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84节

作者:喝口雪字数:35万更新时间:2021-03-01 20:11:33

  只是,男子的背影还有些熟悉,阮芷音想不到在哪里见过。

  ……

  因为要参加活动,阮芷音踩了一整天的高跟鞋,回到酒店后,她换了衣服走进浴室,泡了个热水澡解乏。

  出来后,刚摘下敷在脸上的面膜,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亲爱的,帮你约好人了,明天晚上,在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餐厅。”话筒里,是带了些口音的中文女声。

  阮芷音听罢笑了笑:“camille,多谢,回头——”

  “打住,你总是这么客气,过去几年我吃了你多少饭,帮你个小忙还需要谢?”

  camille算是半个华侨,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国人,却从小在美国长大。

  她是阮芷音留学时的室友,也算是关系最好的同学。到美国后,离开了压抑的环境,阮芷音倒也交了不少朋友。

  眼下听到对方这么说,阮芷音无奈回了句:“好,那如果以后需要我帮忙,记得告诉我。”

  “放心,我可不会客气。”对方说完,又紧跟着问到,“对了,这趟回国,你和brian结婚了吗?”

  阮芷音顿了下:“我的确结婚了,但对象不是他。”

  “哇哦,ok,我了解。”女孩拖着打趣的腔调,“不过,还是祝你结婚快乐。”

  camille在美国长大,换男友十分勤快,像是完全不意外阮芷音这么快就和别人结婚的事。

  阮芷音知道她的祝福是诚恳的,笑着回道:“谢谢。”

  挂了电话,她吹干头发,又顺手点开微信,才发觉程越霖居然一整天都没有和她联系。

  微信对话框里,还停留在两人昨天发的消息。

  [上飞机前,我在候机室碰到秦玦了。]

  [嗯,知道了,回国时告诉我。]

  并没有多说其他。

  男人的态度越是平淡,阮芷音就愈发觉得不对劲。

  可两人出差总是要忙工作,怕打扰他,又隔着时差,尽管有些想念,又暗自在心里抱怨了下他不发消息的行径,但阮芷音还是没有播下电话,发了句晚安,便躺上了床。

  ——

  翌日,张淳出面和cf的商谈基本结束,可cf那边却并没有直接给出答复。

  和张淳开完了会,又处理完国内发来的工作,傍晚时,阮芷音去了一家距离酒店不远的餐厅。

  走到订好的桌号时,camille帮她约的人已经到了。

  对方抬眼间,意外地张了张嘴:“原来,你就是alva?”

  阮芷音望着眼前还算有些熟悉的面容,和对方那截然不同的打扮,一时没有说话。

  她没想到,cf的这位华裔设计总监,居然就是在斐济旅游时遇到过的那个男孩。

  “姐姐,该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吧?真令人伤心。”沈佑的表情似是有些失望。

  “我只是,没想到你就是cf的那位设计总监。”阮芷音在他对面坐下,含笑颔首,“沈总监,幸会。”

  “哦?看来是我瞧着太年轻了?”沈佑挑了下眉。

  他这会儿穿着正经的西装,却仍然掩盖不去面上的少年感,确实比实际年龄显小。

  阮芷音闻言,点了下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说法。

  沈佑笑了笑:“你和camille这么熟,应该知道我的事,要不再好好考虑考虑我?”

  cf背靠coter集团,而沈佑的父亲,则是coter集团的董事。阮芷音也明白,这位空降设计总监,大概很快久会升职。

  robert先生虽然是cf的副总裁,又有股份,但选择合作方的事情上,沈佑说话也是有分量的。

  沈佑见她没说话,又道:“你很清楚,cf已经和中村生物合作了五年,光是这一点,就比南茵有优势。”

  瞧着好像真是在引诱她改变主意似的。

  阮芷音摇了摇头,对上他的视线:“难道camille没有告诉你,我是真的已经结婚了?”

  霖恒一直和coter集团有很稳固的合作,如果她想走后门,也该求助程越霖。只是不管是学生时代的考试还是谈生意,阮芷音喜欢的都是收获的成就感。如果程越霖帮她,反倒没了意思。

  “好吧,开个玩笑而已。”沈佑叹息着耸了耸肩,“我只是遗憾,和我这么有缘分的女孩竟然结婚了。”

  “沈总监,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来意,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阮芷音抿了口服务员刚递上来的水,“我昨天看到,石田先生和你私下见了面。”

  沈佑看她一眼,大方承认:“哦,他许了我一个点返利,听起来的确很诱人。”

  “石田先生可真大方。”

  阮芷音夸奖了一句,却没再说其他。

  气氛沉默了会儿,沈佑笑了下:“我还以为,你会给我更高的报酬。”

  “很遗憾,我做不到。”

  中村生物的一体化生产线比南茵成熟,成本也更低。打价格战或是让利,都不是阮芷音想做的。

  更何况,沈佑怕是也不需要。

  “你可真有意思。”沈佑抿了下唇,总算严肃了些,“放心吧,虽然综合来看中村生物更有优势,但下一年度的合作方,cf依旧会公正考虑。”

  阮芷音得了准话,点了点头,含笑回:“这就够了。”

  南茵毕竟是家新公司,只要能公平竞争,就算最后拿不到cf的订单,她也谈不上特别遗憾。

  ——

  从餐厅出来,阮芷音婉拒了沈佑送她回去的请求,独自乘车回到了酒店。

  刚从电梯出来,就看到走廊里,康雨站在她的房门前,脸色有些焦急。

  “阮总,田静刚给我打了电话。”

  国内现在是凌晨,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田静不会在这个时间联系她和康雨。

  阮芷音眉心微蹙,领着康雨进了房间,然后问到:“是公司出了什么事?”

  康雨面色踌躇,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机递给了她。

  十分钟前,田静给她发来了一张长长的截图。至于截图的内容,则是某组的一个帖子。

  发帖的lz似乎经常在论坛爆料,从截图上看,帖子的热度很高。

  南茵最近风很大,前段时间做了不少的营销,还大手笔地请了沈影后代言,可八哥这几天却了解到一点内幕,发现南茵背后那位女老板不简单。

  r姓女老板小时候不幸‘走失’,快成年才被接回豪门,可惜父母去世做不了亲子鉴定,只能勉强做个不太准的亲缘鉴定。

  虽说这类鉴定不太准,但豪门老爷子找孙女的执念太深,非说这就是自己孙女,照顾老人半辈子的女婿打着让老人开心的主意,只好接受了这个侄女。

  可惜,女婿的心善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前不久老人去世,r拿到大部分遗产,照顾老爷子半辈子的女婿分文未得,还被r设计整进了监狱,外孙女l也只分到很少的遗产。

  r如果是老爷子的亲孙女也就算了,可八哥听说,r最近冒出了上门认亲的亲人,说她压根不是老爷子的亲孙女。

  不过不是又怎么样,遗产分完,r也不可能再吐出来。可怜l之前让r毁了名声被迫退圈还夺了家产,父亲还因为r的设计锒铛入狱。不得不说,r做的是真绝啊。

  【天呐,这是什么当代蛇蝎女?】

  【呃,不是吧,我才刚为我女神下单了南茵新出的那款兑面霜粉底的原液,现在简直怕被诅咒烂脸。】

  【l之前还是娱乐圈的?有没有人扒皮解码啊?】

  【顶锅盖说句,我好像解码了,但是感觉另一位不可说。】

  “这个帖子公关部已经在第一时间删除,可是却被一些营销号搬运了,田静尽量压了热度,不过现在公司所有的电商平台还是开始出现恶意退单,合作商那边也有媒介来问。”

  除了合作订单,南茵最近还推出了面向c端的原液产品线,沈蓉也帮忙做了宣传,前期的销量一直不错。

  阮芷音将手机还给康雨,面色还算平静:“你现在去订最早的机票,后面的事交给张淳,我们先回国。”

  “好的。”康雨点点头,顿了会儿,又问了一句:“阮总,您没事吧。”

  阮芷音朝她笑笑:“没事,你也忙了一天,先回去吧。”

  康雨闻言,只好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静了下来。

  阮芷音嘴角的笑意也淡了些。

  她幼时走失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就算圈子里有些闲言碎语,看在程越霖的面子上,应该也不敢这样找她的麻烦。

  秦湘之前说林菁菲和林伟见过面,想来就是在算计着这件事了。

  怔然间,铃声响起,她从包里取出手机,是季奕钧打来的。

  “音音,你什么时候回国?”

  仿佛只是再平常不过的问候。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回去。”阮芷音说完,像是明白了什么,敛眸缓了口气,“小叔,是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五秒,而后,她听到对方轻叹了一声。

  “林伟带了一个人见我。”季奕钧顿了顿,“对方说,他是你的亲叔叔。”

  第59章

  第二天早上,阮芷音和康雨坐上了回岚桥的飞机。

  登机后,康雨侧头去看她,依旧是面色平静的样子,仿佛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阮总,田静说法务部已经给几个营销号发了律师函,不过在那之前,网上相关的消息就已经被人撤掉了。”

  虽然也对公司造成了些影响,但舆论没有持续发酵,也算是给了合作方交代,少了很多麻烦,后续也不难处理。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可康雨觉得,帖子的事对阮芷音的私人影响似乎更大。

  尽管阮芷音一直表现的十分冷静,康雨却察觉到她登机后便时不时的放空。

  “把平台的投诉处理完,再让公关部重新发个声明。”阮芷音说完,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朝康雨笑了笑,“提前回来,倒是没能给你留购物的时间。”

  出差前,她答应了给康雨放假,却因为提前回国没能允诺。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