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故事就这么画上了句号,不圆满,但圆。(完结撒花!)

作者:泥白佛字数:147万更新时间:2020-06-11 22:39:08

  尹老六激灵一下子,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远房外孙女孟繁舒。

  她可是有日子没在自己面前晃悠了,难道是她?

  影帝六爷颤巍巍地问,“孩子他妈是?”

  听起来像骂人,不过尹鹤也没太在意,“是聂倩。”

  尹老六松了口气,“小倩那丫头啊,你们俩啥时候在一起的,竟然还瞒着我们,真是儿大不由爷啊。”

  “我们没有在一起。”

  “没在一起,她怎么给你生的娃?”

  尹鹤,“我和黛儿、克里斯汀的妈妈也没在一起过啊,差不多的原理。”

  “啊?小倩她也是做的那种手术?”

  “那倒不至于,我们又不是不认识,还能让医院赚我们的钱。”尹鹤大咧咧道。

  老六越想越乱,“那你们这算什么关系啊,你不想为这孩子负责?”

  “肯定要负责的啊,我跟小倩都登记结婚了。”

  “啥?!”老六大大的脑袋全都是问号。

  尹鹤又道,“不过很快就会离婚的,结婚证就是一个工具而已。”

  老六止住了尹鹤叨逼叨的话头,“我就三个问题,一,孩子是你的亲骨肉,没问题吧?”

  “那肯定我的啊,她叫小倩,又不是小青。”

  “二,你和小倩没闹掰,她让我们看孩子?对吧?”

  “我们好着呢,离婚了还是还朋友。”

  “那我没问题了,”老六道,“我就等着带孙子拉倒。”

  “您不是三个问题吗?”

  “如果第二个问题得到的是否定回答,我就问,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

  现在下车肯定是来不及了,很快就到了京城。

  过年的京城非常安静,起码走出去了几百万人口。

  留守在京城的人也减少了出门频率,于是一路畅通到了医院。

  没想到有人比自己先一步到了医院。

  “大嫂,你也来了?”尹鹤看到林梓,有些怂,“小倩爸妈没来吧?”

  要不是看这里还戳着一个双料影帝,林梓早跟尹鹤急了。

  双料影帝跑到一旁给老婆打电话了,他怕自己一个人无法掌控全场。

  林梓对尹鹤没好气道,“知道你会来,哪敢让他们知道啊,尤其是爷爷那么大岁数了,这种事对他太刺激了,还是生完再说吧。”

  尹鹤,“那你怎么知道的?”

  林梓,“我帮她算着日子呢,这几天一天一个电话,随时待命,毕竟我是有经验的。”

  尹鹤有点替聂倩感动,其实林梓也就刚出月子,孩子都没断奶呢,却每天都要记挂着小姑子,难道这都不算爱?

  咳咳。

  尹鹤又问,“孩子生了吗?”

  “没呢,刚推进去。”阿芙也出现了。

  现在聂倩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女人都在这呢,有些尴尬。

  尹鹤率先打破尴尬,“这个生孩子是不是应该让老公陪着啊。”

  林梓:“应该,当然。”

  尹鹤,“那咱们仨谁进去陪着啊?”

  阿芙,“等一下,我进去问问。”

  林梓小声嘀咕,“这里面有我什么事啊~”

  很快阿芙出来了,对尹鹤勾勾手指,“倩姐让你侍奉左右。”

  尹鹤感觉自己瞬间支棱起来了,果然自己在小倩心中的地位还是杠杠的,连阿芙都被自己比了下去。

  然而进去后,当尹鹤拉着聂倩的手感念她对自己的信任时,聂倩却说,“你想多了,我主要是不想让阿芙看到生孩子有多痛,她本来就不敢生,我怕吓到她。”

  “啊?”

  聂倩拉着尹鹤的手,“一事不烦二主,等将来阿芙玩够了,想要孩子了,还找你。”

  尹鹤轻轻搂着聂倩的脑袋,“行吧,可如果那时候我老婆不是你,得让我老婆同意了才行。”

  “诶呀,跟我还没离婚呢,就想着娶别的女人了。”聂倩娇嗔道,不知道她是真酸还是假酸。

  尹鹤刚要解释,聂倩却突然正经起来,她正经地拍了拍尹鹤的手背,“你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你收心,你也愿意跟她组建家庭的女孩,我很欣慰,真的。”

  “行了,别煽情了,快点生了,再不生就要等明年了,”尹鹤好笑又好气道,“我说剖,你非要顺,这玩意全看她的心情,也没个准点啊。”

  “那你就等着呗,你的娃,这点耐心都没有。”

  “我是有耐心,不是怕你疼吗。”尹鹤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松开。

  “这能有多疼啊,”聂倩轻视道,“我听说有人走在马路上就把孩子生了,我这两个月一直在练瑜伽,好像可以让我生起孩子来更丝滑,哎呀,哎呀,来感觉了!”

  就挺突然的,产科大夫立即开始在聂倩身上忙活起来,尹鹤一直握着她的手,在旁加油打气。

  别说,这孩子还真是生的纵享丝滑,十分钟后就迫不及待地从她妈肚子里呲溜了出来。

  尹鹤强忍着自己那一丢丢晕血的毛病,一剪刀下去给她们母女做了了断。

  他和聂倩在之前的几个月里早就讨论过孩子的姓氏问题,最终在“尹”“聂”“阿”里选了尹,还是跟爸爸姓尹,以后离了婚也不改了。()

  聂倩说她就是可怜尹鹤,要不然三个女儿,没一个跟他姓的。

  等护士把孩子洗干净了,聂倩嫌弃道,“好丑啊,像你。”

  “小孩子都这样,皱皱巴巴的,过阵子就舒展开了。”尹鹤跟聂倩头顶着头,一起看娃。

  这时阿芙进来了,用手机记录下了这温馨的一幕。

  接下来这里人越来越多。

  宋明慧和老六来了,尹鹭来了,云老师来了,邢露明真也来了。

  南笄没来,她跟南怀谷回香江过年了。

  平时她那几个老哥哥姐姐对她谈不上多热情,不过今年却不太一样。

  不知道谁传的,说她在跟内地一个千亿身家的大老板谈恋爱,于是这个原本不太受待见的妹妹成了家族香饽饽。

  看到这些人的作态,早就不管公司事务的南怀谷呵呵一笑,啥大老板啊,他问尹鹤了,闺女以事业为重,一直单身呢。

  ~

  六个月后,单身的南笄来尹鹤家串门,正是暑假时候,南笄刚刚结束自己的大一生活。

  而尹鹤正在一个人带孩子。

  “六叔呢?”

  “切,说好了帮我带孩子,结果易谋一个电话,就把他叫去拍电影了,我妈不放心,也跟着去剧组了。”

  南笄逗弄着婴儿床里可爱的小baby,“那她大妈和二妈呢?”

  这是南笄对聂倩和阿芙的独特称呼。

  “聂倩现在不是身材恢复了吗,就跟阿芙跑何兰拍郁金香主题的婚纱照了。”

  “小鹭呢?”

  “说是跟她西姜的同学去吐露蕃吃葡萄干去了,”尹鹤摇摇头,“这不是有病吗,最热的时节去华夏最热的地方。”

  “那你好可怜啊,一个人要照顾一个小奶娃,还有那么多猫猫狗狗,”南笄轻轻揽住尹鹤的腰,“是不是早就盼着我过来了。”

  “是啊是啊,你别闲着了,”尹鹤把猫砂盆的铲子给她,“去把主子们的便便收拾一下,我给小祖宗换个尿布。”

  他闺女正蹬着小腿,很有劲儿。

  “刚来就让我干活~”南笄撅噘嘴,但还是听话地照做了。

  家里猫多,猫砂盆也多,南笄一个一个地挖,感觉就像挖宝藏一样,如果挖出了好大一坨,会发出各种感叹词,觉得特有成就感。

  只是挖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南笄,“诶,这个是干净的啊?”

  “怎么可能干净呢,你再挖,肯定有!”尹鹤其实一直偷偷看着她。

  终于,南笄发现了什么,她诧异地伸手在猫砂铲上扒拉了一下,“这,好像是个戒指?还带钻的!”

  尹鹤立即放下宝贝闺女,在南笄懵逼的注视下拿走戒指,单膝跪地道,“小南,嫁给我吧!”

  南笄哭笑不得,“你怎么想到把戒指埋在猫砂盆里了,难道不臭吗?”

  “新换的,不臭,”尹鹤继续举着,“那现在可以嫁给我了吧。”

  “你不怕犯重婚罪啊?”

  “我和小倩已经离婚了。”尹鹤又道。

  这是聂倩首先提出并坚持的,她怕时间一长,自己就不想离婚了。

  在成为尹鹤妻子的这半年,她真的感觉特别幸福,她和尹鹤还有女儿住在这四合院里,有猫有狗,她连工作都不想碰了,为了不再堕落下去,她果断抱着女儿跟尹鹤去公正离婚了。

  “可,我才十九岁啊~”南笄再次提出一个问题,“我才刚要上大二,会不会太早了些。”

  “我迫不及待了!”尹鹤深情道,“而且我们可以去香江领证啊,你甭想糊弄我,你们香江女孩18岁就能领证,我这都算下手晚的!”

  见南笄还不松口,尹鹤急了,“小南,你不会是不想嫁给我吧,我现在很认真,而且我这个年纪,家庭对我真的挺重要的。”

  南笄用刚扒拉过猫屎的手捧着尹鹤的脸,“我也很想嫁给你大叔,可你现在是二婚,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提一些比较非分的要求,不过分吧。”

  “提,提什么要求?”尹鹤有些谨慎地看着这丫头,呆毛抖啊抖,肯定没好事。

  南笄在院子里踱了两步,“这样吧,我爸给我的龙生九子木雕你还记得吧,我送了两只给你,只要你重新把它们聚在一起,我就答应嫁给你。”

  “啥!”

  “就这,不算为难你吧。”

  “剩下的都在你手上吗?”尹鹤问。

  南笄摊摊手,“我朋友多,就都送人了,至于送给谁了不能告诉你,你自己找,只要九子集齐,我可以当场跟你领证。”

  “好,一言为定!”尹鹤跟南笄击了个掌,然后就听到女儿“哇”的叫了一声。

  南笄,“什么味儿?”

  尹鹤,“拉了!”

  ……

  尹鹤愁的都要掉头发了,南笄之前曾把霸下和囚牛给了自己,自己又把囚牛送给小白。

  去找小白要,不太好意思啊,算了,最后再找她吧。

  南笄还能送给谁呢?

  对了,结衣!

  新原结衣!

  尹鹤记得,当初南笄为了感谢结衣在冬京招待她,所以曾把螭吻当做礼物送给了她。

  想到这里,尹鹤立即把聂倩和阿芙从何兰叫回来,然后自己飞了一趟冬京。

  当然,不能说要回来,只是借用一下,结衣还是很大方的,一个木雕换了自己几个亿。

  接下来,黛儿和小k过暑假回京城,尹鹤在黛儿的行李箱里发现了负屃!

  这让尹鹤开发了思路,莫非小南把这些木雕都送给了自己身边人。

  于是尹鹤开始向小鹭还有爸妈打听,然而他们都没见过。

  直到有次尹鹤在云老师那里过夜,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自传素材讲出来的时候,云老师突然拍了拍脑袋,然后去书房翻了一通。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啊?”她举着一个像狮子又像龍的木雕。

  “啊,小南送给你的?”

  云老师点点头,“嗯,所以我觉得你可以问问你的那些女人,说不定就在她们手上。”

  没错了,没错了!

  结衣有,云老师有,这是很明显的共通点啊!

  于是接下来,尹鹤在欧洋诺家发现了蒲牢。

  “诺姐,你就把它送给我嘛~”尹鹤抱着欧洋诺撒娇。

  “不行,我已经送给仙仙了,你找她要去~”欧洋诺挣开在她身上腻乎的尹鹤,她还不知道尹鹤已经离婚了,只觉得自己现在特不道德。

  当然,她现在纯粹是贤者时间,刚刚翻腾的时候,她说的可是道德去t。

  当尹鹤跟穆蓉仙解释了木雕对自己的重要性后,已经成为大学生的小丫头就一个要求,“你跟我玩一局《孔子快打》吧。”

  这是尹鹤在米國的奇鹤游戏开发的一款游戏,是在ff取得巨大成功之前的一次失败尝试。

  他试图利用游戏的方式把华夏的传统哲学思维引入西方,结果遭遇了滑铁卢。

  “这游戏还在运行吗?”尹鹤好奇更纳闷儿,“而且你竟然玩过这款游戏,这都好几年前的老游戏了。”

  “是挺老的,那会儿我还没上高中呢。”穆蓉仙喃喃道。

  在穆蓉仙的电脑上,两人接上外接手柄,不过现在只能打单机了,早就没人玩这款失败的游戏了,倒是尹鹤之前卖了一百亿的ff一直经久不衰,给脸书创造了不少利润。

  小仙打游戏的风格很刚猛啊,一路快攻,而尹鹤则擅长防守,两人是对战模式,一开始还能五五开,不过尹鹤终究好多年不玩了,而读了计算机专业的小仙技术上还有提升,所以,尹鹤输了,但也笑了。

  “师父终究还是败给你了。”

  穆蓉仙诧异地看向尹鹤,“你知道了!?”

  “以前有猜测,刚刚算是确定了,”尹鹤摸摸穆蓉仙的脑袋,“仙仙真的好有天赋,你会是个好黑客的。”

  “师父!”穆蓉仙一头撞进尹鹤怀里,在他怀里嘤嘤嘤起来,“你真的又要结婚了啊?”

  “是啊,老大不小了。”尹鹤苦笑。

  “那,那给你吧,”穆蓉仙选择了放手,“娶南笄总比娶我妈好,我可不想管你叫爸爸。”

  “为师很欣慰啊。”尹鹤拿起蒲牢就要走。

  “喂,等一下。”穆蓉仙突然叫住尹鹤,他一转身,就被穆蓉仙的唇零距离接触了。

  然后她转过身,掩饰住自己的脸红和不甘,“好,可以走了!”

  出了欧洋诺家,尹鹤心里自有一个声音,造孽啊!

  ~

  下一个,尹鹤去了孟繁舒家,他回国后的第一恋,但终究还是要对不起的女人。

  “今晚留下来吃吧,有你最爱吃的九转大肠。”孟繁舒系着围裙道。

  脱下央视女主播的那张画皮后,她就喜欢在家里宅着,因为在家,就有希望等到尹鹤约自己。

  以前增加就是看书追剧,现在还增加了做菜的爱好。

  “你这几道菜的味道有点熟悉啊~”尹鹤砸吧砸吧嘴。

  “我是跟慧姨学的,一脉相承,你应该也吃过她做的菜吧。”

  易雅慧已经正式成为孟繁舒的后妈了。

  把易腊宝那家伙乐坏了,不仅小姑的人生大事解决了,还跨擦掉下了个姐姐,还这么漂亮!还是央视最美女主持!

  不过当尹鹤提出让他跟他孟姐一起管自己叫老舅的时候,大宝开始极力撇清跟孟繁舒的关系。

  现在大宝也出息了,他已经把田螺姑娘还给了姑姑打理,自己在尹鹤的影视公司上班,负责网络小说的影视改编,还跟一个女作家搞到了一起。

  吃完饭,不等尹鹤开口,孟繁舒就把属于她的狻猊交给了尹鹤,“我听云老师说过这件事,拿去吧。”

  尹鹤抱着孟繁舒,“谢谢,刚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孟繁舒看着尹鹤唏嘘的胡茬儿,“那你要不要考虑送一个孩子给我。”

  尹鹤问,“你是喜欢黛儿还是克里斯汀,最小的那个可不能给你,她妈不能同意。”

  孟繁舒:“……”

  “哈哈,开个玩笑的。”尹鹤当即把女人抱进了卧室。

  ……

  已经六只小怪兽了,尹鹤以为大蜜蜜那里会有一个,结果并没有,白跑一趟,还花了好几亿。

  也是,南笄跟这个大明星并没什么交集。

  “那会在谁那呢,按照自己这个思路,应该没错啊。”

  接着尹鹤又问了聂倩阿芙,她们是没有。

  问了陶籽,她也没有,没有很正常,他们是清白的。

  茹仙古丽?

  尹鹤给她打了个电话,结果没得到木雕,反倒听到一个消息,赵磊那家伙在吐露蕃支教,跟尹鹭又遇上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尹鹤叹息一声,又道,“茹仙,我想告诉你,我马上要结婚了。”

  “你不是早就结婚了吗?”茹仙反问。

  “已经离了,现在准备二婚。”

  茹仙古丽轻轻“哦”了一声,没有别的表示,这让尹鹤很失望。

  然而茹仙古丽想的却是,那应该还有三婚吧?

  最终,尹鹤在罗莉音的朋友圈发现了一只狴犴,于是他亲自跑了一趟非洲,此时的环球小姐冠军正在那边赈济灾民。

  本来他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师兄妹关系,结果来了一趟非洲,就特么黑了!

  非洲的夜晚很美,尤其是坐在车上,关好门窗,通过天窗玻璃看天上的星星。

  不过旁边的罗莉音告诉他,现在非洲的污染已经开始蔓延了,据说几年前这里的星空更美,“就像你们小时候的农村那样。”

  “为什么是我们小时候,不是你们小时候?”尹鹤掐着她的脸蛋问。

  “因为我们小时候的天早就被污染了,还是你们那个年代更纯净。”

  对于罗莉音这种人为把自己和她割裂为两个年代的人的行为,尹鹤表示强烈抗议,于是跟她发生了激烈争执,大草原上的车子重新抖动了起来。

  还好这车子够宽敞,要不然罗莉音的漫天长腿将无处安放。

  ……

  还有一个睚眦,尹鹤实在找不到在那里,于是先去了一趟米國,找小白拿囚牛。

  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尹鹤等着小白放学,然后把她接走。

  “怎么样,能跟上这里的进度吗?”尹鹤问。

  小白看了他一眼,“有些吃力,这里的人都太强了。”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你毕竟是插班生。”说着,尹鹤贴心地给她戴上了墨镜,她的眼睛刚刚恢复光明,尽量不要接触强光。

  在研究所投入了几个亿的成本后,小白的眼睛终于在两个月前恢复了光明。

  虽然因为这项研究针对性太强,恐无法大规模应用于大多数盲人患者,但几个亿能换来小白看到自己,尹鹤觉得很值。

  眼睛恢复后,尹鹤就把热爱钢琴的小白送到了赫赫有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助她成就钢琴家的梦想。

  “姐夫,小囡囡乖吗?让我看看她的照片!”

  “好,我手机里照片多,你看吧~”尹鹤把手机递给她。

  然后小白就看到了尹鹤小女儿的照片,在孩子身边还有几只木雕神兽,一看就跟她手上的那只囚牛出自同一块木头,同一双手。

  “姐夫,你这是在做什么法吗?”小白还数了数,“一共七只,是集齐九只能召唤什么吗?”

  被这丫头识破了,尹鹤有些不好意思道,“集齐九只,可以给囡囡换个新妈妈~”

  “是南笄吧~”小白突然就情绪不高。

  尹鹤点点头,“我,跟她求婚了,她希望我集齐这九只木雕,算是对我的一个考验。”

  小白,“那些之前都在谁手上啊?”

  “有云老师,有小孟,有罗莉音……”

  “那是不是木雕还给了南笄,你就要跟我们断绝关系了?”小白又问。

  “怎么会,你永远是我,是我的……小白!”妹妹两个字终究没能说出口。

  小白最终把囚牛交给了尹鹤,但尹鹤心里却蒙上一层阴影。

  南笄真的是那个意思吗,把九个木雕收回来,以后自己的心也要跟着收回来,跟小白小孟她们的关系也要切断?

  就剩最后一只睚眦了,尹鹤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也就慢慢淡了下来。

  直到南笄自己找上门。

  “怎么样,我未来老公,龙生九子凑齐了吗?”

  “没有,只有八只。”尹鹤遗憾地摇摇头。

  南笄从兜里掏了掏,最后掏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小木雕,“是不是缺这个?”

  “啊,在你这里!”尹鹤猛地站起,“那你跟我说全送出去了,害我一顿好找,差点连以前在米國的女朋友都问了一遍。”

  南笄晃了晃手中的小兽,“睚眦必报听说过没有,你让我多等了半年,还嫁了二婚男人,所以就耍耍你喽,我报复心很重的。”

  “那这些小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尹鹤把另外八只摆在台面上。

  南笄把睚眦放在中间,端端正正地给它们拍了一张全家福,然后拿走自己的睚眦,“考验结束,当然是从哪儿来的,就还回哪处呗,一切照旧。”

  尹鹤听懂了南笄话里的潜台词,他猛地把这个可爱又大方的小女孩抱在怀里,狠狠亲了两口,“谢谢老婆!”

  南笄也回应着他,嘴里嘟囔道,“我是属睚眦的,心眼小的很,所以你可以对别人好,但不能对我不好,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千万不要放过我,一辈子都不要放过我!”

  “老公,你说我们的婚礼弄成什么风格的比较好啊?”

  “你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尹鹤问。

  南笄:“你觉得二次元风格的怎么样,让白月初涂山苏苏、宝儿姐张楚岚他们当伴郎伴娘,让魔童哪吒当花童,还有罗小黑大理寺少卿这些可爱的小动物……”

  “呃,老婆,我三十多了,不是十八九啊~”

  “可我十八九啊。”

  “我可以拒绝吗?”

  “老尹,你还要老婆不要~”

  “嘿,我一家之主还治不了你个二次元了!”尹鹤作势又要亲,他打算走睡服路线。

  结果南笄双手一把夹住她的脸,“别,别这么猴急,有条单身狗在看着我们呢。”

  两人齐齐看向正前方,二狗子正歪着脑袋,嘿嘿傻乐……

  ps:谢谢你们选了好写的那个,不过后面会把另一个选择写出来的,到时候就放在“泥白佛”这个公重号上,就不在这里发了,一本书不该有两个正式结局,另一个就留给感兴趣的吧。本书《我对钱真没兴趣》,原名《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到此完结~

  又ps:真有点不舍,有些情节可能因为老佛的疏漏,没有填上坑,大家可以在本章说留言,老佛会试着在另一版的结局和番外里弥补。

  再ps:大家不要急着删书,后面会还有关于这部书创作的完本感言,以及一些可以在起点播的番外章节会发上来,不让播的那种就放在全订群里了,都不是什么大事。

  最后ps:对不起大家了,垃圾更新了这么久,让大家多等了半年,不知道还有没有说“老佛又开新书了”的机会,江湖路远,各位珍重~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