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85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没想到您还想着我。”康雨有些不好意思,“难怪就连我妈都说,我碰到了一个好老板。”

  当初被迫离职,康雨有段日子很艰难,是阮芷音及时拉了她一把。对于康雨来说,阮芷音不仅仅是老板。

  阮芷音闻言,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了句:“你和父母的感情很好?”

  康雨微怔,点头道:“还可以。”

  阮芷音浅浅一笑,敛下眼眸,没再说话。

  ——

  傍晚,飞机抵达岚桥。

  还未走出国外抵达的大厅,阮芷音又一次在机场迎面碰到了风尘仆仆的秦玦。

  对方像是也刚刚落地,翟旭提着行李跟在他身后,看着秦玦一步步走向阮芷音。

  “芷音,你还好吗?”

  显然,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阮芷音进而明白,网上那些消息,也可能是秦玦撤掉的。

  思及此,她微抿下唇:“秦玦,这些事我可以自己解决,不需要你做什么。”

  秦玦略顿,放缓了声音:“我只是想帮你,别担心,如果林伟——”

  话没说完,便因为阮芷音微扬的嘴角停住。

  然而紧接着,秦玦便意识到,她此时注视着的,并不是他。

  阮芷音的视线越过秦玦,望向了不远处穿着深灰色的风衣的男人。已经半个月没见,他额前的碎发像是长了些,姿态闲散地站在那,朝她伸出了手。

  隔着大厅里有些嘈杂的人流,她清晰分辨出男人的嘴型,说的是:“还不过来?”

  下一秒,阮芷音放下手边的行李,迈着步子,扑到了他的怀里。

  “阮嘤嘤,怎么一见面就撒娇?”程越霖挑了下眉,揉揉她的头发,“好了,我们回家。”

  “嗯。”

  另一边,随之而来的白博取过阮芷音的行李,和康雨作别。

  秦玦僵着身子站在原地,凝望着双双离去的背影,只觉得那两人之间,仿佛所有人都插不进去。

  这个认知,让他瞬间卸了力气。

  翟旭扶住他:“老板,你没事吧。”

  身为助理,翟旭是最能够理解秦玦心情的人,也知道老板这段时间做了什么。

  知道阮小姐想要开公司,便放了张淳离开,甚至不顾股东的反对废止了所有的保密协议。

  听说阮小姐要去嘉洪,明知秦志泽虎视眈眈想要钻空子,仍放下了所有事情亲自赶了过去。

  这次去纽约,也是因为知道cf选合作商,怕阮小姐不会接受帮助,亲自去见了robert先生。

  翟旭也能猜出,老板之前让他买的那一堆电话卡是做什么用的。可阮小姐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松动,说了分手后,就转身嫁了别人,没有再给老板一点机会。

  他也曾陪着老板待在阮氏楼下等人,然后眼睁睁看着阮小姐和别人离开。翟旭觉得,老板只能看着人家恩爱,确实挺惨。可他也清楚,如果老板凑上去,恐怕只会收到更大的难堪。

  要知道,阮小姐只是瞧着温柔些,实际上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上回还踹了老板一脚。

  直到人影消失,秦玦才收回视线,声音茫然地道了句:“你说,如果当初我没有回国,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翟旭闻言,面色顿了顿,不知该怎么回答。

  之前秦玦选择回国,是因为秦志泽趁秦父手术住院时愈发不安分,方蔚兰主动要求儿子回国。

  即使前几年和父母的关系有些紧绷,可秦玦仍然没办法拒绝母亲在父亲生病时的请求。

  然而回国后,也不知是不是网友们太热衷八卦,老板和林小姐的绯闻愈演愈烈,三天两头地挂在热搜上。

  老板向来不看这些,许是觉得没什么,可不到半年,他和阮小姐的关系便分崩离析。

  翟旭也不知道,如果当初老板没有回国,他和阮小姐能不能修成正果。

  ——

  另一边,市中心的一处公寓里。

  林伟握着手机,眉心紧皱,望向沙发上的林菁菲:“怎么回事,才过去多久,网上的消息就都被撤了,阮芷音有这么大的本事?”

  之前林成因为侵吞公司财产被拘留,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被冻结。林伟在阮氏任职时手脚也不干净,见阮芷音真这么狠心,离职前不得不填上了之前的窟窿。

  这段时间,他过得很是拮据。买通那几个营销号可是花去了他不少钱,谁知转眼便被删得一干二净。

  林菁菲此刻倒是面色坦然:“不奇怪,要么是秦玦删的,要么就是程越霖。”

  又或者,两者都有。

  “秦玦?他不是都快跟你订婚了,怎么还在帮她?”

  林菁菲垂下眼眸,沉默片晌,轻笑了一声:“是啊,他还是在帮她。”

  而后,她抬头看向林伟:“你找来的那个人,真的是阮芷音的叔叔?”

  “这我怎么知道,听说叔侄就算做了鉴定也不准。”林伟抿下嘴角,又道,“不过那个前不久被抓的人贩子有口供,当初被拐的女孩有三个,阮芷音确实不一定是阮家的孙女。”

  阮芷音回阮家时,阮胜文夫妻已经去世,做不了父母亲子鉴定。爷爷和孙女的亲缘鉴定不好判断,她和阮爷爷的亲缘鉴定结果不算高,林成也质疑过,却被阮爷爷挡了回去,只因为陈院长那有阮芷音走失时的衣服,袖口是阮奶奶缝的名字。

  可按照那个人贩子供述的话,当时被拐卖的三个女孩年纪差不多,衣服也经常换着穿。虽然阮芷音和母亲许茴长得有几分相似,也不能确定她就是阮胜文夫妇的女儿。

  想到这,林伟凝眉看向林菁菲:“搅浑了阮芷音的身份,她就会撤诉?”

  林成的案子一审过后申请了上诉,可那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结果已是板上钉钉,除非阮芷音撤诉。

  这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可如果阮芷音根本不是阮家人,还有什么资格继承阮家的遗产,又把林成送进监狱?

  这也是林伟带人找上季奕钧的原因。

  林菁菲瞥了眼林伟,没有说话,因为她也不确定阮芷音会怎么做。

  只是她知道,如果阮芷音可能不是爷爷的孙女,不管阮芷音回不回头,秦玦都彻底和她没了可能,秦家人绝不会同意。

  阮芷音会不会放弃到手的股份,会不会对林成撤诉,在林菁菲眼中都不是最重要的。

  换句话说,她也是在利用林伟。

  ——

  阮芷音和程越霖回到别墅时,已经过了十二点。

  月影稀疏,从车上下来时,微凉的空气吹散了疲惫。

  程越霖帮她把行李提到房间,下楼时,瞥见阮芷音坐在沙发上,沉静的眼眸朝他望了过来。

  “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揽过她道:“比你早半天。”

  阮芷音顿了下,低声道:“你有两天没有联系我。”

  轻柔的嗓音中,带着淡淡的埋怨。

  程越霖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抿下唇,轻吻上她的额头:“对不起,临时去办了些事耽搁了,以后不会了。”

  阮芷音把头埋在他怀里,缄默片晌,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那我先去洗澡了。”

  “嗯。”

  程越霖轻应了声,望着她走上楼的背影,极淡地蹙了下眉。

  她从见到他开始,就比往常黏人。他很清楚,这不只是因为单纯的想他。

  客厅安静下来,过了会儿,铃声响起。

  程越霖取过茶几上的手机,按下接通。

  “老板,许先生的航班明天就会到岚桥。”

  程越霖闻言,垂下眼睑,揉了揉眉心:“嗯,知道了,明天你亲自去机场接人。”

  “还需要通知季先生吗?”

  程越霖望了眼二楼紧闭着的房间,沉默几秒后:“先不要。”

  “好的,我明白了。”

  和白博交代完事情,程越霖放下手机,起身上了二楼。

  推开主卧的门后,室内漆黑一片。

  他凝眉一瞬,环顾房间,才发现了裹着浴袍,沉默坐在床边的阮芷音,叹了口气上前:“阮嘤嘤,你发什么呆?怎么不开灯?”

  男人的嗓音突然响起,阮芷音这才从愣怔中回神,喃喃道:“哦,我忘了。”

  其实也不是忘了,而是洗完澡出来又关上了灯。阮芷音总觉得,黑暗里的思绪会更清醒些。

  程越霖瞧了出来,却没拆穿她,继而问道:“在想些什么,跟我说说?”

  “小叔告诉你了?”

  “嗯。”他没否认。

  阮芷音沉了口气,伸手抱住他:“阿霖,这两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是爷爷的孙女,不是父母的女儿,那我是谁呢?”

  这两天独处时,她觉得自己仿佛茫然失措在一个昏暗的迷宫里,努力想要走出去,却找不到那条出路。

  那天听季奕钧说完所有事,阮芷音就意识到,自己好不容易堆砌起的认知,有可能会被重新打碎。她从孤儿院离开,好不容易接受了的身份,并不一定属于她。

  程越霖摸了摸她的头,慢腾腾道:“到了现在,还没搞明白自己的身份?”

  “你是我的妻子,是独一无二的阮嘤嘤。”男人声线微哑,继而道,“你现在有家人,也有朋友,不只有你自己。”

  “所以,阮嘤嘤,别害怕。”

  你是我的妻子,所以,别害怕。

  作为他的妻子,她也不需要其他的身份。

  阮芷音眼眶微红,觉得他的话像是拨开了那片困扰她许久的迷雾,道路尽头,他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她眼前,坚定地朝她伸出手。

  不知为何,分明并不伤心,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原本悬空的心似乎踏实了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