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后27章 圣光终末(1 / 2)

作者:修改两次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共和2298年,2月8日,突厥汗国,锡瓦斯。

“要开炮吗?”炮手坎格勒低声问道。

他的眼睛仍靠在瞄准具上,镜头中的乡间土路上正有一行罗马军的装甲车辆前进着,马上就要接近一座桥了。

他所在的这辆七式重战车现在正潜藏在路边远处的灌木丛中,车身上堆满了杂草树枝,炮管上缠了破布,瞄具也做了特殊遮罩以防反光,但仍悄无声息地瞄准着敌人。

车长阿斯兰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再等一下,把他们放过桥,在右岸那段堤坝上打,打头车。”

“收到。”坎格勒低声应了下,然后慢慢调整起了炮口朝向。

阿斯兰是著名的战斗英雄、王牌车长,前后取得过53个可确认的战果,权威极高。坎格勒虽然不是第一个与他合作的炮手,但也跟了他好几个月了,与他配合娴熟,不需多说。

不久后,那个罗马车队到了桥头,开始过桥。这个车队里的六辆战车都是蒙古马式轻型战车,属于是缴获之后华盟不想要分给罗马军的那种类型。罗马军现在大幅扩充,对于装甲车辆的使用经验不是很足,过桥时按照条例一板一眼地逐个通过,其余车辆警戒。

安全过桥之后,他们松懈下来,继续排成一行前进,然后就在通过堤坝的时候

轰!

一枚穿甲弹从南而来,准而又准地命中了头车侧面,轻松撕破薄弱的装甲,卷着金属碎屑杀伤了内部成员。

这辆刷着鹰徽的蒙古马战车按惯性继续前行一段后,便停在了堤坝上。后面五辆车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紧张气氛蔓延出去,车长立刻缩回车体里,炮塔杂乱地转了起来。

而还没等他们找到敌方所在,又一枚炮弹飞过来,击毁了队伍最尾的那辆战车。这下子中间的四辆车就被前后堵在了狭窄的堤坝上,进退无措,其中三辆被先后击毁,另有一辆则慌不择路从堤坝上滚了下去,也失去了战斗力。

“漂亮!”

欢呼声在七式重战中响了起来。

但阿斯兰则依然冷静,似乎没有把这场出色的胜利放在眼里,镇定地指挥车组退出掩体,向后方撤离。

他打开顶盖,把身子探出去看了看四周,虽然没有发现新的敌人,但危机感仍然挥之不去。

“烂仗。”他嘟囔了一句。

去年以来,战争形势急转直下,不列颠本土被攻击的同时,突厥国也遭遇了猛烈围攻。

八月份,一个九州军的陆军集群在黎巴嫩登陆,截断了埃及方面突厥军与本土的联络;在东方数百公里外,阿曼地区的九州军向北进攻,夺取了产油地科威特和重要港口巴士拉。

同一时间,九州军和罗马军的联军从小亚细亚半岛西部向东进攻,一路攻城略地,几乎将战线推进回了罗突两国的传统边界。

推进这么快,一方面是因为较大的实力差距,一方面也是因为突厥军的主动撤离。

这条传统边界两侧是两国经营多年的坚固防线,西侧是罗马的亚历山大之墙,东侧是突厥的单于防线。当年装甲战车还未列装的时候,东西两军就曾以这两道防线为依托进行过几百万人规模的极其惨烈的战争,防线不断增减,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依然令进攻方头皮发麻。突厥军现在便试图以这两条防线为依托,在西方拒止盟军的攻势,做最后的抵抗。

锡瓦斯一带曾经是“第二突厥”塞尔柱苏丹国的故都所在,现今则是防线的核心地区之一。如今突厥兵力捉襟见肘且训练不足士气低落,只能将大部分兵力填补入防线的工事区域中,只留少量兵力在西侧阻滞盟军部署到位。

阿斯兰等人就是这少量兵力的一小部分。他是参与了整场战争的老人了,在战争初期,他能跟几百辆战车一同在战场上纵横驰骋,那是多么的酣畅淋漓,而现在却只能化整为零,凭借地利打打偷袭。

突厥军的装甲部队天下闻名,有着大量经验丰富的一线作战人员,在这种阻击作战中经常能取得奇效。但这也改变不了大局,敌方的装甲车辆数以万计,而且仍在飞速生产中,这点损失只是杯水车薪。而突厥国内的军工业由于九州军铺天盖地的战略轰炸,产能已经被打入谷底,前线战车几乎是打一辆少一辆了。

对这一点,阿斯兰这些体会过战争变迁的老兵认识得尤为清楚。在华盟,他这样有着出色战绩的王牌战士如果还在第一线冒险,那可能是会引发轩然大波的战争新闻;而在突厥,反倒正是因为他的历史战绩出色,才能在有限配额中获得珍贵的七式战车,继续在第一线战斗。

撤离途中,一队华盟战斗机出现在战场上空巡逻,但阿斯兰他们运气不错,及时躲到了隐蔽处,没有被发现。

天黑之前,他们回到了锡瓦斯要塞外围的阵地之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西侧的盟军逐渐部署到位,突厥军组织了几次骚扰性的反攻,效果不大,然后就缩回了防线之中,专心准备防御。

之后,盟军也开展了对防线的试探性进攻,防线南北普遍发生了战斗。但这条防线毕竟是多年营造的,进攻受到了极大的阻滞,战斗并未深入下去。

三月份,盟军在锡瓦斯南方的乌祖克一带发起了一次较大的攻势,一度突破亚历山大防线,但是向纵深突破时受到侧翼威胁,在东方的单于防线前被挡了下来,不得不撤退回去。半个月后,他们在防线北方再度发起猛攻,但重演了上次的战况。

此后,西线战场便暂时安定了下来。华盟似乎不愿意付出太多伤亡硬啃这条防线,转而在防守较空虚的东线和南线战场投入更多力量,正稳步取得进展。

反倒是罗马军对于西线有很强的进攻意愿,但他们手中的重装备不多,主要是配合九州空军在外围拉扯,一时对核心要塞区构不成威胁。

4月15日,锡瓦斯。

相比两个月前,如今的锡瓦斯肃杀气氛更甚。西边的罗马第七集团军步步紧逼,虽然进展不大,但隔三岔五就能推进一点,如今已经接近了核心要塞区。

如今两军隔着炮击距离相互对垒,中间的野地几乎被炮弹和航空炸弹犁了一个遍,双方士兵不断挖掘壕沟、堆砌工事,铁丝网和钢筋水泥块拉了好几道,还有数倍的碎片散落在周围的空地上。

华盟虽然不打算堆人命强攻,但仍在西线保持了强大的军事压力,九州空军频繁出动,对防线上的要塞发动空袭。

要塞工事规格虽高,但现今航空炸弹越做越大,动辄以吨计,外围堡垒遇上这样的大家伙实在是顶不住。而罗马军就随着轰炸一点点推进着,突厥军对此几乎无计可施,仅存的珍贵的空中力量只能在核心区受威胁的时候才紧急出动一下。

就在此时,要塞区中防空警报长鸣,防空炮疯狂发射,然而这都无法阻止一队九州空军的H5四发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护卫下深入防线区中。

它们飞行在数千米的高空中,超越了大部分防空炮的射程,倘如无人之境一般飞临目标空域,然后打开腹舱,将硕大的航空炸弹对着下方的堡垒群抛出去。

轰炸机群扬长而去,而被轰炸的堡垒则遭遇了灭顶之灾。这些量产型堡垒曾硬抗榴弹炮轰击而巍然不动,但面对高空直落的超重型炸弹还是抵挡不住,唯一能保护他们的只有概率期待自由落体的炸弹落偏,不要正好砸在头上。

但这次投下的炸弹实在太多,即使大多数落偏,仍有不少正中目标。巨大的炸弹像木板一样撕开顶部的钢筋水泥,在内部轰然爆炸,虽然尚有不少曲曲折折的内部结构无法破坏,但也足以让这座堡垒失去战斗力了。

目睹了这一场轰炸的阿斯兰叹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战车旁边,对队友们说道:“准备起来吧,要出动了。”

轰炸过后,罗马军肯定会对堡垒区发动地面攻势,而这时突厥军就要发动反冲击,不能让他们轻松占据堡垒。战车部队在单纯的防御作战中效能很低,但在反冲击之时必然要担任主力,阿斯兰他们这些所剩不多的战车已经大半集结到了一起,就是要现在用的。

“是!”

车组成员们从地上坐起来,开始穿戴装备、检查车辆情况,准备出战。

阿斯兰上下看了看,走到车体后部,一步跨了上去。

这个位置上,驾驶员库什和机枪手图尔兰掀开了发动机顶盖,检查里面的机械状况。

阿斯兰看了看发动机,确定没什么问题,就招呼他们将顶盖复位,然后单独对图尔兰说道:“不用太紧张,就像之前训练的,对着站着的人打就行了。不用太过在意敌人的炮弹,至少两倍音速的,你反应过来之前就死了。”

图尔兰是刚加入他的车组的新兵。在上次战斗中,阿斯兰指挥的战车右前部中了一发高爆弹,没有击穿,但震伤了这个位置的机枪手,之后上面就把图尔兰派了过来担任新的机枪手。

图尔兰是个相当年轻的小伙子,今年才十五岁,本不是正常该入伍的年纪,但在当下的危机时刻也不得不应召上了战场。

来到前线之后,图尔兰见识了真正的残酷的战场,见过连贯整条地平线的庞大战线,见过遮蔽天空的大机群轰炸,心态在恐慌和麻木间不断切换着。唯一能让他欣慰的是,他的车长是著名的战斗英雄,接受他的指挥总要安心不少。

他听了阿斯兰的激励,立刻立正回复道:“是!我一定把那些罗马兵全都打死!”

阿斯兰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攀上了炮塔,打开顶盖从储物袋中翻出一本地图册,坐在高射机炮旁慢慢看了起来。

很快,罗马军开始了炮火准备,突厥炮兵也进行了反击。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出乎预料,他们迟迟未接到出击的命令,因为罗马军并未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是进行了一些骚扰,不需要他们出动。

一直到夜里,警戒解除,战场态势始终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队友们对平安度过一天感到庆幸,而阿斯兰则有些纳闷,隐隐感觉并不寻常。

在离开战车回去吃饭的时候,一名穿着板正制服的警卫兵找到了阿斯兰,通知他道:“阿斯兰中尉,优素福将军想请你吃晚饭。”

“中将?”阿斯兰惊讶了一下,但没太惊讶。

优素福中将是这一片防区的指挥官,虽然跟他军衔差距不小,但其实是他的老熟人了。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优素福是他的团长,曾经亲手给他颁发过徽章。后来两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阿斯兰一直战斗在第一线,而优素福则不断高升。但在最近一次调动中,优素福被从北线调过来负责锡瓦斯一带的防御,又成了阿斯兰的上级。

阿斯兰对老上级为什么会请他吃饭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可能跟今天的异状有关,没犹豫就跟着警卫兵向指挥部走去。

穿过层层叠叠的掩体和坑道,阿斯兰进入了深处地下的指挥部中。

“报告!”

“进来!”

见到优素福中将时,他坐在一间狭小的休息室中,面前的小桌上摆着两张铁盘,盘子里各放了几片烤好的面饼、腌菜和香肠在物资供应极为紧张的现在,即使是高级军官也只能获得这点配给了。

优素福今年也还没到五十岁,不过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了。他见阿斯兰进来,指着桌上的香肠笑着招呼道:“来,阿斯兰,今天吃点好的。”

“多谢款待。”阿斯兰冷静地一低头,走过去坐到了优素福对面,但没有立刻用餐,而是抬头对优素福问道:“中将,您找我来,是为了问些军事上的事吗?”

优素福哈哈笑了一下,从盘中拿起一张面饼,然后把香肠和腌菜卷了进去,一边卷一边摇头道:“阿斯兰啊,你就是性子太直、不会说话,才到现在还是个中尉啊。”

阿斯兰仍板着脸,说道:“都是为国效力,没什么大不了的。”

优素福呵呵一笑,咬了一口饼,仔细地嚼完咽下去,然后慢慢说道:“的确是有点疑问,想跟一线战士聊一聊,一想你就在前线,就把你叫过来了。”

阿斯兰这才开始卷饼,同时说道:“中将想问什么?在下知无不答。”

优素福便问道:“你觉得现在士兵们的士气怎么样?”

阿斯兰沉默了一会儿,答道:“不好,也不差。相比三年前,大部分人都没精神了,几乎没人还相信会有胜利。但怎么说呢,不少人反而因此看透了,打起仗来无谓生死,战斗力没怎么受影响。”

优素福叹了一口气,把饼放回盘里,道:“突厥人民没有愧对他们的国家。”又低声说了一句:“事情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境地的呢?”

阿斯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就像没有听到一样,默默吃着饼。

优素福也没有追问的意思,过了一会儿又问道:“你最近不止是今天感觉西边的攻击强度相比以前怎么样?强了还是弱了?”

“弱了不少。”阿斯兰这次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回答,“别说跟达契亚、烁金塔那时候比,就是跟一个星期前都弱了不少。罗马军新兵多,很多时候只会猛冲,但不要命地冲起来也很要命。可是这几天他们很少这么硬冲了,经常挨了几炮就撤回去。”

优素福又问了几个细节,然后就摸着胡子道:“我倒想他们凶猛一点,对着锡瓦斯要塞多留点血,这地方可不是好惹的。但他们偏偏不来,这么说,华盟可能真是把重点放在南线了”

如今突厥国已经被四面包围,形势危急。北线战场有崇山峻岭阻隔,虽然已经鏖战多年,但还算支撑得住;东线虽然丢失了不少土地,但华盟受限于补给,进展速度也不快;西线有完善防线,也能坚持不少时间。如今看来,南线战场战线最长,难以首尾兼顾,是最容易出事故的一条线。反过来说,华盟也最有可能集中力量进攻南线,而现在西线攻势减弱,便是南线可能有大行动的前兆。

两人简单讨论了一下南线的战况,感觉并不乐观。突厥国力已经压榨到了极限,很难在这么广阔的战场上构建足够有效的防御,困难极大。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