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86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阿霖,你说我现在这样,是不是有些懦弱?”她嗓音发闷,声音很轻,“其实之前在小叔和康雨面前,我还都装作很冷静的。”

  可是她假装的冷静和坚强到了他面前,就像是泡沫,一触即破。

  程越霖伸手抹去她的泪:“那说明,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

  “某种程度上来说,其他人都是外人。”他漆黑的眸子在昏暗的光线中闪着微光,声音透着认真,“这辈子,你可能要和很多人分别,只有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

  阮芷音破涕为笑:“你这么说,那我想要把你藏起来了。”

  话毕,她又顿了顿:“我这样的心态,是不是不太对?”

  “没什么不对,阮嘤嘤,这个世界上,你最重要。”

  阮芷音愣了愣,像是有什么难言的情绪堵在了喉咙,突然有些哽咽。

  或许,她一直都期盼着能够拥有这种自私护短的爱,期盼有一个人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她最重要。

  第60章

  第二天一早,阮芷音接到了季奕钧的电话,说林伟和林菁菲已经带人去老宅。

  阮爷爷去世后,阮芷音给了刘管家和陈妈一笔养老钱,让两人回了老家,老宅也就这么空了下来。

  时隔几月,当她再次踏入老宅时,已经觉得有些陌生。

  也对,满打满算,阮芷音只在老宅住了不到三年。

  程越霖和阮芷音走进客厅时,季奕钧和林菁菲面对面坐着,她二叔林伟和带了个男孩的陌生中年男子坐在另一边,朝阮芷音两人望了过来。

  坐在林伟身旁的人穿着褪色的灰色夹克,面容带着褶皱,染上两坨沧桑的红晕,一瞧见阮芷音,就露出了笑,声音听着很是热情:“莱莱,叔父可算是见到你了。”

  对方说完,领着身边那个小男孩走上前来:“虎子,这是你堂姐和姐夫。”

  他本想去握阮芷音的手,却被程越霖蹙着眉侧身拦住。

  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程越霖默不作声地审视几眼,淡漠的眼神看向林伟:“你说这就是音音的叔叔,怎么证明?”

  “她妈跟人跑了,她爹前几年在工地干活时摔死了,程总要是有心,可以找找她那个生了孩子就跑掉的母亲。”林伟面不改色。

  之前,林伟也想过顺势把这些消息放出去,利用舆论逼阮芷音让步,可惜都被人删得一点不剩,只好作罢。

  阮芷音望了下眼前那个名叫杨斌的男人,缩了下指尖,没有说话。

  林伟刚刚的话,到底让她心底生了些波澜。可她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跟她有血缘关系,只觉得分外生疏。

  程越霖低眼看她,顺势握了握她的手,泰然自若地在林伟对面落座,轻笑了声,不咸不淡道:“突然跑出来个人说是音音的叔叔,偏偏还没有女性长辈,做不了亲缘鉴定,这会不会太巧了些?”

  杨斌身边的小男孩闻言,瞥了眼阮芷音,小声嘀咕:“还不是因为她这个小贱人,克死了自己亲爹。”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

  茶桌上的透明玻璃杯擦着男孩的眼角划过,砸在了他身后的墙上,爆发出巨大的声响,瞬间碎落一地。

  男孩吓得浑身激灵,对上程越霖带着阴鸷戾气的眼眸,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失声哭了起来。

  他爸只说认回这个克死大伯的堂姐就能有钱买房子,没说这个堂姐夫看起来会这么不好惹啊。

  杨斌也被吓了一跳,手指着程越霖,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你干什么!”

  方才那杯子如果砸在儿子头上,铁定得砸出个窟窿。

  “畜生要是学不会说人话,我可以好好教教你。”程越霖眼神恣睢,声音冷得像是淬了冰,“现在,滚出去。”

  杨斌看了眼林伟,对方到底顾忌着程越霖的身份,皱着眉冷脸朝二人摆了摆手:“行了,你们先走吧。”

  杨斌哪里是真想要找丢了多年的侄女,不过是见有利可图才会过来。眼下见林伟的态度,也明白对方不好惹,只得先拉起地上哭嚎的儿子,走了出去。

  “阿霖,我没事。”阮芷音叹了口气,扶上程越霖胳膊,顿了顿,轻声道,“你现在这么凶,我都有点害怕。”

  他总是散漫随意,她还从未见过程越霖这么生气的样子。

  被她静静盯着,他逐渐缓和了脸色。

  阮芷音这才瞧向林伟:“既然你质疑我的身份,找两个人来恐怕还不够,总要有些其他的证据。”

  林伟闻言,笑了笑,像是早有准备,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资料递给她:“这是那个人贩子的供词,至少能够证明,你很可能不是老爷子的孙女。”

  阮芷音伸手接过,看清资料上人贩子的照片时,秀眉轻蹙,平静的神情微顿。

  只因照片上的这个人,左下巴处,有一道寸长的疤。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在她那个日复一日的梦里,把她塞进后备箱的男人面容模糊,唯有下巴上的那道疤隐约可见。

  根据供词,那身孩子的衣物不能证明什么,当初被拐的三个女孩,都有可能是阮家的小姐。

  “费尽心思找了这些,也是难为你了。”合上资料,阮芷音敛下凤眸,浅笑道,“所以,你们究竟想要什么?”

  林伟也没绕弯子,进而道:“阮芷音,如果你根本就不是阮家人,大哥的案子,你总得撤诉。”

  “撤诉?”阮芷音眉尾轻挑,平静看他,“还有呢?”

  “你不过是在阮家住了两三年,阮家白养了你,又送你出国读书,你也算是鸡犬升天了。”林伟说到这,意有所指地看了眼程越霖,“但凡你有一点感恩,就该明白,老爷子的财产,你根本没资格继承。就算不归大哥,也该是菁菲的。”

  言下之意,就是阮芷音靠因缘际遇嫁给程越霖,已是沾了阮家很大的光。而没有血缘关系的她,即便遗嘱在前,也不该侵吞阮老爷子的遗产。林成挪用阮氏财产,更是阮家内部的事,她同样没有资格插手。

  毕竟,阮家对她已算是仁至义尽。

  不得不说,林伟……或者是林菁菲,的确很了解阮芷音的性子。这种情况下,她还真没办法心安理得地留着股份。

  林伟说完,程越霖云淡风轻地掀了掀眼皮:“你想让她把股份还回去?”

  林伟顿了下,声音倒是很有底气:“程总,就算她现在是你太太,也没有把老爷子的财产交给一个假孙女的道理。”

  对方说完,又看了眼一直沉默不语的季奕钧,继而瞥了眼没有回复的阮芷音。

  实话说,阮芷音并不在乎阮氏属于谁,不然她也不会把公司交给季奕钧打理。从她将南茵独立运作起,阮氏的股份,对她来说意义已经不大。

  只是这也不代表,她愿意把股份交给林家人。

  程越霖闲散向后一靠:“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他略顿,慢条斯理地理了下衣襟:“阮氏的股份,是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就算音音同意放弃,也得先问过我。”

  林伟微哽:“程总,我想您总不至于在乎这点股份。”

  “哦?谁说的?”程越霖扬下眉梢,拖着惯有的腔调,“你怕是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呢,可不会嫌钱多。”

  林伟:“……”

  他显然没有想到,程越霖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下意识看了眼林菁菲,可她却没有理会林伟的视线。

  即便她不喜欢阮芷音,可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也同样不会为林家那群人讨什么利益。

  缄默许久,坐在对面的季奕钧沉声开口:“够了,林伟,仅仅是这些证据,同样没法证明音音不是胜文哥的女儿。林成入狱是罪有应得,阮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言毕,他望了眼在场的众人,缓了口气:“剩下的事我会去查,今天就先这样,都回吧。”

  ——

  林菁菲回到秦家时,客厅里亮着灯,秦玦沉默坐在沙发,似是在等她。

  “你拉着季奕钧出面,是想要逼芷音交出股份?”男人的声音透着明显的不虞。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不能确定阮芷音的身份,季奕钧的立场是最为难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无法将阮胜文可能还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置之不顾。

  “我逼她?”林菁菲讥笑出声,双目盈盈望向他,“如果阮芷音不是爷爷的孙女,你也要偏袒她吗?”

  说到底,阮芷音只在阮家住了三年。如果她真的不是阮胜文的女儿,那些股份本就不该是她的。

  林菁菲确实不甘心,自己陪了爷爷这么多年,可阮芷音出现后,爷爷却因心疼她走失处处偏袒她。直到现在,她都无法摆脱阮芷音的存在。

  秦玦眉峰微蹙,眼神平静地望向她:“如果你能放弃追究,我可以送你出国,想必林家人也不会再来找你。”

  “出国?”林菁菲紧咬着唇,忍不住质问,“怎么,即使那本就不是她的东西,你也要让我拱手相让吗?”

  秦玦让她出国,就意味着他从未想过和她订婚,哪怕阮芷音早已和别人在一起。

  那么她做的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她费尽心机拆散了他和阮芷音,为了绑住他做了这么多,最后却是名声尽毁,公司那也早已焦头烂额。

  秦玦抬眼看她,声音听不出情绪:“我只是在让你选择,你也不必现在回答。”

  如果林菁菲答应,看在阮奶奶的份上,他不会再多做什么。

  这是他最后的仁慈。

  如果她拒绝……

  秦玦垂了眼睑,静默不语,转身上了楼。

  ……

  另一个房间里,秦湘洗完澡出来,刚刚点开微信,就瞧见了某个名媛群里面乌烟瘴气的消息。

  谢雅:[姐妹们,听说了吗,阮芷音可能不是阮家的孩子?]

  范依依:[就算不是,现在也已经继承股份嫁给程越霖了,谁不说她一句好福气。]

  宣韵:[害,风水轮流转,当初林菁菲风风光光,眼睛长在头顶成天被人巴结。现在亲爹入狱寄人篱下,订婚宴也一直拖着,不知道秦少爷怎么想的。]

  范依依:[秦少爷不是还惦念前未婚妻吧?阮芷音要不是阮家人,真清高还了股份,她跟程越霖的婚姻还能撑下去吗?]

  谢雅:[怎么着,阮芷音还没让位呢,你就瞄上位置了?]

  范依依:[得了吧,别光说我,这种没婆婆又有钱的老公,你就没有一点心思?]

  这是个经常约局玩乐的名媛群,里面的人也不算多,只有十来个。

  豪门圈里的名媛也分层级,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事业心,大多只是镀金挂个设计师名头啃老,等着家里安排联姻。

  像阮芷音这种家世好又会念书,被长辈交口称赞的,也混不到只顾吃喝玩乐的圈子里。

  毕竟是连苛刻的方蔚兰都挑不出错的儿媳,在名媛圈里,阮芷音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秦湘看完这长长的一串消息,气得鼓起了腮,凝眉打字——

  [人家夫妻感情好得很,用得着你们这群妖魔鬼怪操心?傻逼傻逼臭傻逼!]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