语。

  “少爷,厨房刚熬了蜂蜜水,夫人让我给您送一杯。”

  “嗯。”秦玦闻言,收回了视线,点头接过佣人端过来的那杯蜂蜜水。

  却没急着喝,而是垂下眼眸,出了会神。

  刚走过来的蒋安政见他静默不语,喊了声:“阿玦?”

  秦志泽之前借秦氏娱乐这半年的亏损,伺机将秦氏娱乐清算出售,他现在已经不是秦氏娱乐的总经理,回了蒋家的公司。

  蒋安政知道秦玦因他过去偏帮林菁菲的事和他起了嫌隙,这段时间待他都有些冷漠,可他也做不了什么。

  秦玦抬眸看他,漆黑的眼底尽是深沉,过了会儿,笑着说了句:“不太想喝甜的,你帮我喝吧。”

  ……

  程越霖放下手中的杯盏时,余光瞥到了正朝他走过来的秦志泽。

  他不动声色地敛眸,没了和严明锋继续绕圈子的想法,转而道:“严总大可放心,霖恒对云江那块地没兴趣。不好意思,今天是陪太太来的,先失陪了。”

  言毕,颔首作别,走向了另一边正和顾琳琅说话的阮芷音。

  先前给秦志泽指路,不过是想给秦玦使些绊子,他可没兴趣在众人面前和秦志泽有什么交集。

  正如钱梵所说,有些事情,他还不能让她知道。

  他到时,谢雅已经不在。

  顾琳琅瞥见程越霖,含笑打了个招呼,便识趣地起身走开。

  程越霖长身鹤立地站在那,垂眸望了眼脸颊隐约泛红的阮芷音,开口道:“喝酒了?”

  “刚和琳琅聊天喝了一点。”

  阮芷音仰着头,笑着看他。

  程越霖无奈扶起她,叹口气问:“那回家吧?”

  “好。”阮芷音轻点下头。

  两人正要去同被簇拥着的秦老爷子作别,却远远望见佣人走到老爷子身边说了些什么。

  年迈沧桑的老人脸色微变,被一旁的秦玦扶着站了起来。

  疑惑间,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阮芷音取出手机,发现是秦湘的微信——

  [芷音姐,你上楼找我一趟。]

  今天的宴会,秦湘怕方蔚兰趁着这种场合给她介绍‘英年才俊’,一直躲在楼上的房间没下来。

  于是阮芷音转头看向程越霖:“你再等我会儿,我去跟湘湘说两句话。”

  “我陪你上去,在楼梯口等你。”

  倒不是不相信她,只是秦玦才刚扶着秦老爷子上楼,谁知道会不会是对方使的招。

  阮芷音想了想,点头应下。

  谁知两人才刚上楼,就迎面被一道急促的身影撞上。

  阮芷音踉跄靠向程越霖怀中,抬头一看,是林菁菲略显狼狈的身影。

  林菁菲的头发有些凌乱,是刚从客房跑出来的。显然,她没有想到,会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刻撞上阮芷音。

  她愣怔在原地,对上阮芷音那波澜不惊的眼神时,顿感荒唐地扯了下唇。

  在林菁菲过往的记忆中,每逢她狼狈的时刻,阮芷音永远是用这种高傲的,冷淡讥讽的眼神,事不关己地望着她。

  想到刚刚的情形,她只觉老天给她的境遇太过讽刺,凭什么她永远都要输阮芷音一头,接受对方这高高在上的眼神?

  “阮芷音,看了我的笑话,你满意了?”

  听到林菁菲的话,阮芷音皱了下眉。

  可看到林菁菲身后同样有些狼狈的蒋安政,和自客房门前拂袖而去的方蔚兰,阮芷音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秦湘站在那使眼色,阮芷音知道她是故意,可也不能说出秦湘的那条消息,只能轻笑道:“你如果这么想,那就是吧。”

  林菁菲咬了咬牙,半低着头,眼底凝着压抑的恨意。

  两人现在站在二楼的栏杆处,楼下的目光聚在她身上,林菁菲只觉前所未有的难堪,一秒都待不下去。指甲陷进了肉里,可她只能一言不发地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紧关上门。

  蒋安政神情复杂地望了眼阮芷音,紧接着追到了林菁菲门前敲门。

  在场的宾客也都是人精,望见这一幕,心下都有了估量。

  “你们说,林菁菲是怎么想的,居然放弃秦少爷,又和蒋安政凑到了一起?”

  “谁知道,我看呐,这回就算秦老爷子,也不会让林菁菲进门了。”

  原本林菁菲就因蒋安政订婚宴的事惹了不少风言风语,这下是彻底洗不清了。

  ……

  临时出了场闹剧,秦湘扶着面色不佳的秦老爷子回房,走廊上,只剩秦玦站在那。

  抬眸时,阮芷音对上了秦玦意味不明的视线,皱了下眉。

  程越霖轻扯嘴角,牵过她的手,低声道:“我们走吧。”

  这么一闹,宴会估计要提前结束,倒是不必作别了。

  阮芷音回眸看他:“嗯。”

  秦玦就这么看着两人转身离开,眼底沉得发暗。

  ——

  宾客散尽,秦老爷子也早回了房间休息。

  在书房里应付完父母的诘问,再上楼时,秦玦被等候已久的林菁菲拦下。

  “为什么会是蒋安政?”林菁菲红着眼眶看他,“秦玦,你可真狠。”

  秦玦这段时间没有再跟秦老爷子起争执,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是妥协了,可只有林菁菲知道,根本不是。

  她怕秦玦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当场拒婚,不得已用了孤注一掷的法子。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被扶进房间的人,会是蒋安政。

  “狠?”秦玦突然笑了,眼眸低垂,“我只是把那杯蜂蜜水端给了他,什么都没做。”

  顶多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言毕,他又想起了什么,平静道:“我想婚礼那天,也是你故意让我误吃了安眠药。”

  才拍下了那些照片。

  秦玦也是才知道,原来,阮芷音还看过那些照片。

  林菁菲眼神有些慌乱,抓住他的手腕:“玦哥,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秦玦推开她的手,“你在秦家住得够久,也该搬出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