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蝴蝶 第106节

作者:七宝酥字数:40万更新时间:2020-12-10 20:49:38

  等李雾搓完抹布交过来,岑母主动与他搭话:“李雾,跟你矜矜姐姐处得好吗?”

  李雾微怔:“挺好的。”

  岑母说:“你知道她当时离婚是因为什么么。”

  李雾想了下:“不是很清楚。”

  “我女儿不太好相处吧。”岑母试探问道。

  李雾摇头:“没有啊,我觉得我不太好相处。”

  岑母笑:“你哪里不好相处,我看你在矜矜面前跟软柿子一样,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李雾不可置否。

  “但我就怕啊,”岑母将抹布挂晾好,轻不可闻地叹气:“她之前那个丈夫,开始对她也是一等一的好,结果结婚没两年说没感情就没感情了。”

  李雾面色诚正,如立誓道:“我绝对不会。”

  岑母扫他一眼,剖析着他的神情与口气:“矜矜的性格就是掺了她爸跟我的,心地软,嘴巴臭。我脾气一向不怎么样,也不太会讲话,死要面子,心直口快,她有些方面跟我如出一辙,所以特别需要一个能担得住她脾气并且真心实意包容她爱护她的人。阿姨也不是对你没信心,我就怕又跟之前一样,竹篮打水一场空,感情的事太难讲了,你又小她这么多……你还年轻,还经得住变动,可矜矜她经不住啊。”

  李雾不卑不亢,语气认真:“阿姨,其实我也是个心直口快的人。”

  岑母一愣:“看不出来。”

  李雾说:“跟岑矜在一起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就是有话直说,一起沟通一起解决,避免任何相互猜忌与嫌隙。”

  岑母眨了眨眼:“她也愿意跟你说?”

  李雾:“嗯。”

  岑母点点头:“那就好。”

  岑母又问:“你现在户口在哪,还在云丰村?”

  李雾“嗯”了声:“后年毕业就能直接落户这边了。”

  岑母颔首,笑叹:“真是奇了,当时矜矜资助你也是因为我和她爸看她婚姻不那么顺,就找了个命理大师,遵照大师的建议去南边山里资助学生,才因此撞上了你。哪能猜到是这么个化解法,也不知道到底是劫是药。”

  她一席话毕,李雾似有所悟,怔立半晌,才解掉围裙,擦了擦手,回到客厅。

  岑矜陷沙发里,心不在焉玩着手机,视线早偷偷摸摸往厨房那瞟了半天,见李雾归来,她急不可耐问:“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李雾如实告知:“让我好好对你。”

  “还有呢。”

  “没了。”

  岑矜凝眸,眼神锁定李雾:“你怎么说的?”

  李雾勾唇:“我的回答早写在信里了。”

  岑矜轻哼:“我要听你说。”

  李雾静静看她:“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岑矜一个激灵,狂搓手臂:“唔~受不了。”

  李雾:“……”不说她不乐意,讲实话又嫌肉麻,这个男友好难当。

  岑矜笑累了也逗够了,丢包虾条给他:“吃吧,弟弟,给你的情话奖励。”

  李雾单手接住,拆袋,仓鼠一样咔嚓咔嚓吃掉一根,问她:“你怎么不问我你的新年礼物?”

  岑矜坐正:“对哦,我差点忘了。”

  她双臂伸直,手指内曲几下,像个要糖的小女孩儿:“快交出来。”

  李雾故作高深,在裤兜里掏了半天,最后取出小册子模样的东西,拍她掌心:“喏。”

  岑矜歪了下脑袋,接过去看,居然是本存折?她不可置信地看回来。

  李雾浮出笑涡,没有说话。

  岑矜翻了几页,账目清楚,只进不出,有点收不住唇畔的弧度:“你来真的?”

  李雾淡声:“说到做到。”

  “好老土哦――”岑矜口嫌体正直,爱不释手地拿着他的存折本:“现在居然还有人用存折,还是个二十岁的小男孩儿。”

  “你不是说我心理年纪已经五十多了。”

  “可见我说的都是真理,”岑矜掀至最后一页,指尖点数着上面的数目,而后轻吁:“真有这么多啊,信里没吹牛逼。”

  李雾还是笑:“当然没有。”

  岑矜翻来覆去研究了好一会,才含笑还回去:“不用给我啦。你留着,我心领了。”

  “留着也是你的。”

  “我知道,可我还是想你留着,”岑矜眼神温柔:“对自己好一点,多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有足够的物质傍身才能带来安全感的加成,我可不希望我喜欢的小家伙拮据度日。”

  “你在我身边就很有安全感了,”李雾扫了眼已空无一人的厨房,胆子大了几分,起身坐去岑矜身边:“就像这样。”

  两人手自然而然握到一起,十指交缠,岑矜泄气:“可我现在没什么安全感了。”

  李雾不解,双眼迷惘起来:“为什么?”“你这么厉害,才上大学没多久就存到这么多钱,按这种势头发展下去,估计没几年就要把我甩在后面了。”

  李雾说:“那不是很好吗?你可以依靠了。”

  岑矜嘟囔:“哪好了,等你到我这么大,我都四十岁了,结果处处不如你,岂不是很糟。”

  她忽然逃开他手指的禁锢,抱头抓狂:“天哪,不敢想,四十岁――”

  “四十岁怎么了。”李雾失笑,一眨不眨看着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那会我就没现在好看了,临近更年期,比现在凶十倍,还是个一有表情就鱼尾纹横生的女人,”岑矜说着,用食指拉长眼尾,学猛兽那般龇牙恐吓:“成天到晚找你茬,逼逼赖赖,骂骂咧咧,看你还受不了不。”

  李雾要被可爱疯了,低笑一声,啄吻她下唇。

  岑矜闪神,一秒后,又把少年留下的些微凉气印回他嘴巴。

  言语于他们而言已是苍白匮乏的存在,只有接吻才能让真情在唇齿间以最恰当也最浓厚的形式呈现,像浪潮卷回海里,春风含住莺啼。

  地点加剧了刺激性,两人不敢久缠,但吻得足够热烈,再分开时,均是气喘吁吁。

  李雾胸腔微微起伏着:“岑矜,你听过量子纠缠吗?”

  岑矜眨了眨眼,做了个“请”的手势:“物理学家,开始你的讲座。”

  李雾说:“简单来说,两个纠缠的粒子,哪怕远隔光年,只要其中一个状态发生改变,另一个也会立刻被影响。2015年荷兰有个科学家就间接证实了这种远距离瞬间感应是存在的。”

  岑矜试着理解:“我们是那两个纠缠的粒子吗?”

  “可以这么说。”

  “看起来互不相干,但我们早已产生关联。”

  岑矜眼如弯月,因他一本正经的可爱情话而喜不自胜:“所以?”

  李雾攥住她手:“所以我会因为你的高兴而高兴,因为你的伤心而伤心。因为我就是另一颗与你相配的粒子,无视时间空间,只因为你存在了,所以我也存在了,不管你产生什么变化,我都是属于你的那个粒子。”

  十一年,不过尔尔。

  在弘大宇宙间不值一提。

  唯感幸运的是,在这个他所存在的维度里,他能被万物的能量冥冥牵引。

  与她相遇,为她倾心,进而合二为一。

  爱是超距的,这一刻起,他将奉为真理,至死遵循。

  ――正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