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88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许蘇闻言,抬了下眉:“林先生这话可真是莫名,我这个舅舅,还会偏袒一个假的外甥女?”

  身为亲舅舅的他,如果不能确定阮芷音的身份,便完全没有偏袒对方的立场。

  阮胜文和许茴的女儿三岁走丢,这份脐带血却是在孩子出生时存下的。

  所以说,这份鉴定报告,已经足以证明阮芷音的身份。

  “你——”

  林伟本想说,许蘇这么多年没回国,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可话没说完,便被阮芷音冷声打断。

  “林伟,不用再攀咬别人,你以为你和杨斌的接触,就瞒得过其他人?”

  此话一出,林伟倏然怔住,眼神飘忽,像是有些心虚。

  林菁菲将这一切收入眼中,撇了下眉。尽管不甘心,但事已至此,林伟也已经翻不了盘。

  她对上阮芷音的视线,眼底情绪复杂,扯了下嘴角,一字一句道:“阮芷音,你又赢了。”

  在阮芷音面前,不管是成绩还是感情,她都没有赢过。前十六年的令人艳羡的顺遂生活,走到现在,也已是一无所有。

  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将阮芷音的影子从人生中剔除出去。

  “林菁菲,我早就说过,你想做什么都与我无关。所以,不要再招惹到我头上。”

  “与你无关?”林菁菲瞬间拧紧眉心,语含愤恨,“你毁了我的一切,怎么还能轻飘飘地说与你无关?”

  如果阮芷音没有回来,她不会失去爷爷的疼爱,也会顺理成章地和秦玦订婚,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该是你的,谁都抢不走,但并不是所有东西都属于你。”阮芷音说完,不再理会林菁菲,继而看向林伟,“你之前找营销号诽谤损害我及公司的名誉,我已经报了案,警察应该很快就会找上你。”

  林伟闻言,陡然想起上次在阮氏被阮芷音报警拘留的那几天,立刻变了脸色,讪笑道:“这……一切都是误会,我这么做,也是怕身份上出了什么岔子。”

  言毕,见阮芷音表情并无松动,他又看向林菁菲:“菁菲,快帮二叔劝劝你表姐。”

  然而林菁菲却侧过身,直接避开了林伟伸来的手。

  “我帮不了你。”

  她的态度很是疏离。

  “林菁菲,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不会帮你。”

  林伟没想到她会翻脸不认人,情急之下,气得脸红耳赤,竟上前给了林菁菲一巴掌。

  被季奕钧起身拦住后,他还手指着林菁菲,嘴里骂骂咧咧道:“白眼狼!我可是你的亲叔叔!你也不想想,我这么做是为了谁?”

  林伟这一巴掌力气颇大,尽管对方已被季奕钧拦住,林菁菲却被他扇得倒在了沙发上。

  她捂着侧脸,咬了下唇,抬眸看向林伟:“二叔,我可没让您做什么。你自己犯了错,总该担上惩罚。”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林伟做的,和她无关。

  林菁菲很清楚,林伟不过是想借她出面找上季奕钧,如果能从阮芷音手中拿回股份,再从她身上捞好处。

  她怎么可能真让自己惹一身骚。

  即便没能影响阮芷音,可至少,林伟以后再也不会来找她了。

  ——

  关于阮芷音身份的事情告一段落,林伟因为涉嫌诽谤,随即被警方拘留。杨斌父子不死心,也曾试图找上阮芷音,却被她直接报警处理,吃了两回亏后,不得不放弃。

  因为私事,回国后,阮芷音有半个多星期没去公司。重新上班的第一天,她总算从康雨那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阮总,张总监说,cf最终决定由南茵和中村生物共同供货不同的产品线。”

  虽然没有拿到cf的独家供应,但这样的结果,对南茵来说绝对可以接受。

  阮芷音自然欣慰,接过康雨递来的授权书,笑着回:“这段时间辛苦他了,告诉张淳,放他十天假,不用急着回国。”

  “那可真是不巧,张总监不回国恐怕不行了。”

  瞥见阮芷音疑惑的眼神,康雨继续道:“鲁俊说,张总监的太太怀孕了。”

  张淳是阮芷音的老同事,他的太太栗苏也和她关系不错。当初她能把张淳挖过来,栗苏功不可没。

  “他倒是双喜临门。”阮芷音摇头失笑,“那你去帮我准备些孕妇需要的礼物,寄给栗苏。”

  康雨笑着应下:“好的。”

  ……

  下班回到家,阮芷音收到了秦湘发来的微信。

  [芷音姐,这周末是爷爷的寿宴,你要来吗?虽然爷爷让我来问你,但我看爷爷那个意思,好像还要宣布我哥订婚的事。]

  阮芷音望着这条微信,思虑许久,直接截了个图,发给了加班未回的程越霖。

  男人很快回复过来:[?]

  阮芷音:[你说,要去吗?]

  等了十几秒都没见程越霖回复,她又补了一句:[其实,秦爷爷对我还算照拂。]

  虽然这份照拂是因为她是爷爷的孙女,但对方是个和善的长辈。老人家让秦湘问她,阮芷音确实不太好拒绝。

  当然,就算是去,她也不会自己去。

  十分钟后,总算收到他的消息——

  [嗯,那就去吧。]

  后面还跟着一句:

  [晚上想吃红焖酱牛肉。]

  阮芷音笑了,已经可以想象到男人那‘勉强同意’拨冗出席的神态。

  ——

  霖恒大厦,总裁办公室。

  钱梵刚和程越霖谈完和coter集团下一轮的合作,白博便敲门走了进来。

  “什么事?”

  “老板,给秦老先生的贺寿礼物,要不要先问过太太?”

  程越霖倒不在意这种小事,只随意点头:“嗯,你买之前问问她。”

  白博得了话,很快转身离开。

  正摆弄着咖啡机的钱梵闻言,眼含讶异地转过头:“霖哥,你也要去参加秦老爷子的寿宴啊?”

  程越霖眉峰轻蹙:“怎么,我不能参加?”

  “也不是。”钱梵撇了下嘴,继而委婉开口,“那不是得碰见秦玦么。”

  “陈年老调。”程越霖淡笑一声,慢条斯理地将手中文件放进抽屉,懒洋洋道,“我还需要考虑他?”

  钱梵对上他这胸有成竹的语气,忍不住吐槽:“呵,也不知道当年天天看秦玦不顺眼的人是谁。”

  “哦,那是他长得丑。”

  男人的声音云淡风轻。

  钱梵:“……”

  秦玦那个长相,怎么都和丑不搭边吧。他见过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还没见过情敌眼中出丑八怪的。

  不得不说,还是霖哥厉害。

  钱梵放弃了和程越霖理论的打算,走过来,将手里刚刚萃取好的咖啡递给他。

  “不喝,戒了。”程越霖又将面前的咖啡推给他。

  “靠,咖啡有什么好戒的。”钱梵说完,瞟了眼男人桌上的绿茶,皱眉道,“你最近怎么回事啊,还养起生来了?”

  程越霖瞥他一眼,眉梢轻扬:“结了婚,就得长命百岁,你不懂。”

  钱梵:“……”

  行吧,他的确不懂。

  钱梵兀自喝了口咖啡,在办公桌前坐下,也换了个话题:“霖哥,秦志泽最近心大了,居然还想找你。你去参加宴会时可别让嫂子看出什么,跟你闹脾气。”

  “用不着你教。”程越霖掀了下眼皮,见钱梵欲言又止,又问道,“想说什么?”

  “其实吧,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钱梵顺势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语含试探,“霖哥,当初秦玦之所以突然回国,是不是你利用了秦志泽?”

  想当初,秦玦在国外待得好好的,不仅是t&d成功上市,还逐渐收拢了秦氏的海外业务,根本没必要回国。

  要不是秦志泽把秦玦父亲气进医院,方蔚兰不得已亲自给儿子打了电话,秦玦还指不定啥时候回来呢。

  在不知道程越霖心思前,钱梵自然觉得他和秦志泽有些接触算不得什么。可现在想想,好像打从一开始,他就给秦玦挖了个大坑啊。

  瞧一瞧,秦玦回国才几个月,就被嫂子给甩了。

  程越霖哂笑一声,继而垂下眼眸,只身走到落地窗前,片晌后才道了句:“把你的嘴给我捂严实点。”

  “我的嘴什么时候——”钱梵下意识辩解,可对上男人淡淡望来的视线,又噎了回去,“放心吧霖哥,这回我肯定不露馅。”

  没看出来,这人还真是个老狐狸,上位手段如此高超,他可不想被针对。

  ——

  时间眨眼到了周末,阮芷音和程越霖去参加秦家的寿宴。

  “秦爷爷,祝您长寿安康。”

  阮芷音端着客套的礼貌,将礼物递到秦老爷子手中,没有理会另一旁方蔚兰略显冷淡的视线。

  程越霖站在她身旁,亦颔首道:“秦老,祝您寿考绵鸿。”

  年过七十,秦老爷子依旧精神矍铄,眯起眼睛静静端详着面前的两人,少顷,声音带着沙哑,含笑望向阮芷音,叹口气道:“不错,你爷爷也该放心了。”

  阮芷音莞尔一笑,算是应下。

  对方能这么说,便是已然将那场不算愉快的婚礼掀篇了。

  林菁菲站在二楼的栏杆处,默默望着楼下的这幕,进而想到林伟被拘留后,二婶走投无路找上她时抱怨出的那番话。

  “当初也就是林哲犯了怂,要是拍好照片,这丫头现在能这么嘚瑟?还不是任人拿捏。”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