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者:不渡星河字数:22万更新时间:2020-11-18 10:09:21

  楚雁来在黑暗的树荫里直摇头,心说自家渺渺真是不让人省心,闹出这样大的阵仗委实是太过于引人注目。

  于是他只能大摇大摆的现身,阻止他们继续向温泉处进发。

  各位道友这是要去做什么?楚雁来飞身越上一颗高树,在树梢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众人。

  一身紫衣在月色下格外的出尘,但是他的表情却没有那么风朗月清。

  第61章 归来

  是老祖宗!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呼出声, 一瞬间在场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雁来的身上。

  说起来,在场的人虽然大部分都是镇派的大人物,却都不敢对楚雁来有所不敬。因为楚雁来的辈分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即便他们是一派之长, 是自家门派辈分最高之人也不敢对楚雁来不恭敬。就算是他们是师父师祖都无法与之抗衡,能和楚雁来叫板的人都已经死亡或者是飞升。

  他们就算是集结了百人之众, 也不过是想利用偷袭这样的下三滥的招数去袭击顾渺,而不是攻击楚雁来。

  老祖宗是非要插手祸星之事吗?之前在攻塔比赛的时候的灰衣老者再度站出来。他是这群人里辈分最高,修为最高,最有可能飞升之人,也只有他有资格站出来说几句。

  但是他也不敢太过于责怪楚雁来,只能先问一问楚雁来的意思。他们能算的出来祸星命格,楚雁来自然也能算的出。即便如此还要护着顾渺,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偷袭顾渺。

  顾渺是我的人。楚雁来下巴微抬,眼中的轻蔑之情尽显。

  言下之意你们谁都不许动。

  话说成这样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众人面面相觑, 随后都望向灰衣老者,想要他拿个主意。

  纵使他们近百人一起上也未必能够打得过楚雁来,最多只能拖住。而且若楚雁来执意带着顾渺逃跑,他们恐怕也无法阻拦。

  最好的办法只有一部分人先拖住楚雁来,另一部分再去袭击顾渺。楚雁来是修的并非无情道,就算是杀了顾渺, 应该也不至于祸及整个修仙界。

  不过是眨眼间灰衣老者便已经下定决心,他对身后的众人使了眼色,众人纷纷点头。

  于是他飞身上前, 站到楚雁来面前的树梢上

  既然老祖宗非要如此。那晚辈也只能动手了!灰衣老者从虚空中抽出一把长剑。这长剑也是灰色的, 但是灰中却透着一丝银芒。这柄长剑名为硝烟,是当年师尊传授于我。多年不曾拔出,还望前辈赐教!

  话音刚落, 他的剑银芒一闪,剑尖直指楚雁来的咽喉。与此同时,他身后的数十名修仙者也纷纷拿出仙器加入战斗。

  修仙界大多习剑,不过其他门派也常有不同的仙器。一时之间像是打开了藏宝库,各色仙器都被拿了出来。

  不过楚雁来却不怕,他甚至没有出剑,只是用修为击退旁人,在众人之中显得异常的气定神闲。他的本意也不愿意伤害这群修仙界的精英,只是他也不知道顾渺的命格为什么会变成祸星,解释不清楚那就只能带着人暂避。

  他心里十分清楚,等顾渺处理好身上的封印便带他直接离开。

  修仙界众人把楚雁来团团围住,但是他们也并不傻,自知没有机会,还非要以命相搏

  已经有一队十人左右的小队去偷袭顾渺。

  以灰衣老者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来攻塔之时顾渺的修为虽在同龄人算是很高的,但是在他们这群人里还算不得什么。就算是楚雁来在他身上设置了保护结界,十人的力量应该足以打破。

  灰衣老者心中有底,长剑锋芒更胜,指挥着众人更加精密的围住楚雁来。

  出手的人越来越多,即便是楚雁来也只能拿出长剑应对。无数的仙器把他围绕得水泄不通,几乎每一个角度都有人袭击。他长剑猛地一挑,飞身落到了不远处的树梢上。想要破局而出。

  然而修仙界的众人却没给他这个机会,飞快地跟上他的脚步。

  就在鏖战之时,远处的山顶却突然有了异动!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山顶突然亮起一道极其粗大的紫色光柱,那道光柱不知道是从天而降还是从山顶发出,颜色鲜艳,场景壮丽,像是有一座巨峰突然出现在眼前。

  那深紫色的光柱里传来浩瀚的的星辰之力,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星辰浩渺之感。最可怕的其实是其中的灵力威压,星辰之力本就比其他属性的灵力要来得霸道,更何况这股力量极其浓郁纯粹,普通的修仙者根本承受不住。

  一些修为略低的修仙者已经承受不住而跪倒在地,甚至还有吐血的。

  这股气息楚雁来心中一惊,竟然愣在了原地。

  这股气息实在是太过于熟悉,又过于陌生。因为他已经数百年没有再感受到过这股气息了。

  楚雁来猛地抬头望向山顶,他顾不上其他人,想要直接回山顶温泉。然而灰衣老者修为还算不错,并没有被暴起的星辰之力吓到,而是还飞身上去想要阻止楚雁来。

  他的剑来的极快,正朝着楚雁来背后刺去。楚雁来却根本没有管背后的冷剑,而是自顾自的往前飞去。

  就在灰衣老者的剑马上就要刺破楚雁来的衣裳之时楚雁来身上金光一闪,直接化身为一条金龙直入云霄!

  这是这么多年来楚雁来第一次化身为龙,之前不管是再危险再着急的事情他都不曾变过。

  然而这熟悉的星辰之力让他无法思考,他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甩开其他人,然后立刻见到顾渺。

  紫色光柱里的星辰之力在逐渐的变弱,紫色光柱也在不断的坍缩,最后化作一道紫色光芒消失不见。

  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此时被光柱压迫的修仙者们才渐渐反应过来,然后不约而同的一起御剑飞行想要到山顶一探究竟。

  这股力量太过于强大,没有任何一个修仙者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化为龙身的楚雁来几乎转瞬之间就回到了山顶温泉。

  此时山顶温泉的周围已经被星辰属性的灵力冲刷过一次,到处都能感受到充沛的星辰之力,甚至树上,草丛里都能看到星星点点的星光。

  温泉仍然是之前的温泉,只是山间越发的寒冷,所以周围弥漫的雾气越发的浓郁,只能看到温泉水中藏着一个人。

  那人依靠在温泉池壁上,一手拄着额头,正在闭目养神。他的手臂纤长雪白,完全不像是普通人类。

  渐渐的,山顶起了一阵风,修仙界的精英人物也都纷纷赶到,不敢离得太近,只能远远的望着此处的情况。

  夜风把雾气吹散,坐在温泉池水里的人也显露出真容。

  一头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紫色的发带松垮的束住,那人微微抬起头,过分精致的五官随即显露在月色之下。他的容貌绝美,仿佛可以让全天下的人都震惊于他的绝色。

  一截白皙的手臂露在外边,身上只穿了一件材质不明的衣衫。那衣衫是漂亮的深紫色,随着那人的一举一动透出金色的的闪光。

  他睁开眼睛,仿佛全世界都因他而变得鲜活。

  楚雁来,你好大的胆子。

  顾渺只是坐在温泉池中,淡然的望着他。但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情,和之前的顾渺完全不同。

  在他睁眼的这一瞬间,周围的灵力都在疯狂的波动,仿佛这座山上所有的生灵都要为他跪地臣服。

  楚雁来直直的望着面前的人,满眼的难以置信。他呆愣了半晌,最后闭上眼睛,嘴唇却透出一丝笑容。

  他掀开衣摆,单膝跪地,轻声道

  恭迎仙君。

  紫霄仙君归来!

  第62章 完结

  顾渺其实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尝试吸收天地间的星辰之力就可以真的恢复回紫霄仙君。

  其实他也可以直接恢复为紫薇帝君, 不过这样就必须要飞升仙界,他在最后一刻思索了半晌,还是选择留在人间。

  当初他还是紫霄仙君的时候, 曾与恶龙楚雁来相恋。他原身贵为紫薇帝君,天帝绝不能容忍帝君与恶龙相恋。

  于是他与天帝打赌, 若是再度历劫,他若还能与楚雁来相知相恋,天帝便不可阻挠。若是不能,则他们二人必须分开。

  为了赢得赌约,天帝甚至插手凡间,先是把祸星命格强加在他身上,让他一生不得顺遂,被楚雁来心魔阻止后竟然暗中诱导他修炼无情道伤人伤己。

  不过幸好他已经恢复,他的封印破解, 楚雁来的封印也应该随之破解了。

  顾渺从温泉池中站起来,随意的把身上的迟枝甩了甩。被变作衣物的迟枝面对已经恢复的主人也不敢有所动作,老老实实做好身为一件衣服的职责。

  当初楚雁来把迟枝交给顾渺的时候曾告诉顾渺:迟枝,又被称作迟枝锦。取自绛树休嗟结子迟,惜花人更惜空枝中迟枝二字。传说中是以天边云霞为线,取星河为色, 吸收万千星辰之力锻造而成。

  其实那时候楚雁来也失忆了,告诉他的也只是传说。事实就是迟枝就是他的衣物化作的仙器,并没有其他的出处。

  本君销声匿迹多年, 不过想来诸位的门派史中应该还是都有本君的画像。 顾渺走上岸来站到了楚雁来的身旁。他低头看了一眼楚雁来, 楚雁来立刻站起来跟在顾渺的身后。

  后边修仙界的众人纷纷跪倒在地,甚至不敢抬头望向顾渺。他们都是门派里资历最老的人,虽然未曾亲眼见过紫霄仙君, 但是各门派的记载中都是有紫霄仙君的画像,再加上如此充沛纯正没有一丝邪念的星辰之力,他们更加相信这就是紫霄仙君。

  现在你们再测一测,本君可是祸星命格?顾渺轻笑一声,再度开口。他的声音清清冷冷,虽然并不威严,却给在场的众人无形的压力。

  自然不是自然不是。跪在最前边的修仙者甚至不敢再测算,反而是较真的灰衣老者真的测算了一次。

  从他满是冷汗的懊恼神态便可以得知结果必然与之前的测算结果不同。

  既然不同,那尔等便回去吧。顾渺早就知道结果,平静的吩咐着。跪在他脚边的都是修仙界的中坚力量,再说他的命格当时确实是祸星,以他的地位没必要怪罪这么一群普通修仙者。

  是是众人颤抖着声音回应着,立刻如潮水一般飞快离开,没有任何人敢停留片刻。

  很快整个长夜山又只剩下了顾渺和楚雁来两个人。

  楚雁来就站在顾渺的身旁,周围的树的阴影遮盖着他的脸颊,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来。

  顾渺抬着头,心里却不如表面那样淡定。虽说他恢复了紫霄仙君的身份记忆与情感,但是这辈子他毕竟是顾渺,他现在还是顾渺的习惯多一些。

  一想到面前的人已经恢复了楚雁来的所有记忆,他就有些退缩,只是表面上用紫霄仙君的身份虚张声势。

  楚雁来,你好大的胆子。顾渺努力鼓起勇气用紫霄仙君的语气说话。在本君渡劫期间,竟然敢

  顾渺刚想为失忆失去修为的自己讨些公道,毕竟他不过是脓包了点,但是楚雁来也不应该欺负他。

  然而一说欺负

  紫霄仙君那一世他与楚雁来只是相恋,感情单纯真挚,最多就是亲吻,却没分出谁上谁下。

  如今他不过是渡劫一次,却什么先机都被他占光了。

  哦我做了什么?楚雁来大约也是想起来这一点,他猛地靠近一步,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顾渺身上。渺渺怎么不具体说一说,我到底做了什么事?

  顾渺心中大呼不妙,他这个纸老虎皮被人看穿了,刚刚摆出来的模样全被揭穿。他还想再说两句,却直接被楚雁来揽住了腰。

  你放肆!顾渺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被楚雁来搂个正着,完全推拒不得。

  更放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我的渺渺。楚雁来声音沙哑,他就贴在顾渺的耳朵旁,故意说给他听。

  更加放肆的事情可不是都已经做过了。甚至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还曾跳求欢舞给他看。

  但是偏偏越是这样想,他浑身便越是酸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只能抬头望着楚雁来,然后蜻蜓点水一般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既然更加放肆的事情已经做过了,那也不介意做更加更加放肆的事情。

  楚雁来闻言,双眼通红,立刻在周围施加了一个隔音结界。

  顾宵抱着小龙儿在长夜山宫殿的门口守了一整夜,直到黎明时分才看到顾渺和楚雁来相携而来。

  只是顾渺一瘸一拐的,让顾宵总觉得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爹爹!爹爹!小龙儿还小自然不懂的其中的奥妙,他从顾宵怀里飞奔出去,直接扑到了顾渺的怀里。

  幸而他身子小,否则顾渺就接不住他了。

  龙儿好想爹爹小龙儿爬到顾渺怀里疯狂撒娇。他爬到顾渺前襟上的时候才发觉今日的爹爹好像比往日有所不同。但是他还小,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同,所以吸了吸鼻子没有多言。

  兄长顾宵在殿门口坐了一整夜,腿坐得有些麻,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稳住了。

  顾渺闻声望去,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冲顾宵点了点头。

  原来顾宵才是祸星降世。

  他就是那个危燕星君,代表天上的危月燕星,当初受命于天帝,如今同他一起渡劫。

  其实顾宵本可以不必渡劫,是天帝故意派他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借顾宵的命格来阻碍他与楚雁来相恋。

  此时已经完全了解内情,顾渺也不恨顾宵,也不会为难他。

  兄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以后顾宵欲言又止。他能敏感的感觉到今日的顾渺好像与之前的顾渺完全不同,但是他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同。

  已经解决了,他们不会再来了。顾渺连忙堵顾宵的话,怕他再多问。他相信昨晚离开的修仙者们都不会胡乱说话的,就让他威慑着各门各派,却又继续隐匿身份就可以了。

  那父皇那里顾宵心中觉得有些愧疚,毕竟这一次是父皇出卖了哥哥。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