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狙击蝴蝶 第105节(1 / 2)

作者:七宝酥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岑母不吱声了。

岑矜追着问:到底什么信?李雾给你们写信了。岑母直接回了条语音:“李雾给我跟你爸写了封信,我还以为是你教唆他的呢,你爸非说不是。写得很诚恳,妈妈看了之后吧,说没被打动肯定是假的,但我又怀疑是你们商量好的,有你给他当军师。原来你也被蒙在鼓里?”

岑矜细眉微微凝起:我完全不知情,方便给我看看吗?

岑母讷然少顷:“你等等,被你爸爸收保险柜了,我拍给你。”

岑矜搭唇:到底什么信啊,还要这样收藏。

岑母说:“你爸说了,真诚是无价之宝,要好好存放。”

……

五分钟后,李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黑发,一边念着“我好了,你去洗吧”从蒸汽缭绕的卫生间出来。

目光飘去床上,第一眼迎接他的是泪如泉涌的岑矜。女人蜷膝坐那,单手攥着手机,不停地拿手背抹脸,泪腺跟放闸般怎么止也止不住。

李雾慌神,一个箭步冲过去。

“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岑矜?”

“姐姐?”

“你到底怎么了?”

他急吼吼地从床这边换到床那边,喋喋不休,意图问个清楚,无奈岑矜偏不理人,兀自抽抽搭搭,啜泣不止,愣是让刚洗过澡的少年又满头热汗。

最后,岑矜情绪释放完毕,一个揽抱勾住李雾脖颈,轻声哽噎:“我看到你写给我爸妈的信了。”

李雾愣了下,宽下心来,回抱住她:“我还以为怎么了……”

“你要哭死姐姐吗,写那种酸不拉几的东西,”她脸往后挪了些,端详起他,好像在用视线描摹。她的拇指轻摸着他颧骨处,眼尾处晕开温柔的淡红:“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讲?”

李雾的面色语气一如往常的熨帖平实:“我怕我都没机会见到叔叔阿姨。”

岑矜心脏狠狠抽痛一下,眼里又漫出水汽:“怎么可能,还有我在啊。”

“可我不想当缩头乌龟,想当你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他补充,语气加重:“成为那种真正能站在你身边,挡在你面前的男人。”

岑矜用自己脸颊去贴贴他脸颊,像冬日里两只交颈取暖的动物:“你已经是了。”

“你在姐姐眼里,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瘪着唇,无法阻止心疼的情绪化为液质,从两颊直淌而下:“世界上不会有比你更好的男孩子了。”

他就是她的无价之宝,是意外收获的坚贞美德。

李雾被她的泪烫到,手足无措地替她擦拭,笨拙安慰:“别哭了,姐姐,不哭行吗?早知道会让你哭成这样就不写了。”

岑矜再度拥住他,言之凿凿:“明天跟我回家过年,我爸妈都愿意见你,不管有没有那封信。”

“嗯,”少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扬起了嘴角,不甚确定:“真的?”

“真的,谁敢不喜欢你啊,万人迷。”岑矜咕哝着。

李雾欣喜若狂,焦急下床,说要去隔壁房间拿东西。

岑矜拽住他,睫毛上还挂着泪:“什么东西。”

李雾说:“给叔叔阿姨买的年礼。”

岑矜默了下:“你早就准备好了?”

“嗯,虽然可能性不那么大,但万一最后真去你家呢。”他一脸郑重,双眼写满万事俱备的真挚。

岑矜心悦诚服。

少年正欲下床,又被岑矜扯回来。女人嘟囔着问:“我的年礼呢,有吗?”

李雾说:“有。”

“什么?”

李雾转回身来:“明天给你。”

岑矜耍赖:“我现在就要。”

李雾伏上前去,咬住她嘴唇,吮了下,看着她笑:“先用这个把今天蒙混过去。”

他发梢还是湿的,在她额间洇开一片若有似无的潮气。

岑矜的身体如被温水漫过,变得浮游,蒸融。

她也去吻他,与他差不多的亲法。但她并未溜走,而是流连在他跟前,鼻尖近乎相抵。

李雾的眼逐渐深了,如黑压压的漩流,吸噬着她。

“我觉得不够。”岑矜嘴唇再次上前,以此验证他独一无二的引力。

两人缠吻着,岑矜滑躺下去,任由李雾自上而下播撒火种,引燃亦是自焚,他们似乎能在双方激烈的入侵与吸纳中撰写一份不离不弃共赴生死的契书。世界都成了旁白,只有他们在画面中心,被爱涂满了色彩,绮丽鲜活,烈如焰火。

……

第81章第八十一次振翅(正文完)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