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者:不渡星河字数:22万更新时间:2020-11-18 10:09:21

  很好喝。楚雁来微微一笑,又多喝了几口。

  师尊喜欢就好。顾渺心中雀跃欢喜。那我便先回去了,不打扰师尊用膳。

  主要原因是神君还在小厨房,难得神君出来一次,他自然是想和神君多待一会儿,好好聚一聚。

  回去吧。楚雁来抬头看了一眼顾渺,什么表示都没有。

  顾渺高兴的行礼离开,殊不知他身后的师尊一直在用灼热到不能再灼热的目光凝视着他。

  虽然修炼千百年才到达无欲无求的境界可他的本质仍然是混沌之地出生的恶龙。

  遇到喜欢的东西,还是会忍不住想要扑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龙龙难受:为什么你只喜欢黑衣不喜欢紫衣?我忍不住辽,我要黑化辽

  推一下新脑洞新预收《星际文化拯救计划》

  世界末日来临,林嘉因缘巧合穿越到了未来星际时代。人类艰难熬过末世,星际时代科技飞速发展,但是却出现了文化断层。

  智能朗读报纸:《重大发现,千年前饺子可能是一种交通工具》

  科普读物:在古代,人类可能吃某些植物来治病。

  国际学术期刊:《探究玄学这种学习工具对古代人的智慧提升》

  林嘉:???

  这确定是星际而不是远古时代?

  然而林嘉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他穿过来的身体是一位和他同名的逃婚富家小少爷。

  这位小少爷曾经当众宣布:太子相貌丑陋,脾气古怪,性格残暴,我就是死外边,从楼上跳下去,也绝对不可能嫁给他!

  带着面纱的某太子立即当众表示:我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和林嘉结婚,要是抓住他我一定把他剥皮抽筋,切块喂狗!

  后来,逃婚的某少爷和逃婚的某太子在满是垃圾的小巷中狭路相逢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林嘉:真香!

  某太子:汪汪汪!

  第52章 龙蛋

  顾渺回来的一路上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偷窥着他, 这种目光没有恶意,但是还是让他浑身都不舒服。

  他刚一打开小厨房的门,就被屋子里的人直接抱进了屋, 还放到了灶台上。

  神君!顾渺没想到神君竟然突然袭击,一时没有防备惊呼出声。

  渺渺和他做了什么,嗯?楚雁来的声音又轻又阴郁,他抵着顾渺的腿, 让顾渺无处可逃。

  在和神君相处的这段时间里, 顾渺别的不清楚,唯独对神君这样的语气最为熟悉,这代表着他可能要遭殃了。

  和谁?顾渺没反应过来, 但是后背发凉,总觉得神君这问题不怀好意。

  自然是和紫衣。楚雁来脸色微微发沉,暗红色的眼睛越发的阴暗起来。你们都做了什么?能让他

  动了欲望。

  他和紫衣本就是一个人,紫衣能感应到他的欲望, 他自然也能感知到紫衣的情绪。就在刚才顾渺去送饭菜的时候, 紫衣他动了□□。

  毕竟是一个人, 喜欢的人自然也应该是同一个。虽然紫衣一直在克制着自己, 但是他仍然能感觉到最近紫衣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 动欲的次数越来越多。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把饭菜送过去。神君为何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后边半句顾渺没说出口, 师尊看起来如冰雪般冷漠, 他就是想接近师尊让神君早点恢复都难, 更别提做些别的事情了。

  没做吗?楚雁来双目微微发红,他双手猛地抬起顾渺的双腿,根本不让顾渺沾地。

  灶台因为刚刚使用过还微微发热,烫得顾渺身上一激灵, 感觉自己快要被烫熟了。

  渺渺喜欢做菜吗?楚雁来知道是自己鲁莽了,他的渺渺定然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他看到这样漂亮禁欲的渺渺都把持不住,和他一体的紫衣恐怕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微微一笑,在顾渺脸颊上偷了个香。

  顾渺不明所以,老老实实回答说觉得还好,做菜倒也有几分趣味。他感觉自己的回答中规中矩,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没想到神君不管什么话题最终都会转移到某些方面。

  那今日我不如教渺渺怎么做菜好吃。虽然楚雁来口中说的是做菜,但是顾渺后背发冷,总觉得神君盯上了自己。

  尤其是顾渺看到神君拿起小厨房里最大的锅铲的时候。

  小厨房里是一口刚打造好的小锅,灶台里点上了火,楚雁来便往锅里倒油,小锅被油泡得莹润润的,透着银亮的光泽。

  楚雁来三下两下剥开蟹壳,露出螃蟹里边晶莹剔透的嫩肉来。再把剩余的材料一起切开,直接倒入锅中爆炒。

  锅铲是实木的,在锅中大力的翻炒着。这道菜对火候的要求极高,然而灶台又无法掌握温度,只能大火不断的翻炒着。锅铲与锅激烈的碰撞着,与里边的材料产生奇妙的反应。

  顾渺感觉自己眼花缭乱,某一刻甚至以为自己就是那口锅,被锅铲不停的翻搅着。

  炒过之后再加入温水,小火慢炖。

  最后这道蟹肉煲便出锅了。虽然顾渺只是在旁边看着,但是却也累得不行,只能由楚雁来半搀扶着离开小厨房。

  顾渺双腿发软,只盼着能回自己的院子里沐浴休息,但是出了小厨房楚雁来却没有直接带他回去,而是径直往后山的方向走。

  自从顾渺来到紫霄宫做了师尊的徒弟,每天就只在主峰和芙蓉浦来回跑,去后山这还是第一次。

  神君,咱们这是去哪里?顾渺本来就有些腿软,但是也不愿意楚雁来抱着他,只能强撑着往后山走。

  后山在芙蓉浦院子的后边,穿过温泉再往北走便是。一路上满是高大的各色树木,一条石头小路一直蜿蜒到树林深处。

  楚雁来却没说话,只是把食指放在唇边,做出嘘的动作,示意顾渺不要说话。

  越是往树林深处走环境便越是静谧,光线也就越暗。走了约有两三里地,眼前便越来越开阔起来,淡淡的花草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着。

  顾渺心中很是好奇,却因为楚雁来的动作只能暂时忍耐下来。

  石头小路走到尽头是一块开阔的平地,平地中央生长着一棵小小的树。这颗树很是奇怪,生得又矮又壮,只有一个粗壮的枝桠,上边叶子繁茂,却没有其他的树枝。

  那枝桠状若人手,正在轻柔的托着一枚蛋。

  看到蛋的时候顾渺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以他的眼界很难想象到后山居然会藏着一颗蛋。而且这颗蛋还不小,足足有成年女性小臂那么长,圆鼓隆冬的看着倒还挺可爱的。

  蛋壳是浅浅的金色,从顾渺的角度看能看到上边浅浅的金色辉光。他下意识的往前几步,轻轻的抚摸上金色的蛋,手上的触感圆润滑腻,摸上去很是舒服。

  神君这是顾渺回头望向楚雁来,小声的问道。仿佛怕声音大一点便会吵醒蛋壳里的东西。

  这是我的蛋。楚雁来走到顾渺面前,和他肩并肩的看着这颗圆润的蛋。每一个没有伴侣的龙都会拥有一枚从龙母之树上诞生的龙蛋。我从龙族逃出来的时候,就带走了一枚。

  逃出来?顾渺迷惑不解。神君既然是龙族,为何会逃出来?

  因为我出生在混沌之地,那是一个魔气和灵气混杂的地方。我沾染了魔气,龙族不接纳我,但是龙母树上还是有一枚属于我的蛋。楚雁来的视线飘远,像是在回忆什么。这就是龙母树的一截树枝,可以保存未出世的龙蛋。

  顾渺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截树枝乍一看与普通树枝没有区别,但是仔细观察却能感觉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暖流。

  这颗龙蛋现在还没有生命,里边只有一团未成形的灵气。只有龙族和伴侣把血涂抹到蛋壳上,龙蛋才能够孵化出来。楚雁来摸了摸龙蛋,感受到里边已经储存了不少灵力。

  顾渺猛地抬头望向他的神君,他的眼神软软的,像是一只小兔子。神君你的意思是

  他心里有所猜测,却不敢相信。

  神君的意思可是可是让他滴血进去?

  这可是神君唯一一枚龙蛋,他滴血进去意义可完全不同。这样的话他们二人就有了除了神灵与祭品之外的关系。

  傻渺渺想什么呢!楚雁来揉了揉顾渺的头顶,本来就是要你滴血的,你还想让谁和我血脉融合?

  顾渺自知自己想的太多,笑了笑想要蒙混过关。

  龙母树枝上的龙蛋仿佛也知道自己即将拥有生命,蛋壳上泛着淡淡的荧光。

  若是渺渺不介意的话楚雁来的语气顿时神秘莫测起来。

  这样的语气让顾渺心中一颤。

  今日咱们就滴血吧。楚雁来的语速突然快起来。孵化龙蛋还需要不少时日,既然来了便别白来一次。

  顾渺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听到楚雁来的话顿时愣在原地。龙蛋孵化出来可就是一个小生命,是需要他承担起责任来的。

  他需要好好抚养,教他读书识字,教他人生道理,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可是和神君有一个共同的孩子,也是他所希望的。

  想到这里,顾渺又有些犹豫。

  只是顾渺心中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儿。神君平时是一个很沉稳的人,刚刚却语速加快了许多

  渺渺不想和我有一个共同的孩子吗?楚雁来继续催促着,语速比之前还要快,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一般。

  然而就在顾渺下意识的想要听神君的话,却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凉,神君的叹息声也随之响起来。

  顾渺回头一看,他的师尊就在他背后不远的地方,脸色阴沉的望着他们两个。

  这时候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这颗龙蛋应该是师尊藏起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神君:带着渺渺来偷蛋(儿子)!

  师尊:恩????一个不注意我儿子怎么没了?

  第53章 龙蛋蛋

  师尊脸色铁青, 可怕得很。顾渺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后背却撞在神君的怀里。

  你闪开。师尊的语气冰冷如霜,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感。

  这话是冲着顾渺说的, 眼中的杀气却是给神君的。顾渺能感觉到其中微妙的差距, 但是他总不能让神君一个人背锅, 于是摇摇头不肯走。

  结果他被师尊一推肩膀,直接就被推出去了三四步。

  就在他被推开的时候, 紫衣楚雁来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银色的长剑,飞快地便刺向黑衣。

  顾渺一回头便看到这种情况,想要立刻去救神君,但是他速度没有师尊快, 离神君也远一些,远水解不了近渴。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 神君根本没躲。黑衣楚雁来就直直的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好像就等着师尊刺过来的这一剑。

  长剑入肉, 鲜红色的血花飞溅。顾渺下意识的闭眼不敢去看,却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你是故意的!

  顾渺听着这声音略微有些冰冷,像是师尊的,这才连忙睁眼。

  师尊的剑只刺进去了一个剑尖, 伤口流出来不少血, 却有大半都溅落到了龙母树的树枝和龙蛋上。

  浅金色的龙蛋发出明亮的光芒,上边的血迹并未干涸,而是越来越亮,然后慢慢的渗入到蛋壳里,最后都被吸收。

  黑衣往后撤了一步,伸手捂住胸口的伤, 用得逞的目光望着面前和他一模一样的人。龙蛋已经吸收了血液,算是解封。必须在一刻之内吸收另一份血液,不然龙蛋就会死亡。

  每一只龙这一辈子就只能有这么一枚龙蛋,若是龙蛋死亡,便再也不能拥有龙蛋。

  你!紫衣被气得不轻。这枚龙蛋一直被他在后山珍藏着,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黑衣,别人都无法拿到龙蛋,平日里他没见过黑衣打龙蛋的主意,没想到他今日竟然疏忽,竟然让黑衣得逞了!

  神君,你伤口如何?顾渺稳住身体立刻跑过去查看神君的伤口,淡淡的血腥味扑到他的鼻子里,让他格外的心疼。

  不碍事,只是小伤罢了。黑衣温柔的笑了笑,很是不在意。这下渺渺可要快点做决定,要是不把血滴到龙蛋上,这枚龙蛋可是要死亡的。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甚至带上了些许戏谑的意味。可他的目光却是严肃的,并没有语气那么轻松愉快。

  顾渺心中一惊,望着眼前的龙蛋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他喜欢神君,自然也愿意为龙蛋提供一份血液,只是犹豫自己能不能照顾好龙蛋。

  顾渺抬头小心翼翼的望向师尊,想要看一看师尊的意思。毕竟说起来这枚龙蛋的主人是师尊,师尊不发话他又怎么能不顾师尊意愿滴血。

  只见紫衣楚雁来眉心微蹙,脸色难看得很,但是在顾渺水润而柔软的眼睛望向他的时候,他的身子不由得一震,最后还是扭过头去,不去看面前的二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是他没表现出来的是既然黑衣喜欢顾渺,想要与顾渺共同抚养龙蛋,他和黑衣其实是一个人,自然也是愿意的。

  他生气的是黑衣竟然私下行动,完全没有通知他。

  得到师尊的同意,顾渺这才咬破手指,在龙蛋上滴了一滴血。

  就在鲜血低落的那一瞬间,蛋壳立刻吸收了顾渺的血液,顿时发出七彩的光芒来。龙蛋在龙母树枝上晃了晃,竟然直接立了起来!

  顾渺微微一愣,没想到滴血后的龙蛋会有这样的情况。

  那龙蛋仿佛已经拥有了生命,一蹦一跳的跳到了顾渺怀里,吓得他连忙去接,生怕一不小心把蛋给摔了。

  龙蛋离开龙母树枝之后,龙母树枝便枯萎了,最后化为一团尘土落到地面上。

  顾渺抱着龙蛋手足无措,他本来想把蛋放回去,还没来得及龙母树枝就已经没没了?

  龙母树枝就是为了保护龙蛋,当龙蛋有了生命,龙母树枝就会枯萎成灰。黑衣伸手摸了摸顾渺怀里的龙蛋轻声解释道。之后就需要滴血之人日日看护,和滴血之人在一起相处得越多,就会和滴血之人越相像。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