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者:不渡星河字数:22万更新时间:2020-11-18 10:09:21

  顾渺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又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师尊,发现师尊脸色还是不太好,便也不敢再说话。

  只是他突然想起来这颗蛋本来就是师尊的,换个角度来说这个龙蛋是他和师尊的孩子也说得过去?

  一想到龙蛋也算是他和师尊的孩子,顾渺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说不上来的别扭,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

  既然龙蛋的问题已经解决,三人便准备回去。

  只是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步行。

  顾渺是因为身法学的不算纯熟,再加上龙蛋易碎,路并不算远,所以才选择走路。神君走路也能理解,毕竟平日里出来的次数少,大概想要透透气。只是不知道平时都是凭空出现的师尊为什么也选择走路。

  这样一来气氛就尴尬了许多。

  顾渺站在神君和师尊的中间,两边的人一模一样,衣服一黑一白,性格却是一冷一热,让他感觉冰火两重天,实在是难受极了。

  他不敢说话,只好低头抱着龙蛋一言不发。

  但是这两位祖宗却不肯放过他。

  就在顾渺心不在焉的跟着两位的时候,站在左边的神君突然去牵他的手。顾渺感觉手心一热,没想到神君会牵他,吓得差点抽回手,甚至差点抱不住龙蛋。

  渺渺,可要小心些,当心龙蛋摔碎了。黑衣连忙寻到机会去扶顾渺的腰,那双不老实的手在顾渺纤细的腰间暧/昧的摸了摸,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放开。

  顾渺脸色微红,他往右边偷瞄,发现师尊正在看着他和神君的动作,眉头紧皱。他回头瞪了神君一眼,心里十分怀疑神君就是故意的,但是没有证据。

  回去后你来我房里一趟,为师有话要同你说。紫衣楚雁来的目光冰冷,他扫了黑衣和顾渺一眼,眼神看起来有些可怕。

  顾渺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十分心虚。

  然而黑衣就像是要和紫衣作对一般,拉起顾渺的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

  顾渺:???

  紫衣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  QAQ和大家说一声抱歉,因为我身体和工作的原因一直在断更。不过不会坑的,会尽量完结,爱你们么么哒。

  第54章 攻塔

  顾渺一脸惊悚, 他不知道是该先放开神君还是先和师尊解释一下,至少也要给师尊个台阶下。

  然而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而师尊已经大步向前, 消失在树林之中。

  此时神君就像是个得逞的小孩子一样,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神君!顾渺瞪着楚雁来, 他就知道神君是故意的。这人长的就心术不正,一看就一肚子坏水。

  楚雁来一脸无辜的望着顾渺, 然后大大方方的揽着顾渺的腰送顾渺回去。

  龙蛋此时已经有了生命,可以随意变大变小,楚雁来嫌龙蛋带在身上碍事,便把龙蛋缩小, 系上绳子挂在顾渺的胸口。

  顾渺怕自己睡相不好会把龙蛋压碎,谁知这时候楚雁来才说了实话。龙族是十分强大的种族, 龙族的蛋壳也十分坚硬,轻易不可能破碎。

  顾渺白了楚雁来一眼,刚刚竟然还以此吓他。

  刚走回芙蓉浦, 楚雁来便再度回到了龙纹里。估计师尊也是算到神君该回去了,所以才叫他去房间里说话。

  大约是因为紫衣楚雁来一直是端庄冷漠的样子,所以顾渺也没想过师尊叫他过去是什么事情,理所应当觉得是正事。

  等他敲门进去的时候, 紫衣楚雁来正在小榻上打坐, 听到顾渺的声音才缓缓睁开眼睛。

  虽然刚刚看起来还很凶狠,但是现在打坐完却又恢复了之前冷漠的冰雪气质,让人敬而远之。顾渺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小龙蛋,然后再恭恭敬敬的行礼。

  先坐下吧。楚雁来瞥了一眼旁边的椅子,示意顾渺坐过去。

  顾渺老老实实的坐下,背挺得很直, 像个被先生提点的学生一般。他的衣服略微有些宽大,露出白净的脖颈和锁骨。在衣衫边缘的肌肤还微微带着一点红,像是经历过激烈的吸吮才能留下这样的印记。

  楚雁来自然知道这印记到底是谁留下的,甚至他的神识也曾参与在其中。毕竟他和黑衣是同一个人分/裂出来的,他同黑衣距离这样近,有通感也是十分正常的。

  他之前几乎一闭眼就能感觉到怀里的温软香玉,甚至能看到面前的人满是泪痕的望着他。

  楚雁来深吸一口气,再度调整自己的情绪。

  迟钝的顾渺什么都没感觉到,只是觉得师尊今日说话有些磨蹭。

  再过些日子紫霄宫会举办一次仙门交流大会,大部分事项都是门派之间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不过唯有一项是需要新入门的弟子注意的。楚雁来说到此处的时候微微一顿,抬眼看了一下顾渺才缓缓开口:那就是攻塔。

  攻塔?顾渺下意识的重复道。

  对,就是攻塔。楚雁来肯定道,他的目光略微有些飘远,透过窗户望向了主峰的高塔。所有门派的新弟子都会进入紫霄宫的流火塔,流火塔的每一层都有宝物,是各大门派捐赠的宝贝,只要登上去便可以随意取一样,越是往上宝物越是珍贵。在塔中得到的宝物等出塔后会直接赠予新弟子。

  紫霄宫作为第一大门派,捐赠的宝物也是最多的,不过能不能取回来,就要看你们的本事。楚雁来语气更加严肃。你是我的弟子,又是紫霄宫辈分最高,天赋最好的弟子,你的责任会重一些。

  顾渺突然感觉自己肩膀上沉重了许多。

  师尊,我会努力的!顾渺心中激荡,不由得答应下来。他之前学了不少东西,也想通过这一次攻塔来证明自己。

  只是紫衣楚雁来没说的是流火塔里有一件宝物,是紫霄仙君当年的佩剑紫霄剑。

  攻塔这项活动已经举行了很多次,也算是仙门的老传统了。每一次都在流火塔内举行,让所有的人都以为流火塔是专门作为攻塔活动而建造的,却忘记它真正的作用是储存紫霄仙君的紫霄剑。

  紫霄仙君飞升之后,不知为何却不曾带走佩剑,而是把剑留在了紫霄宫。然而紫霄剑已经有了一丝灵识,除非是紫霄仙君,否则其他人都无法使用。而且紫霄剑失去了主人,也就失去了控制,无人能够驱使,为了安全,楚雁来这才把剑封印在流火塔里。

  往年攻塔楚雁来从不担心,但是今年多了顾渺这个身怀星辰之力的修仙者,他不得不多用一份心去看顾。

  若是被顾渺碰到紫霄剑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没有其他的事了,你先回去吧。楚雁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紫霄剑已经有了灵识,在流火塔里来去自如,若是它与顾渺真的有缘,他也无法阻止。

  是,师尊。顾渺乖巧的点点头,然后推门离开。

  楚雁来望着顾渺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看了许久。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顾渺便思考着近日学习的内容以及如何进行复习。他虽然说起来是辈分最高的新弟子,但是入门才没多久,又没什么经验,还需要勤加练习才能在攻塔比赛中成绩好一些。

  他思考了许久,心里也算是有了主意。

  顾渺再次去上大课的时候凑巧赶上先生宣布攻塔的消息,为了准备此次活动,整个紫霄宫都停了大课,低级弟子负责准备会场,高级弟子则是准备攻塔。

  顾渺、谢锦灯和顾宵被寄予厚望,然而他们三个都觉得自己是半吊子,都一起奋发学习练习起来。

  时间过的极快,没过多久便到了仙门大会的时候。

  仙门大会是整个修仙界的盛会,几乎所有的门派都会来参加。期间也会举办一些小的比赛,不管是哪个门派都盼着自家弟子大放异彩,从而提升自己门派的地位,获得更多的好处。

  不过最为激烈的,应该还是攻塔比赛。不说新弟子水平如何,单看各个门派的宝物也算是大饱眼福了。

  不过攻塔比赛在仙门大会后半程,仙门大会第一日主要还是一些繁文缛节的事情。比如作为第一大门派,紫霄宫的掌门人讲话,各大门派掌门人表态之类的。

  这种事情本来就很是无聊,一群老头子发表讲话就更是无聊。

  然而对于顾渺来说,最惨的并非是掌门人听讲话,而是

  老祖宗安好。

  老祖宗安好。

  老祖宗您请坐。

  老祖宗慢走。

  这话说的并不是辈分最高的楚雁来,而是仅次于他的顾渺。紫霄宫是仙门第一大门派,历史悠久,和现在大部分有头有脸的仙门都差不多是同辈。

  然而每个门派的人都有飞升或是死亡,一代一代弟子更迭,如今辈分最高的也不过是二十多代。然而楚雁来和紫霄仙君算是同辈,顾渺说起来是第二代弟子,高了人家二十多代,甚至还没人家的零头多。

  这样的辈分在尊师重道的仙门里,怕不是要压死人。

  被拜来拜去的顾渺一脸生无可恋。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求预收,呜呜呜我发誓这本接档我一定日更!

  《为了洗白我付出了太多[穿书]》

  阮鹤眠穿越到了一本男频里的同名反派国师身上。国师在老皇帝去世后威胁幼年皇帝主角宋珏,大权独揽。

  主角宋珏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最终重握大权,把国师剥皮抽筋,挂在城门口曝尸三日。

  望着五岁还撒娇要吃neinei的小皇子宋珏,阮鹤眠手里的奶瓶都要吓掉了。这一次他含辛茹苦的抚养小皇子,一心一意帮扶他登基,决心改变自己的结局。

  与杀伐果决的大将军在府中夜谈战事,与阴险狡诈的丞相在私宴之中利益交换,与刑部侍郎夜间私会委曲求全。

  为了小皇帝,他着实付出了许多。

  没想到

  宋珏:国师,朕日日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阮鹤眠大惊,难道皇帝怕他大权独揽想把他

  宋珏咬牙切齿:每日都在想怎么把你从其他男人府中拉到朕的龙床上来。

  阮鹤眠:???

  第55章 紫薇九式

  坐在师尊紧旁边的顾渺百无聊赖, 要时刻提防着其他门派的老头子过来叫他老祖宗 。但是他还不敢像别的弟子那样真的偷偷溜走,只敢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两句。

  偏偏楚雁来平时很少露面,今日难得出来一次, 不少人都想同他攀攀关系,几乎刚送走一位就有另一位补上来同他交谈。等和楚雁来说完, 必定也会奉承几句顾渺,这就让他十分难受了。

  顾渺生无可恋的坐了大半天,直到中午宴会的时候楚雁来不参加才得以喘息。午后是仙门大会的一些参赛流程,有专门的弟子负责,谢锦灯和顾宵作为低辈分弟子也被叫去帮忙。不过无人敢去芙蓉浦叫顾渺,所以顾渺也就乐得清闲。

  仙门大会前几日主要是新弟子进行切磋,大部分都是点到为止。师尊一向不会参与,顾渺只是第一天的时候过去看看,谢锦灯和顾宵表现还算不错, 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休息的这几日顾渺便潜心修炼,争取在攻塔的时候不要给师尊丢脸。

  很快便到了攻塔的那一日,顾渺准备好东西和师尊来到了流火塔前边的广场。

  此时参加攻塔的弟子都已经整装待发,他们的名字也被挂在广场前的一块巨大的石碑上,石碑被施了术法,可以随时看到每个人的成绩。

  很不幸的是, 顾渺作为主办方辈分最大修为最高的弟子,名字也是在最显眼的第一名的位置上。

  此时还没进去,便已经引起许多人的猜测了。

  顾渺回头看了看坐在高台上的楚雁来, 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去吧。不必过于在乎成绩, 通过攻塔有些长进即可。楚雁来望着正在排队的顾渺,用传音术说道。

  顾渺跟着楚雁来学过传音术,这种传音术需要二人对视才能听到心声, 他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用了传音术,刚刚想的有的没的都被师尊听到,便害羞的低头。

  想什么呢?谢锦灯和顾宵挤开人群走到顾渺身边来,谢锦灯拍了一下顾渺的肩膀故作轻松道:马上就要开门了,你可准备好了?

  猛地见到顾宵,虽然知道他这辈子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顾渺心里还是有些别扭,只不过被他强忍下去。

  尚可。顾渺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知道攻塔的题目是什么。

  总归前几关不会太难。谢锦灯温声安慰道,我向师兄们打听过,每一年的攻塔内容都不一样,但是对于紫霄宫的弟子来说并不算难。

  希望吧。顾渺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山上学习,还从没有实战练习过,难免会有几分心虚。

  他回头再度看了一眼楚雁来,把他想象成神君来看,心里便觉得安定了许多。

  楚雁来站在高台上,突然感觉顾渺望向他的眼神格外的炽热且饱含深情,他心中微动,莫名其妙感觉心里舒服很多。

  很快攻塔比赛便发出了开始的号角声,所有的参赛弟子都按照排号顺序进入塔内。顾渺是第一个,在两位紫霄宫长老的注视下缓步走进了流火塔内。

  刚进入流火塔顾渺便感受到一阵热风从塔内飞扑过来,里边的温度似乎高得有些过分,所以顾渺在身上加了一层灵力屏障才继续往前走,这样的话只会觉得身上暖融融的,而不会热。

  神君之前和他说过,流火塔下封印了一处火山,多年来流火塔吸收了火山的能量,这样一来流火塔反而比火山更加强势,可以封印许多阴邪之物。

  一进入流火塔,最先是一条短短的通道,往前走一段距离便能直接穿过一道透明的结界正式来到流火塔内部。

  流火塔内里极其宽阔,此时塔内已经被完全清空,只有一大片空地留出来,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

  空地前站着各门各派的长□□十位。其中有四位都是紫霄宫的人。顾渺身后是紧跟过来的谢锦灯和顾宵,其次便是按顺序过来的其他弟子。

  等所有的弟子都到达流火塔内,站在空地上最前边的长老缓步出来讲解第一层的规则。

  流火塔每一层都有不同的规则,满足规则才可以上一层塔,即为攻塔。攻塔层数越高难度越大,第一层是最简单的一层。

  裁判长老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手,随着拍手声音落下,空地上多出了许多小格子,把空地分成了五十个密闭的小空间。

  但是进入这片区域只有一道门。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