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说它想认识你 第37节

作者:七宝酥字数:11万更新时间:2020-06-06 23:51:50

  蒲桃立马闭紧嘴巴,装聋作哑。

  可程宿还在问:“多少。”

  蒲桃搓了下脑门:“就不多不少。”

  “具体数字呢。”

  蒲桃为难,双手撑腮:“不好意思说。”

  程宿前倾身体:“悄悄告诉我。”

  蒲桃自知难逃一问,左右看了眼,也凑过去跟他咬耳朵。

  听完存款金额,程宿点了下头,正色:“还不错了,你才工作多久。”

  “就是!”得到认可,蒲桃立即趾高气昂起来,挖出一大口炒冰放嘴里:“我觉得我挺厉害的了。”

  程宿安静片刻:“我准备在蓉城买间房,你来挑,等我收房后就过户给你,只写你的名字。”

  他出口惊人,蒲桃一下被呛到嗓子发齁,剧烈咳嗽起来。什么人啊,说起买房跟去菜市场买葱一样。

  程宿将装着清水的纸杯推过来,好整以暇:“不是免费,你就用你的存款付首付好了,剩余的按照你原计划分月还款。跟谁按揭不是按揭,我这里还不用利息。”

  蒲桃双手圈着杯子,完全懵住:“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突然。”

  程宿勾了下唇,嗓音圈出一片镇定可信的气场:“我也是突然想到,突然决定,没有想用房子绑架你的念头……”

  说着又敛了下眼,自相矛盾:“好吧,也许有这种念头,我承认,但绝不是全部。”

  他重新看回来,面色平静:“我只是希望,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可以让你松弛一些。”

  “你有些要强,又不想麻烦人,所以我想这种方式比较合适,如果未来我们感情有结果,这间房子可以拿来当我们的婚房。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我们分开了,我会回山城,房子空在这里,你有需要随时可以入住。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签个协议。”

  蒲桃心扑扑跳,完全震撼地盯住他。

  她喃喃,有些茫然,还有些受宠若惊:“你真是恋爱脑……”

  程宿似乎完全接受这个形容:“你刚知道?”

  蒲桃沉默了一会:“我得想想。”

  程宿并不意外:“好。”

  ……

  回到家,蒲桃还沉浸在程宿的突击计划中,人恍恍惚惚,做什么都无法专心。

  趁程宿洗澡,她拿起床头合照相框,专注地看了会。

  好好一个男的,怎么栽她身上了呢,回想着晚餐时分他那些惊世骇俗的想法,她喜上眉梢,笑容难抑,最后自得地嗟叹一声,仰躺回床上。

  蒲桃给辛甜发微信求助,给她说了前因后果。

  辛甜震惊到连飚十句脏话:程宿是什么东西?会不会骗你?但看他这现实条件看他这交友圈看他这行动力也不像骗子,你倒像个爱情骗子,骗色就算了,连房子都要骗到手了。

  蒲桃把半边脸陷进枕头里,吃吃笑:放屁。

  辛甜:你得问清楚,假如你们耍个一年半载的就散伙了怎么办,你还要因为“房贷”跟他藕断丝连。

  蒲桃沉吟:是哦……

  辛甜:这男的心机好深,打得一手好算盘,嫉妒死我了,他怎么能这么喜欢你。

  蒲桃:???

  又互怼了一会,程宿回到卧室,身侧床褥坍塌一点,蒲桃被他揽入怀间。

  程宿身上有熟悉的沐浴露淡香,蒲桃静静嗅着,任由自己被包裹,而后启唇道:“我刚刚和朋友说了这件事。”

  “嗯,”程宿口吻很淡:“她怎么说。”

  “她说如果我们很早就分手了,我还没还完,怎么办。”

  “分手了你就联系不到我了。”

  “啊?”

  “房子任由你处置,反正手续钥匙都在你那。”

  “还说不是道德绑架!”蒲桃气嚷道,捏拳在他肋边连捶好几下,却舍不得用力:“我哪受得起。”

  程宿低笑,唇贴到耳边:“这不是道德绑架,是想让你安心,我一直在想,要怎么表达我的投入和对你的喜欢,这个方式大概最合适不过了,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我完全尊重你决定。”

  蒲桃静默了会,枕在他胸口的脑袋动了动,抬头攀住他衣襟:“你为什么喜欢我?”

  程宿想了会,坦言:“不知道。”

  “又不知道?”蒲桃几要撞上他下巴。

  程宿抬手就弹她个脑崩:“嗯,你要隔三差五问这个问题吗?”

  蒲桃揉头嘟囔:“对啊,因为没有听到过明确的答案。”

  程宿长叹一息:“所以我在想办法证明,但你都不乐意。”

  蒲桃哼了声:“就不能好好谈个恋爱,差不多了再一起买房吗?付出对等多好啊。”

  “我没意见,如果你不怕有压力。”

  “我会努力的,努力到达那个平衡点。”

  “完全五五分的平衡点可能不太好达到。”

  “那就多花点时间。”

  “你意思是,跟我有将来的打算了。”

  “再说吧。”

  “再说?”

  “……你别掐我,痒……”

  ……

  “你可不可以再跟我说一次那句话?”

  “哪句?”

  “就那句啊。”

  “不知道。”

  “别装了!”

  “怎么还不睡觉?明天我可不叫你了。”

  “嘤——”

  ……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又完成了一本都市童话:d

  并不打算写到见家长结婚生子,一套程序下来总觉得有违初衷。

  这是个恋爱故事,仅此而已。

  文章灵感源于一位爱听广播剧的朋友,她在成都工作,所以背景就设定在蓉城与山城(川渝)了,有做过功课,但细节肯定存在bug,经不起推敲,不用在意,甜就完事了。

  感谢阅读,感谢陪伴。

  不出意外的话,下本应该是开专栏里的《狙击蝴蝶》,姐弟恋,存稿够了就开,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先去预收一下(求求了)

  【文案】

  简成明高考结束后,岑矜去他寝室帮忙收拾行李,

  如果不是无意打开他衣柜,她都不知道自己曾丢失过一张两寸照片。

  所谓狙击,就是蛰伏在隐蔽处瞄准目标,一击致命。

  ——在拥有与她共同醒来的清晨前,他曾忍受过缄默而漫长的午夜。

  破茧成蝶离异女与伪乖真狼穷男孩的故事。

  我们下本见。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