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8章(1 / 2)

作者:不渡星河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但是为时已晚,黑衣楚雁来已经快速的爬上床,掀开了顾渺的被子把人抱进了怀里。

虽然嘴上拒绝,但是黑衣楚雁来过来抱他的时候顾渺却没有真的拒绝,只是挣扎了几下。

不过黑衣楚雁来也只是吓唬了他几下,便躺在了顾渺身旁。虽说我这次是醒了过来,但是七彩幻灵草的灵力其实是不足以支撑我一直清醒的,渺渺。

嗯?顾渺本来一直沉浸在神君回来的快乐之中,却不曾想话题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急切,神君是什么意思?

黑衣楚雁来摸了摸顾渺的头发,我只能出来一两个时辰,一两个时辰过后我还是会回到龙纹中沉睡。

怎么会神君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顾渺慌张的询问道,怎么还要沉睡?

我的灵力还是不足以让我一直待在外边,渺渺。所以以后的一段时间,我还是不能陪着你。黑衣楚雁来望着怀里人的模样越发心疼起来。他的渺渺听了他的话背井离乡,来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还可能被其他人欺负。

他也舍不得,只是他现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他的渺渺。

等渺渺再变强一些,我自然也能够随意出来了。黑衣楚雁来在顾渺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仿佛他怀里的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般。渺渺到时候可别忘了我。

怎么会。顾渺看上去情绪低落了许多。我只是觉得自从我同你在一起,却从没能帮上神君的忙,还让神君一直沉睡。

这倒是没什么,你不在之前我一直在沉睡。黑衣楚雁来像是想起来什么。

他本来就是被封印在长夜山的。长夜山自然是万古长如夜。被封印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永不见天日的准备。

直到顾渺一曲求欢舞叫醒了他。

不过嘛若是你多接触一下你那位师尊,或许我会醒的更早一些。楚雁来犹豫着说道。

嗯?顾渺迷惑不解。为什么接触师尊会让神君早些醒来?

因为我同他本就是一体的,离他近一些便可以吸收一些他的力量。楚雁来解释道。

顾渺连忙点点头。

黑衣楚雁来望向顾渺的眼神多了一丝内疚。其实还有一点是他感应到了紫衣那一半的内心产生了欲望。

紫衣或许还没注意到,但他就是楚雁来□□之源,他比任何人都能提前感觉到紫衣的欲望。

紫衣对顾渺产生了欲望。而且这种欲望还在慢慢的生长,只要欲望生长,就会不断的传送给他。但是总有一天这样的欲望会遏制不住的。

其实倒也不难理解,毕竟他与紫衣是同一个人。既然他喜欢渺渺,紫衣也应该会是喜欢的。就算他如今硬着心肠,将来也应该无法抵御渺渺的魅力。

不过他可不会同紫衣分享渺渺。正好渺渺也不会喜欢紫衣的。

黑衣楚雁来心里安定了许多,他再望向他的渺渺,却发现顾渺的眉间有一道红印子,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蹭掉了色,渺渺,这里是怎么了?

他上手去摸,却摸到了淡淡的红色颜料。这种颜料不容易洗掉,还带着淡淡的馨香。

之前画了朵红莲罢了。顾渺不想再提红莲的事情,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他突然想起师尊对他额间的红莲反应很大,于是又抬头观察着神君。

黑衣楚雁来微微一怔,他没想到画的会是红莲。红莲虽然这个词让他心里一跳,但是他记忆不全,只是楚雁来的一部分,也记不得到底哪里不对劲。

顾渺看到神君微微一愣,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滋味来。

难道说红莲真的有什么问题?师尊也不许他画,神君对红莲似乎也有反应。虽然只是微微一愣,但是明显是有问题的。

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只是还没等他思考完,他的神君已经回过神来,把他困在身下。

神君?顾渺微愣,下意识的推了一下神君的胸膛。

渺渺啊黑衣楚雁来嘴角微勾,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反客为主抓住顾渺的手腕拉到唇边亲了一口,模样别提多轻佻,难得我苏醒一次,渺渺不应该珍惜时光么?毕竟春宵苦短也该及时行乐。

顾渺顿时瞪大了眼睛。

之前被温泉浸泡的身体已经足够柔软,因为改善体质,此时的顾渺全身都虚软无力,只能服从楚雁来的一切指令。

恍惚间顾渺又梦到了自己是只不长记性的小白牛,怎么就这么倒霉又被楚雁来这条色龙抓去被迫干了一整夜的活儿。

另一头,紫衣的楚雁来端着一些灵药过来准备替顾渺滋养身体,固本培元,毕竟刚刚改善体质,需要稳固一下。

谁知他刚走进了西院门口,就听到里边高亢的声音和低沉的闷哼,这声音让人想入非非,尤其是一声软糯糯的神君,听得人骨头几乎都要酥掉。

紫衣的楚雁来额间顿时青筋暴起,端着药的实木托盘被他一下子给抓了个粉碎。

作者有话要说:神君会经常突然醒一次的

第47章醒来

等黑衣楚雁来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从屋里出来明显的神清气爽,得意洋洋。

紫衣坐在西院院内的石凳上,脸色铁青,面无表情。旁边的石桌上摆放的是几瓶固本培元的灵药,都是他这么多年的私藏。

呦,在这儿坐着呢?黑衣在屋里把人吃干抹净,现在正是摸着肚皮回味的时候。他大大咧咧的坐到了紫衣面前,举手投足都带着得意忘形的模样。

明明是因为他和顾渺的问题紫衣才进不去,还非要过来朝紫衣嘚瑟。

七彩幻灵草的灵力大部分还是被顾渺吸收了,你应该没吸收多少,过不了多久就会再次陷入沉睡。紫衣心里清楚得很,他摆明了就是在提醒黑衣,你一会儿就要沉睡了,不过只能和顾渺在一起一会儿罢了,他可是随时都可以见到顾渺的。

黑衣的脸色微沉。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和渺渺亲热一会儿,沉睡也觉得值得。黑衣吐了吐舌头,对着紫衣耀武扬威。

你虽然日日都和渺渺在一起,可是渺渺不喜欢你,不同你亲近。而我不一样,我可是和渺渺有肌肤之亲,是渺渺的心上人。

紫衣脸色发黑。

明明是一个人的两个部分,却非要因为这个事情相互较劲儿,黑衣和紫衣眼神互相厮杀,像两个孩子似的。

最终还是黑衣败下阵来毕竟他还要沉睡。

这时候紫衣才端着药进了顾渺的卧房里。

卧房里燃着清甜安神的熏香,顾渺躺在床上睡得很沉。他刚刚经历了灵力的洗礼和剧烈的运动,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早就已经支持不住。估计这个时候就是打雷都不一定能够醒过来了。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