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者:不渡星河字数:22万更新时间:2020-11-18 10:09:21

  顾渺渺。楚雁来察觉到顾渺醒过来连忙凑到他面前。

  如今的楚雁来是紫衣和黑衣的结合, 对顾渺的情感也有些矛盾。一边是不苟言笑的紫衣,自然一直称顾渺。另一边是黑衣,自然更加亲密叫他渺渺。

  所以一张嘴就变成了莫名其妙的顾渺渺。

  顾渺抬头,眼前的场景有些模糊,渐渐的才看清面前的人,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让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神君

  他的声音沙哑, 像是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过话。紫霄仙君的记忆对他来说还有些陌生,此时此刻他还是那个被神君拯救的顾渺。

  你觉得身子如何?楚雁来的声音清清冷冷,同黑衣的语气差了许多。

  你你不是神君是师尊?顾渺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楚雁来, 想要确认他到底是谁。这双血红色的眼睛明明是神君的, 但是感觉却像师尊。

  我是楚雁来,既不是你的神君,也不是你的师尊。楚雁来缩在袖子里的手下意识的微微收紧, 等到反应过来又立刻松开。

  顾渺顿时愣在原地,傻呆呆的望着楚雁来,直到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楚雁来话中的含义。

  师尊和神君顾渺感觉自己几乎不会说话了。合为一体?

  楚雁来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从桌子上端了一碗白粥递给顾渺,你已经昏迷许久了,先吃点东西。

  这话不像师尊淡漠疏离,也不似神君处处透着暧昧。

  多谢顾渺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楚雁来,张了张口还是没能叫出来,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为什么突然间神君和师尊就合为一体?

  在刚刚的记忆里,楚雁来费了大力气才把神君分离出来,怎么突然之间就再度恢复了。

  你使用了紫薇九式,旁人都以为你同紫霄仙君有关系,所以给你算了一下命格。没想到算出来的是祸星命格。再加上你刚刚灵力暴走,根本无法控制,我只能把结命锁拿出来才能保住你的性命。楚雁来低声解释道。他的语气平平淡淡,把惊险刺/激的一段讲得毫无起伏。

  结命锁?顾渺微微一愣,这才感觉到脖子上多出来的重量。金色的项圈很是纤细,上边雕刻着紫薇花纹,看上去十分精致。

  这东西本就是紫薇帝君的项圈。顾渺还记得那些冗长的回忆里紫薇帝君和紫霄仙君都佩戴着这个项圈。

  直到紫霄仙君杀上天界前,才因为楚雁来的讨要给了他。却不曾想到楚雁来居然用它来阻隔本体与心魔融合。

  现在这把结命锁也强行把顾渺和紫霄仙君的记忆分隔开,否则以顾渺现在的身体会立刻被紫霄仙君的修为撑爆。这个情况让顾渺对紫霄仙君还是有距离感,像是他旁观其他人的记忆一样。

  可是这样你怎么回紫霄宫?这是顾渺第一个想法,他没忍住直接就问了出来。

  楚雁来就算是失去关于紫霄仙君的记忆却仍然会守在紫霄宫,现如今强行带他离开,其他人定然会向楚雁来追问他的下落。

  无妨,你最要紧。楚雁来轻声回复道。

  顾渺心尖一颤,望着楚雁来却说不出话来,只能低头喝粥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殊不知楚雁来的心中也在翻江倒海。

  其实就在结命锁离体的时候,他就恢复了有关紫霄仙君的记忆。

  而在他的记忆里,能把紫薇九式发挥到如此程度的

  就只有紫霄仙君一个。

  一想到这里,楚雁来心里就像是滚烫的油锅沾了水,滋滋滋得冒烟。

  可他心里既是喜欢顾渺的,又是喜欢仙君的。意识到这一点,他几乎不敢抬头望向顾渺。

  你先休息,我去找些东西。楚雁来低着头,数千年来第一次落荒而逃。

  顾渺低头装作喝粥的样子,实际上却没什么胃口喝,只是装了几个动作罢了。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楚雁来。

  他现在空有紫霄仙君的记忆,却没有记忆里的情感,他喜欢神君,但现在在他面前的是完整的、喜欢紫霄仙君的楚雁来。

  虽然两个人互相喜欢,却怎么相处都是别扭的。

  顾渺叹了一口气,还是放弃思考这个问题。记忆恢复,摆在他面前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首先是他的身体问题,按理来说他就是紫霄仙君,也是紫微帝君,恢复修为对他的身体应该毫无影响才是。

  其次是他的记忆和感情无法融合共鸣。虽然他能清楚的回忆起每一段记忆,却始终无法和现在的自己融汇在一起。

  最后就是他不知道如何应对楚雁来。

  不过修为的问题也不是这一次爆发的。顾渺突然想起来在他刚重生的时候曾经听到过一个声音,那声音奶声奶气的,告诉他是紫薇帝君,只要斩断尘缘就能恢复修为。

  那声音他还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

  斩断尘缘就可以恢复修为听起来像是无情道。无情道修的便是无情,修到极致便清冷理智,无欲无求。若是动情,则会修为暴动而亡。

  他每一次恢复修为,都会灵力暴走。这无情道确实与他的经历有些类似。

  难道说天帝不光是给了他祸星的命格,难道还故意指引他修无情道?若是真修成无情道,他与楚雁来自然可以分开。若是修不成,他的修为暴动,身体承受不住,至少会元气大伤。

  这一计真是巧妙!顾渺在心中冷哼一声。

  只要知道了原因,解除无情道倒也算容易。紫霄仙君那一世他见过不少秘籍,轻易就可以解开,这样灵力就不会暴动。

  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太弱了。就算是解除无情道也很难容纳他所有的修为,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的记忆和情感无法共鸣。

  顾渺思索着,心里也算有了主意。

  然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他胸前挂着的龙蛋突然失去了束缚,轻飘飘的从绳子上掉了下来。幸好顾渺反应迅速,飞快地接住了掉下来的龙蛋。

  那绳子是神君用灵力制作,根本不可能断裂的,怎么会顾渺疑惑极了,不过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手上的龙蛋吸引过去,根本无暇顾及其中的异常。

  龙蛋掉在顾渺手上之后开始迅速的变大,不过最大也只是顾渺的手掌大小/便不再长大。紧接着龙蛋的蛋壳散发出一股暖流,变得略微有些烫手。

  顾渺微微一愣,他孵化龙蛋还没几日,怎么怎么就要破壳了?

  就在此时,他手中的龙蛋咔嚓一声,顶端出现了一道裂缝。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手从蛋壳的缝隙中伸出来,然后掰下来一块蛋壳往旁边一扔,蛋壳上的碎片越来越多,缝隙越来越大。

  紧接着一个长着黑色头发带着一对儿软嫩嫩粉色小龙角的小脑袋从蛋壳里探出来。那小人光看脑袋也就是人巴掌大小,活像个布娃娃。皮肤白白嫩嫩,眼睛是深紫色的,正好奇的望着顾渺。

  爹爹!救命!我我卡住惹!小娃娃抬着头努力的向顾渺求助,小脑袋来回扭动着,不知道蛋壳里是什么模样。

  这一声爹爹叫得顾渺一愣,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去摘小娃娃的蛋壳。

  他的手指纤细修长,轻柔的撬开蛋壳,顺带把周围的蛋壳打碎。刚打碎了一圈儿,小孩儿就刺溜一下钻了出来,用屁/股对着他,上边还垂着一条小小的龙尾巴。

  这小东西实在是有点小,顾渺都不敢捧着,连忙把他放到被子上。

  小东西从柔软的被子上爬起来,顺手拿了一块蛋壳就开始嘎嘣嘎嘣吃起来,像是在吃什么美味的东西。一边吃小娃娃就长大一点,等吃完的时候打了一个饱嗝,不过大小还是和顾渺的手掌差不多大。

  蛋壳上边还有一层白色的薄膜,小娃娃留下来一块贴到身上,吹了一口气就变成了一个小肚兜。

  爹爹!小娃娃做好一切就扑到了顾渺怀里,踮着脚用脸颊蹭着顾渺的肚子前的被子,还用享受的语气道:啊~爹爹的味道,香香哒。

  顾渺顿时愣在原地。他记得龙蛋是有他和楚雁来的血,也算是他们两个的血脉。但是他和楚雁来好像都不是这个性格吧。

  小娃娃没有得到爹爹的回应,把自己藏在被子里抬着头偷偷的看向顾渺,好像是怕顾渺不喜欢他一般。

  小小的人儿,心思却敏感得很。

  顾渺伸出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小娃娃的小脑袋,然后把他放到自己的手掌心里,小心翼翼的继续捧着。

  你还没有名字吧。顾渺感觉掌心一阵滑腻,小娃娃躺在他的手心里乖乖巧巧的点着头。毕竟你是龙族,起名还是让你另一个爹爹拿主意吧。现在你就先叫龙儿。

  龙儿点了点头,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看上去有些疲惫。顾渺本来准备把他放到床上睡觉,没想到小龙儿爬进了他宽大的袖子里,他只感觉袖子一沉,小娃娃就在里边一动不动的睡着了。

  顾渺低头笑了一下,却突然发现自己手腕上的龙纹已经消失了,还有之前在后背的龙纹也没有了,只有脚腕上还有一串鳞片做的链子。

  这样顾渺才突然意识到,他的神君已经真的融合成为楚雁来,世间再也没有当初的神君了。

  这一瞬间,顾渺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刀劈成了两半,痛得他浑身发软。

  但是神君就是楚雁来,楚雁来也就是神君,他们早晚会融合在一起。或许他并不应该太过于区分神君和楚雁来。

  从重生开始,他就一直浑浑噩噩,从来没有真正争取过什么东西,所以才那么容易被引入无情道。既然现在他知道神君和楚雁来的关系,他知道楚雁来就是神君

  就不该轻易放弃。

  想到这里,顾渺心里好受许多,他捧起碗继续喝着刚才的粥。粥已经有些凉了,但是味道

  顾渺心尖微颤。

  这味道和神君做的一模一样。

  而就在这天晚上,南梁皇宫灯火通明,看起来已经有些苍老的皇帝焦虑的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

  你可看清了?长夜山宫殿里确实有灯火?南梁皇帝的头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白发,眼睛透着混浊和恐惧。他拽住跪在地上的侍卫的衣领,瞪大双眼近乎疯狂的质问着。

  侍卫是个普通侍卫,哪里见过如此的阵仗。他害怕地缩成一团,用颤抖的声音回应道:臣臣在长夜山守夜,确实看到大殿下回来了。他身边还还有一个人和大殿下举止亲密。

  南梁皇帝面色枯槁,猛地放开了侍卫,口中不断喃喃道:他竟然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

  他颤抖着坐到了自己的龙椅上,桌子上正摆放着一张通缉令。

  这是仙门百家一起发布的通缉令,仅仅一日就送到了周围各国的手中。如果包庇被通缉者,就是和仙门百家作对。

  南梁不过是普通小国,怎么可能对抗仙门百家?

  事到如今也只有

  南梁皇帝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第59章 偷袭

  顾渺休息了一整日。

  第二日的早上他才勉强可以出房间。之前灵力暴走让他的身体多处受损, 现在因为结命锁的压制,所以恢复的也慢了许多。

  不过自从楚雁来离开后,顾渺这一整日都不曾见过他, 只有吃饭的时辰才能听到敲门声,但是饭食已经送到了他的床边, 他并没有看到人。

  也不知道楚雁来有没有看到小龙儿。

  不过他心里已经不愿意轻言放弃,自然也要做出点样子来。所以他早早的起了床,想要去后山找些材料,做点东西给楚雁来吃,以表诚意。

  毕竟现在他在长夜山这边什么都没有。

  顺带还能带着小龙儿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

  一出房门,小龙儿就顺着顾渺的衣领爬进去,缩到了他怀里,像一只害怕的小猫咪一般,警惕的望着周围。小龙儿实在是太小了, 害怕也是在所难免的。

  顾渺怀疑是他之前灵力暴走,有不少灵力被龙儿吸收,所以才促使他提前破壳,身子都没长大。

  要想去后山,首先要从宫殿后边过。顾渺抱着小龙儿顺着宫殿后边的路一直往前,前边是幽深的树林, 能听到很多不同的声音。

  鸣蝉声,蛐蛐儿声,飞禽的翅膀扇动声, 走兽的脚步声。小龙儿大约是好奇, 便大道的爬出来望着四周。

  顾渺记得山里的兔子不少,不如做一锅麻辣兔,麻辣鲜香最是好吃。他一路往前, 仔细寻找着小兔子的迹象。小龙儿越发胆大,主动要求帮忙,最后直接从怀里跳出去,在地上光着脚乱跑。

  嘘。顾渺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只白色的小兔子,他向龙儿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悄悄的接近小白兔,手上禁锢术已经成型。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龙儿兴奋的小声的叫了一声爹爹。

  声音虽小,却吓得小兔子往前跳了几步。现在顾渺因为结命锁的缘故修为被压制住,只能用点小法术。兔子已经跑出了法术的边界,需要再靠近一些。

  顾渺没来得及看小龙儿,下意识的往前迈了几步,却听到小龙儿的声音越来越欢快。

  爹爹!爹爹!要爹爹抱!

  这声音越来越远,顾渺这才心中一惊,连忙回头正好对上脸色阴沉的楚雁来。

  楚雁来正挡在阳光下,居高临下的望着蹲在草丛里的顾渺,目光阴沉。

  顾渺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他了,只觉得面前的人有些可怕。他蹲得太久,腿脚已经有些麻,想站起来却摔倒在草丛里。

  渺渺想逃跑吗?楚雁来蹲下来,双手撑在顾渺身体两旁,用身体压制着顾渺。虽然两个人并没有接触到,却还是让顾渺感觉到压力。

  自然没有。顾渺没想到楚雁来会离他这样近,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压迫性十足,就算是他没有逃跑的心思也难免觉得有些心虚。你这是怎么了?

  渺渺还问怎么回事?楚雁来伸手接起一缕顾渺的长发放到鼻尖轻轻嗅着,目光里却有些狠厉的色彩。没留下任何东西就偷偷离开还不是准备逃跑吗?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